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为了重病在床的弟弟,她答应和他订婚,并在不久后嫁他为妻! 而他要的是,他们之间只需有夫妻之名,无需有夫妻之实!

楼主:小香家书屋 时间:2021-01-24 14:22:48





 

1.书名:蚀骨柔情

2.章节:章节不明 已完结

3.大小:2513KB

4.售价:6.99


 

正文

      

内容简介:

    为了重病在床的弟弟,她答应和他订婚,并在不久后嫁他为妻!

    而他要的是,他们之间只需有夫妻之名,无需有夫妻之实!

    她微笑点头,很好,正合她意!

    冷睿泽,英俊冷酷的天子骄子,有着腹黑强大的内心,更有着别人无法超越的地位与实力!

    叶欣萌,一名外企小职员,青春靓丽,看似较小柔弱,实则倔强坚强!

    当他需要一个听话的妻子。

    当她需要一个有钱的丈夫。

    于是二人一拍即合,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婚前篇——

    酒吧包房内,叶欣萌当众挨了一个耳光,“你就是个贱人,明明知道他不爱你,却硬是要贴上去,你到底是有多贱?”

    叶欣萌笑看着自己的未婚夫,抬脚向前朝着女人挥起左手,可却被人一把抓住,而就在此刻,叶欣萌将力气全部集中在右手,只听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冷睿泽的脸上,“既然你心疼她,那么这一巴掌就由你来受好了,我还有事就不欣赏你们在这里扯犊子了,拜拜!”

    婚后篇——

    昏暗的房间内,叶欣萌咬牙切齿的看着身边吃饱喝足的男人,“两百够不?”

    冷睿泽嘴角微抽,“有点多,不过我可以买一送一。”

    叶欣萌委屈的揉着腰,“不要成不?”

    “晚了!”

    叶欣萌狠狠捶着床,懊恼至极的说了一句,“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宝宝篇——

    小版的冷睿泽穿着一身黑色的小西装,双手插兜酷酷的站在大版冷睿泽的面前,“你跟我长的还真像。”

    冷睿泽眉头微挑嘴角带笑,“小子,话说反了吧?”虽然第一次见面,可他不用问也知道,面前这小子,一定是他的种。

    “我来是要告诉你,那女人要去相亲,虽然我不反对她找个男人,可那人长的实在太丑了,所以你想办法搞定!”

    于是,就在叶欣萌准备妥当走出门的时候,忽然被人一把扛在肩上,“相亲之前,我想我们应该先算算账!”

    靠在门边的小版冷睿泽,嘴里含着棒棒糖,口齿不轻的朝着他们喊了一句,“能武力解决的,千万别磨唧哦!”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深究,仅供娱乐!

    本文虐心虐肺,宠入骨髓,看文的亲们自带救心丸!


本书标签:婚恋

================

    

  ☆、第001米 初遇,交锋!


  华灯初上的夜晚,叶欣萌脸上挂着浅笑走进西餐厅,此刻她背着双肩包,身穿白色T恤背带牛仔裤,一头乌黑的短发随意的披在脑后,整个人看上去是那么的青春靓丽,充满活力!

  坐在窗边的冷睿泽,一眼便认出了她,不过他并没打算起身,而是继续看她的资料,叶欣萌,二十三岁外企职员,无父母有个重病在床的弟弟。

  叶欣萌拿出手机瞧了瞧上面的照片,然后四处寻找,最后发现坐在窗边一个身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人有点像,再仔细瞧瞧,从身形外貌来看,应该就是他!

  看来外面的传言是真的,此人不仅冷酷,目中无人,还十分的傲慢和无礼。

  不过这都跟她没什么关系,她今天会来,是因为他的家人有所求,而她也有所需,于是她来到这里,至于成与不成都无所谓,只要她来了他们就答应把弟弟转到VIP病房,这就够了。

  想到这里,她做了个深呼吸朝着他走上前去,对他的不礼貌,她一笑而过,拉开椅子坐下去,“我叫叶欣萌。”

  简单干脆的话语,不带一点殷勤的讨好。

  冷睿泽淡淡轻笑,觉得有些意外,“你倒是有些不同。”

  “每个人都有不同,在我眼里你更不同。”

  冷睿泽透过墨镜打量着她,不卑不亢的语气,倒是让他对她产生了些好奇,“那就说说我有什么不同?”

  “我觉得还是不说的好,因为我说的你一定不喜欢听。”叶欣萌拿起白水喝了一口。

  “你很有胆识。”

  “谢谢。”

  冷睿泽放下翘起的二郎腿,双手放在桌子上,“言归正传,为什么来跟我相亲,是因为我的钱还是我这个人?”

  “我会来是因为我被你们冷家选中,恰巧我正需要你们冷家的帮助,所以我来了,虽然没打算跟你继续,但我不介意回答一下你的问题,你的钱跟人相比,我更喜欢前者。”

  冷睿泽轻敲桌面的手指忽然停了下来,然后浅笑着点头,“好,够真诚,够直白,就是你了。”

  叶欣萌眉眼带笑,脸蛋上露出两个漂亮的梨涡,“很抱歉,我并没打算跟你继续,所以,再见!”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冷睿泽眼神微眯,要不要继续可不是她说的算的,既然家里非要给他找个女人,那就她好了。

  跟别的女人相比,她不贪心,至少她知道自己要的只有钱,而不是他的人和心,这样一来日后就会少很多麻烦,所以他很满意。

  想到这里,冷睿泽拿起手机打给了母亲秦忆,“下面的相亲可以取消了。”

  秦忆一听激动的道,“你喜欢叶欣萌?”

  “既然你们非要让我选一个,那就她吧。”冷睿泽满是无所谓的口气,表明了他对这样的安排有多么的不愿意。

  秦忆知道他心里的不高兴,可即便是再不高兴,她也不能让他娶那个女人,“那她同意跟你订婚吗?”

  “我会让她同意的,但前提是你们不准插手我跟她的事情,不然可别怪我不再听你们的安排。”话落冷睿泽挂了电话,起身离开咖啡厅。

  秦忆看了一眼身边的老公,“他说叶欣萌可以。”

  冷轩放下茶杯看着她,“就是那个外企的女孩?”

  “嗯,其实我最中意的也是她,最开始我还不理解妈为什么会喜欢这么一个普通的女孩,可后来我才知道她真的很不错,不然我也不会用尽办法,让她去跟那臭小子相亲。”

  “既然觉得好,那就快点定下来,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

  “刚才听那臭小子的意思,人家好像不愿意他继续。”

  “那他是什么意思?拿我们寻开心,知道人家不同意还告诉我们她可以?”

  “你别着急,他说他会让她同意的。”

  此话一出冷轩拧起眉头,“他想做什么?”

  “你问我,我哪知道,不过那小子说了,不让我们插手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不然以后就不听我们的安排,听他的语气好像是认真的。”

  冷轩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奶奶的遗言,冷睿泽一定会娶那个女人为妻,那里还肯去相亲?

  现在难得有一个他要娶的,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那我们就静观其变。”

  秦忆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幸好我之前就叫人换了她弟弟的病房,要不然我这答应人家的事情都无法兑现了。”

  另外一边,回到医院的叶欣萌就被告知弟弟住进了VIP病房,并付了一年的病房使用费,她高兴的拎着水果走进去。

  叶炳锐见姐姐走进来,玩笑的问了一句,“你买彩票中奖了?”

  叶欣萌放下背包,环顾了一眼这豪华的病房,“嗯,聪明,的确中奖了,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很好。”

  “要是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说知道吗?”弟弟从小就很懂事,可就因为他太懂事了,总是会让叶欣萌感到心疼。

  “知道了大美女。但是我住普通病房就可以,干嘛来这里烧钱?”

  “这钱不用姐花,姐姐需要花的就是医药费而已,所以踏踏实实的住着。”

  “你老实交代,不会因为我的事情,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

  “嘶,甭胡思乱想,你姐姐我最近表现突出,刚刚完成的合同恰巧跟医院有挂钩,所以公司奖励的。”

  “真的?”叶炳锐有点不太相信,对于姐姐他总是感到愧疚,长这么大还没来得及为她做些什么,现在又要拖累她。

  “当然是真的。”她不想让弟弟担心,更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是用相亲来换取的这个病房。

  “你可不许骗我,不然我立马回家。”

  叶欣萌听到家那个字,身体突然一阵紧绷,其实她正打算把父母留给她们唯一的房子卖掉,可是她不敢跟弟弟说,怕他一生气会真的消失不见,“没骗你,等着,我去弄点水果给你吃。”

  看着姐姐消瘦的背影,叶炳锐眼睛微酸,抑制不住的流下了眼泪,半个月前他被确诊了白血病,姐姐当时哭着跪到地上,拉着医生的手求他们救救自己。

  那一刻他的心都碎了,看着他相依为命的姐姐,就那么撕心裂肺的哭了一夜。

  为了不让自己再拖累姐姐,他试图悄悄离开,可却被一直睡在他房门口的姐姐发现,那天姐姐第一次动手打了他一个耳光,她哭着对他说,“叶炳锐,你活着姐姐才不会孤单,哪怕是你活的很辛苦,也请你为我坚持下去。”

  就这样他没有离开,而是住进医院,他想要为姐姐努力,努力的活下去,然后用自己的力量去照顾姐姐。

  “喂,想什么呢?”

  叶炳锐连忙擦了下眼角,“想你都二十三了,怎么还没有男人追你啊?”

  “切,姐那是没空搭理他们,给。”叶欣萌将苹果递给弟弟。

  叶炳锐笑笑,“嗯,也是,我姐姐既漂亮又善解人意,怎么可能没人追。”

  “还算你小子会说话,你自己吃,我还有点工作要忙。”

  “你回家做去,不用担心我,再说了不是还有护士呢么,真的不用你陪着。”

  “现在不是我陪着你,是你陪着我,让我回家还不如跟你在这里的好,所以你吃你的苹果,吃完了刷牙睡觉。”

  “好吧,随你。”

  叶欣萌点点头,开始忙了起来,直到晚上十点,她才合上电脑,动了动酸痛的脖子见弟弟睡着了,起身走了出去。

  来到医院的花园,她叹了口气坐到椅子上,抬头看着天空一闪一闪的星星,她笑着问,“爸爸,你过的好吗?”

  莫凡尘正要下班回家,经过花园的时候却听见叶欣萌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在担心你弟弟?”

  叶欣萌被突然出现的声音下了一跳,“是你。”

  莫凡尘是弟弟的主治医生,别看他年轻可他的医术很好,国内外都很有名气,“嗯,你弟弟转到VIP病房,你可以放心的回家休息,不用陪在这里。”

  “我想多陪陪他,反正回家也只有我一个人,还不如在这里。”

  “要不要跟我去吃点东西?”

  “请问你是已婚人士,还是单身?或者说你有女朋友?”

  莫凡尘笑了笑,“本人年龄二十有七,至今未婚也没有女朋友,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吃饭有点孤单,而且你的肚子好像也一直在抗议,所以……?”

  叶欣萌尴尬的看他一眼,“不好意思,请原谅我刚才的直率。”她不想给自己和别人惹麻烦,所以她才会那么问。

  “没关系,我喜欢你直率,走吧。”

  “那我就先谢谢你的夜宵了。”

  莫凡尘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吃街,“介意走几步吗?”

  “不介意,正想走走。”

  两个人很快来到小吃街,叶欣萌本想点点辛辣的东西,却被莫凡尘出声制止,“晚上别吃太辛辣的东西,对胃不好。”

  “我只是没什么食欲。”

  “那也不行,给我们来四份清淡的小菜,再来两碗面。”

  “好的,两位稍等。”服务员拿着菜单走向里面的厨房。

  莫凡尘给她拿了瓶水,叶欣萌笑着接过,正想说声谢谢,却发现一个她并不想见的人,正朝着他们走来……

  ------题外话------

  新文求支持,另推荐浅浅连载文,最佳首席设计师

  本文占坑,更新时间初定为七月,如有变化,另外通知,还请妞们多多支持,么么哒!


  ☆、第002米 没看上他?


  冷睿泽带着墨镜,一身昂贵的手工西装,脚上踏着一双晃眼的皮鞋,双手插兜冷酷帅气的走过来,那浑身上下的气息似乎都在彰显着两个字,牛逼!

  莫凡尘看了一眼冷睿泽,又看了眼微微皱眉的叶欣萌,“你们认识?”

  叶欣萌摇摇头,“只是见过一面,谈不让认识。”

  听见她的话,走过来的冷睿泽摘下墨镜,嘴角扬起一抹坏笑的坐到她身边,“怎么刚跟我相完亲就假装不认识?不会背着我又跟这相亲呢吧?”

  莫凡尘有些不太相信,这叶欣萌就是普通人,怎么可能会跟他相亲?

  可他的话她又没否认,“你们真的相亲了?”

  叶欣萌瞪了一眼讨厌的冷睿泽,“没错,不过我没看上他,所以权当没见过,就此打住。”这男人没事出来瞎嘚吧,咋看咋讨厌。

  莫凡尘抿唇淡笑,堂堂四大家族之首冷氏总裁,竟然会有女人说看不上他?

  冷睿泽表情僵硬了那么一下,这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这样的话,要说这好话听多了,偶尔听点不太好听的,还挺舒坦。

  “可是我看上你了,而且我来就是要通知你,一个星期之后,我们订婚。”

  叶欣萌懒得理他,抬眼看了看莫凡尘,“他有病,别搭理他,我们吃。”

  莫凡尘笑看着冷睿泽,“冷大公子,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凑到一起相亲,但可以确定的是,叶欣萌并不喜欢他。

  “莫少爷对别人的未婚妻都这么关心?”冷睿泽冷眸微挑的看着莫凡尘,他想要的东西还没有他得不到的,所以他想要的人,别人也甭想跟他抢。

  在A市有四大家族,冷家,莫家,成家,向家,所以冷睿泽和莫凡尘是认识的,虽然没什么交集,但毕竟都是豪门公子,偶尔出席什么酒后,自然会碰见。

  “冷总好像搞错了状况,既然还没订婚,就跟你还没什么关系,而且刚刚叶欣萌不是说了,她没看上你!”他并不畏惧冷睿泽什么,虽然他是四大家族之首,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比他差到哪里。

  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莫凡尘不愿意在豪门里生活,他讨厌明争暗斗的生活,所以他一直以工作忙为由,一个人住在外面,目前还没回莫氏集团,但仍旧挂有副总的头衔。

  “搞没搞错状况一个星期之后你就知道了。”话落,瞧了一眼不太待见自己的叶欣萌,带上墨镜起身离开。

  叶欣萌瞧了眼他的背影,无语般的摇了摇头,“哎,这当总裁当的都当魔怔了,真以为什么事情都他一句话就能搞定的?”他说订婚就订婚,他以为他是谁?

  “我觉得他是认真的,所以你还是小心处理的好,如果有什么误会还是尽快解释清楚。”冷睿泽在A市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凡事说一不二,市长见面还要让三分,更别说像她这样的平民百姓了,真要是对她做点什么,怕是也无人能够阻拦。

  “这人真的那么厉害?”叶欣萌心里有些怀疑,但就算他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可也不至于逼婚吧?

  “没错,只要是他想要的,他想办的,就没有他要不到的,也没有他办不成的,所以不要拖沓,赶紧解决。”莫凡尘脸色严肃,觉得这事不能开玩笑,必须让她认清事情的重要性。

  叶欣萌看着他严肃的表情,表示明白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事我自己会处理,谢谢你的提醒。”

  “不客气,这一顿饭我们俩也算是半个朋友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找我,乐意效劳。”莫凡尘对她的印象不错,自从他们第一次在医院因为她的弟弟见面之后,他就一直在留意她。

  “嗯。”叶欣萌点头吃了起来,对他说要帮忙的事情,她只当做是人家客气。

  离开的冷睿泽回到车上,淡淡轻笑着说了一句,“她还不愿意?”

  想到她现在工作的地方,还有那个重病在床的弟弟,冷睿泽心里有了计策,他倒要看看,她能不愿意到什么时候?

  转眼间就来到了第二天,叶欣萌一大早给弟弟买好了早餐,就匆匆的赶往公司,可刚一进门就被前台的好友夏沐沐告知经理要见她。

  这经理平常日上三竿才来上班,今天怎么这么早,而且还要见她,忽然间她这眼皮子蹦蹦蹦的跳了几下,这是什么预兆?

  提心吊胆的来到经理办公室,“咚咚咚。”

  “进来。”

  推开房门,叶欣萌笑着打招呼,“经理您找我?”

  “嗯,小叶来了,坐吧。”经理是个四十多岁的人,看着比较温和,平常对下属也还算不错。

  但这么叫她好像还是第一次,叶欣萌觉得突然的套近乎,一定没什么好事,“谢谢经理,我还是站着吧,有什么事儿您吩咐。”

  “你看你来这也有几年了,工作也一直很努力,也从未出现过失误,但是你也知道,公司最近业绩不太好,需要裁员,所以……”

  他的话没说完,叶欣萌已经猜到了结果,“所以,您兜了这么大一圈子,是要告诉我,我被开除了是吗?”

  经理点点头,“是的,所以很抱歉。”

  叶欣萌看着他,“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是上面的意思,不过我给你写了一封推荐信,只要你拿着这封信,去我给你的地址,就一定会找到工作。”经理将提前准备好的推荐信和名片递给了叶欣萌。

  叶欣萌抬手拿过放到包里,“谢谢,那就不打扰了,我出去收拾一下东西,再见。”

  “再见。”其实他们公司的确是要裁员,但原本的名单里并没有她,因为她工作一直很认真,也很努力,只是没办法,上面有人交代了,他也不能不办。

  走出去的叶欣萌做了个深呼吸,“没事,大不了从头再来,一些压不死我的东西,都会让我更强大。”

  夏沐沐见她捧着东西出来,立即上前询问,“什么情况啊这是?”

  叶欣萌淡淡一笑,露出两个迷人的梨涡,“姐,另谋高就了!”

  ------题外话------

  文文开始更新喽,美妞们多多支持哦,么么哒!


  ☆、第003米 欲擒故纵?


  新建文稿(3)

  夏沐沐一脸迷茫的看着她,“啥情况?怎么就突然另谋高就了,赶紧说到底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姐被扫地出门了,所以现在要去另谋高就,就这么简单。”

  夏沐沐一听顿时急了,“因为什么啊?你工作的好好的,也没犯什么错误,为啥说开除就开除,不行,你等着我去找经理去。”

  一听她要去找经理,叶欣萌连忙将放下手里的东西拉住了她,“哎呦喂,你去找他能有什么用,说是上面的决定,而且我告诉你啊,你也小心点好好工作,公司最近在裁员,小心把你也开了。”

  “靠,好好的搞什么这是?”夏沐沐气的爆了句粗口。

  “总之你自求多福,我先走了。”

  见她要走,连忙拉了她一把,“不是,那你打算怎么办啊?叶炳锐那边你要怎么说?”

  “不说,还有啊,你最好管住你的大嘴巴,别给我说漏了,不然跟你没完。”

  叶欣萌跟夏沐沐是大学同学,两个人关系一直很好,又同时来到了这个公司,成为同事,要说她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性子太直,而且很大嘴巴,要是有点什么要她保密的事情,这家伙一定到不了第二天就给嘚吧出去了。

  她家里的条件还算不错,时不时的就会提着一袋子好吃的去她家,说是去蹭饭,其实是给她和弟弟改善伙食,虽然夏沐沐从来都不说,可她心里什么都清楚,所以对这个朋友叶欣萌一直都心存感激。

  “你放心吧,我一定不说,这样等我下班了去找你,另外我马上给我爸爸打电话,让他帮你留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工作介绍给你。”

  叶欣萌拿起箱子冲着她甜甜一笑,“够意思,走了。”

  看着好友叶欣萌走出公司,夏沐沐心里头有些心疼,本来她就要为弟弟的病情着急上火,现在又没了工作,这不是火上浇油么?

  不行,她得让老爸发动关系,快点给她找份工作才行,要不然这丫头指不定得急成什么样子呢。

  走出大楼的叶欣萌上了公交车,透过窗户看向外面的街道,当她触及到一对母女带着笑脸,相互手挽着手的走在街上,让她好生羡慕的同时又勾起那伤心的回忆。

  不知道她的母亲此时又在何方?过得又是怎样的生活,可曾想过她和弟弟?

  一时间眼泪堆积在眼眶里,她倔强的仰起头,不让它流出来,对她来说流眼泪都成了奢侈,因为她要照顾弟弟,没有时间伤感,更不想让弟弟看见自己的软弱,所以从妈妈离开之后,她从未掉过眼泪,但在知道弟弟病后,她放声痛哭了一夜。

  此刻窗外车里的冷睿泽,看着靠着车窗闭着眼睛的叶欣萌微微皱了下眉头,难道是因为丢了工作,所以她的表情才会那么伤心?

  他知道她有个重病的弟弟,正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也知道她用相亲换来了,母亲为她弟弟办理了VIP病房,并且交了一年的房间使用费的事情。所以他在想如今丢了工作的她,是不是在为医药费而发愁?

  毕竟不太了解,所以冷睿泽这么想也没什么错,但在不久之后的相处模式中,他知道,她的伤心不是因为没了工作,而是因为她背负了太多沉重的东西。

  半个小时之后,叶欣萌捧着东西下了车,看了看这个自己居住了十多年的小区,虽然这里算不上高档,甚至连中档都算不上,可至少她和弟弟还有个容身之处,卖了之后怕是要租房子了。

  想到以后的生活,叶欣萌深深的叹了口气,“呼,是该离开这里了。”

  本来就打算卖掉房子的,现在更要加快速度了,不然弟弟的医药费怕是她都拿不出来了。

  一路爬楼梯来到五层,叶欣萌打开房门将东西往地上一扔,随手关上门靠在哪里大口的喘着气,“呼……”最近体力严重下降,之前爬五层对她来说简直小菜一碟,可现在竟然会气喘吁吁。

  “咚咚咚。”

  叶欣萌皱了下眉头,这个时候谁会来?

  除了夏沐沐她根本就没什么朋友,因为没有时间去交朋友,去维护友情,如果不是因为大学的时候夏沐沐也做兼职,怕是连她这个朋友也没有。

  轻轻的推开房门,看了一眼出现在她家门前的男人,叶欣萌眉头紧拧,“怎么是你?”

  冷睿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抬手将堵在门口的她推开,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闻着房间内那淡淡的清香,看着四周简单朴实的摆设,似乎干净的一尘不染,可以想象她是个很爱干净的人。

  “我昨天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冷睿泽摘掉眼镜坐到了沙发上。

  叶欣萌关上房门,回头看着沙发上的人,“你喝点什么,哦,除了水好像也没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从冰箱前拿出一瓶水,然后不带一丝客气的朝他砸了过去,好在冷睿泽反应够快,抬手一抓就将水抓在了手里,“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不好意思,我没请你进来,现在让你坐在我家的沙发上,已经是最大的礼貌。”就看不管他那副大爷的样子。

  冷睿泽将她丢过来的水放到茶几上,“你会让我觉得你这是在欲擒故纵。”

  “呵,你还真是自我感觉太良好,还欲擒故纵?即便是真的欲擒故纵,我也得看看对象是谁,对你,我只有拒之千里之外。”叶欣萌不想招惹这样的人,更不想跟他扯上什么关系。

  如果不是因为弟弟在医院需要一个好的环境休息调养,她是不会答应跟他相亲的,虽然他够有钱,有地位,有身份,可那不是她想要的。

  冷睿泽在她眼神中看见了嫌弃,“好样的,我倒想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七天,还剩下六天,我相信到时候你一定同意跟我订婚。”

  叶欣萌看着他那自信满满的脸,忍不住好奇的问,“是什么让你这么自信?”

  冷睿泽起身带上眼镜,给了她一个答案,“因为我是冷睿泽!”

  瞧瞧,多么霸气的人,多么霸气的话!

  可为啥听在叶欣萌的耳朵里就那么不舒服?


  ☆、第004米 住地下室!


  冷睿泽离开后,叶欣萌拿起刚刚给他的那瓶水喝了一口,然后拿出手机打给了之前去过的中介,“你好,我想问一下,我的房子有没有人看过?”

  “你好叶小姐,我是小汪,你的房子目前还没有人要买,不过你不用着急,我们一定会尽快帮你出手。”

  “好,那就麻烦你了,一定尽快帮我找到买家。”

  “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尽力。”

  挂了电话的叶欣萌,环顾了一下房间,随即盘起头发准备开工,既然没了工作,正好把家里的东西打包收拾好,这样要搬家的时候也不会那么手忙脚乱。

  走出小区的冷睿泽回头看了看五楼的方向,看这女人的反应还真是不怎么待见自己,不过正好她要是待见他,他还真不敢跟她订婚,正因为她不喜欢,所以他才非她不可。

  想到资料上有关她的信息,他去了叶欣萌去的那家中介,小汪见有人来,连忙出声打招呼,“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是租房还是买房?”

  冷睿泽往椅子上一坐,也没跟他废话,“我要买叶欣萌的房子。”

  小汪愣了一下,“您是要买学府旧楼区,一单元五零一,叶欣萌家的房子?”

  看着他一身名牌,就知道是个有钱人,所以小汪才忍不住跟他确认一下他是不是真的要买叶欣萌家的旧房区。

  “没错,你只要告诉我多少钱?”

  见他这不差钱的口气,又想到叶欣萌很着急将房子卖掉,于是小汪直接说出了最低价,“一看您就是个爽快人,我也不跟您绕圈子,三十五万最低,这是她的底线。”

  “成交,现在你弄合同我给钱,签好合约之后,你拿去跟她签,我在这里等着。”

  “您不去看看?”小汪试探的问着。

  “不用,还有不要说是谁买的房子,签约之后让她在今天搬走。”

  “这么急?”

  冷睿泽眉头一挑,语气带着质问,“你有意见?”

  听着这不悦的语气,小汪连忙赔笑着,“不敢不敢,就按您说的办,我这就弄合同。”

  冷睿泽点点头坐双腿交叠的靠在椅子上,那份王者之气即便什么都不说,也依然让人无法忽视。

  小汪不知道这人的来头,但也看得出是个不好惹的主儿,于是没敢在多问多说,连忙弄他要的合同,几分钟之后,小汪将合同打印出来拿给冷睿泽,“您看看,还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我再改。”

  冷睿泽仔细的瞧了瞧,毕竟是中介这上面的内容一目了然,也没什么漏洞,“很好,就这样。”

  话落的同时,冷睿泽拿出支票写上数额,然后递给小汪,“速去速回,我在这里等你。”

  “好的,一定速去速回。”

  正在收拾打包的叶欣萌,听见有人敲门,几步走过去拉开房门,看着站在门外的中介小汪,“你好,是不是我的房子有人要买?”

  小汪笑着点头,“是的,说来还真是巧,刚刚挂了你电话,就有人要买你房子,这是合同你看一下,应你的要求,三十五万成交。”

  看着他递过来的合同,叶欣萌心里并没有多少兴奋,想着这个从出生住到现在的房子,也不是自己的了,心里头说不出的滋味。

  但想到弟弟,她又觉得房子没了没什么,只要弟弟能健健康康的陪在她身边,就够了其它的无所谓。

  “谢谢。”

  “不客气,如果你觉得没问题,在这里签字就好了,不过要跟你说一下,房主让你今天搬走。”

  叶欣萌看了一下,见没什么问题,拿起笔签了字,“没问题,我会在你们下班前搬走的你放心。”

  “那好,这是支票,钥匙你是走的时候给我们送过去,还是我现在拿走?”

  “这样吧,我先给你一把钥匙,等我走的时候,会把另外一把钥匙放在茶几上,你看行吗?”

  小汪点点头,“没问题,可以。”

  叶欣萌从一旁的包里拿出钱夹,“这是你上次跟我说的中介费,你看看对不对?”

  小汪抬手接过点了一下,“正好,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叶欣萌想了想,“那个我能不能知道是谁买的这房子?”

  “很抱歉,这点我也不是很清楚。”

  “哦,那算了。”

  小汪见她没再问下去,心里头也算松了口气,“那,再见。”

  叶欣萌挥了挥手,“再见。”

  小汪离开之后,叶欣萌看了看那三十五万的支票,不知道是谁买的房子?

  冷睿泽看着小汪拿回来的合同和钥匙,很是满意的点点头,“不错,有前途。”

  “谢谢夸奖,这是钥匙,另外一把叶小姐说走之前会放在茶几上。”

  “行,我知道了。”冷睿泽从椅子上起身离开了中介公司。

  他觉得今天的进展不错,如今她没了工作没了住处,他倒要看看她接下来还会不会一味的拒绝自己的提议?

  叶欣萌将所有的行李打包好,连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匆匆出了门,在离开这里之前,她必须找个合适的房子才行,不然这些行李要往哪儿放?

  几个小时过去,一连找了几个地方都不太合适,不是太贵,就是离医院和公司太远,抬手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下午两点了,难怪肚子这么饿。

  瞧了一眼路边的商店,进去买了个面包和水,正想坐在路边吃上一口,忽然发现对面的墙上贴着地下室出租几个字。

  地下室?叶欣萌眼睛一亮,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地下室呢?

  咬着面包拎着水就朝着对面走去,按照上面的电话打给对方,在看了房子谈好价钱后,叶欣萌以一年三千块的价格住进了地下室。

  虽然环境有点差,也有点潮湿,但至少有地方落脚了,找来搬家公司将东西搬到地下室,又简单的打算一下,等她折腾完已经晚上八点了,来不及喘口气,拎着包又急急忙忙的往医院赶。

  当她来到病房门口,正想推门进去的时候,却听见里面有人说话,微微皱起好看的眉头,这声音为什么这么耳熟?


  ☆、第005米 唱双簧呢!


  叶欣萌皱着眉头眯着眼睛,看了眼椅子上的冷睿泽,见他嘴角微微上翘,英俊之余又显得有些坚毅,不得不承认,男人从那个角度看,都称得上帅气。

  “你怎么在这里?”难道她的话说的还不清楚?

  冷睿泽回眸打量着站在门口的她,这会儿她脸蛋洁白,腮帮上泛起淡淡的玫瑰色,显得纯净而又妩媚,“来看看你弟弟,既然我们要成为一家人总该见见你的家人才是。”

  叶欣萌恬静一笑,露出两个好看的梨涡,“冷先生总是喜欢开玩笑,我们本就不是一类人,何谈成为一家人?”

  没想到他竟然会追到这里来,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跟她成为一家人,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不是因为喜欢自己。

  “哦?你觉得你自己是那类人?”冷睿泽眉头轻挑,看着对面俏丽的叶欣萌。

  “甲乙丙丁,你属于甲类,我就属于乙类,总之跟你不在一条平行线上。”

  坐在病床上的叶炳锐,看着他们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样子,好笑的看向姐姐,“你们这是唱双簧呢?”

  叶欣萌看了眼弟弟,“你等着我去给你买吃的,冷先生一起走吧?”有些话有些事,她不想让弟弟听见,所以想要拉着他出去说才行。

  冷睿泽并不打算离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很在意弟弟,所以想让她答应跟自己结婚,突破口应该在她弟弟这里,“我还是陪陪弟弟好了,你一个人去。”

  见他一副打死不想走的样子,叶欣萌走到他身边,抬手就去拉他的胳膊,“他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让你陪着,所以请吧。”

  冷睿泽蹙着眉头被她拉着站起来,他讨厌被别人触碰,哪怕是衣角也让他十分讨厌,但为了不让叶炳锐看出什么,他也只好忍着,“小叶,那我就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好,冷哥哥再见。”叶炳锐对他的印象很好,觉得他英俊帅气,而且懂的很多,仅仅聊了一会儿,就让他学到了很多他不知道的知识。

  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叶欣萌的小手就被他无情的拍掉,“你是第一个敢触碰我身体的人。”

  “冷先生千万别精简话语,这样听起来会让人误会,我碰的是你的衣服,而不是你的身体。”

  “你倒是伶牙俐齿。”

  “我只是在维护个人的合法权益而已,另外我这个人没什么规矩,更没什么讲究凡事顺心而行,所以我说我们不合适,还请冷先生另寻他人为伴,免得在我这里浪费时间。”她语气客气却带着有意的疏离,目的就是想让他打消跟自己结婚的念头。

  冷睿泽抬手弹了弹刚刚被她触碰过的地方,“那就你慢慢改变,不要让我觉得讨厌。”

  他的狂妄自大,让叶欣萌心生不喜,可她又不想得罪他,不管怎么说弟弟的病房也是他们家给出的钱,要是弄的太僵,搞不好弟弟的病房也会没了。

  “你可能不知道,我这人从出生就这德行,跟你一样有个性,所以想要改怕是不太容易。”

  冷睿泽扬起一抹冷笑,这女人的意思是自己也没比她好到哪儿去?

  “没关系,我相信为了你弟弟,你会试着改变。”

  “你什么意思?”提起弟弟,她的表现划过一丝冰冷,因为弟弟是她的唯一,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虽然那冰冷一闪而逝,但还是被冷睿泽捕捉到了,“意思是,只要你答应跟我结婚,不仅你弟弟的病房能解决,医生那边我也会请国外最好的专家,并且给他最好最有效的治疗。”

  “谢谢,我弟弟的病我会尽力为他治疗,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合适。”虽然她想要为弟弟治好病,可她心里清楚,不到万不得已有些事情她不能做。

  冷睿泽双手插兜,浅笑着扫了眼叶欣萌,“不要急着下结论,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话,如果你反悔可以随时来找我,这个是我的名片。”

  说着他将自己的名片,放到叶欣萌的手里之后转身离开。

  留下站在原地的叶欣萌有些犯愁,总觉得这个人不会善罢甘休,可是该想个什么办法才让他,彻底打消非要娶自己的念头呢?

  冷睿泽走出医院,上了车的他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坐在车里看了看被叶欣萌碰过的衣服,沉思了几分钟之后,才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叶欣萌买了晚餐很快回到医院,一进弟弟的病房就听见弟弟在贼笑,“嘿嘿,本来我还担心老姐没人追,明显不对啊,这么优秀的帅哥都追到医院来了,赶紧说说什么情况?”

  “叶炳锐不要胡思乱想,我们两个属于完全不同的世界,不是因为他身份不同,而是他那高高在上的德行,让我十分不爽,所以姐跟他不会有戏。”叶欣萌没想到的是,从今天开始的每一天,不仅能见到让她讨厌的男人,还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是不是你太挑剔了,人家自打今天就对我很客气,说话也很有礼貌,没觉得有像你说的样子啊?”叶炳锐说的是实话,从冷睿泽来到走,都未曾表现出有什么不礼貌的行为。

  “这话我还真不敢相信,而且就算是真的,我也不感兴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的事情就此打住,你快去洗手吃饭了。”

  叶炳锐点头起身,“行,你们的事我不管,但是不要因为我而错过你的幸福,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这一直是他担心的事情,他怕因为自己的拖累,没有人愿意跟姐姐相处。

  叶欣萌露出浅浅的梨涡,“跟你说,如果有人因为你而放弃我,那只能说明他不够爱我,所以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叶炳锐白了姐姐一眼,“千万不要这么衡量一个男人,因为有的放弃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他爱不起这份责任。”

  “呦呵,小屁孩说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快去洗手,我先吃了,都饿了。”

  叶炳锐一边往洗手间走一边问了一句,“你今天都忙什么了,打电话到你公司,说你不在?”


  ☆、第006米 咬牙切齿!


  叶炳锐的话让叶欣萌心里咯噔了一下,“我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跑,所以我不在公司,不过你怎么没打给我?”

  “我打给你来着,可是你的电话打不通。”

  “哦,这样,以后有事要是打不通电话,你就给我发短信,打到公司会麻烦到人家。”她不敢跟弟弟说实话,所以只能先瞒着,等找到工作之后再告诉他实情。

  叶炳锐从洗手间走出来应了一声,“知道了。”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想到没接到弟弟的电话,叶欣萌寻思着可能是自己在地下室的时候没有信号。

  “没有,就是冷哥哥来了,想给你打个电话。”

  “噗……咳咳,你什么时候跟他那么熟了,还冷哥哥?”刚喝了口水的叶欣萌被呛的咳嗽了起来。

  叶炳锐翻了翻白眼,“叶欣萌美女,你这反应很伤人知道不?”

  叶欣萌笑了笑举起一只手来,“我这是正常反应,不是有意伤害你。”

  叶炳锐坐到沙发上,边吃边道,“其实我真的觉得冷哥哥挺好的。”

  “打住,吃饭。”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今天累了一天,这会儿就想好好的吃个饭。

  见姐姐不想说,叶炳锐自然没再继续。

  另外一边,冷睿泽来到向晴的公寓,向晴正坐在沙发上像是有些不高兴,“怎么了?”

  “你今天去哪儿了?”向晴嘟着嘴,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冷睿泽坐到她的身边,将胳膊放在沙发背上,看上去像是将她半抱在怀里的样子,“你知道我讨厌什么,所以想问什么就问,不要拐弯抹角嗯。”

  向晴比他小两岁,在大学毕业典礼上和冷睿泽相识,并慢慢相恋,父母两年前去了国外,而她为冷睿泽留了下来,本以为自己大学毕业,分配了工作之后,就能跟他有个结果,可没想到冷睿泽的奶奶反对她们在一起,这让她一直都很苦恼。

  而且向晴不知道为什么,冷睿泽同样也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奶奶不太喜欢她,本想慢慢的让她们多接触,多了解,事情就会出现转机,可直到奶奶去世,也没能得到她的认可,所以他不能给她婚姻。

  “我去公司找你,可是你不在,打你电话又关机,有人看见你跟一个女孩见面,我想知道那女孩是谁?”这是她郁闷了一个下午的事情,打了无数个电话,可公司里的人都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冷睿泽蹙起好看的眉头,虽然她说是朋友看见他,可他觉得看见他跟女孩见面的,应该是她自己,只是她不敢出现在她面前,更不敢让他知道,虽然生气可他知道她是因为太在乎他,所以才这么做,不过既然她已经看见,他也无需隐瞒。

  “要跟我结婚的人。”

  向晴一听这话,顿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冷睿泽双腿交叠到一起,下巴抬气眸色微凉的扫向惊讶的她,“我告诉过你,我给不了你婚姻,又何必那么惊讶?”

  看着他已经退去温度的眼神,向晴知道他已经在生气,于是她脸色一变委屈的掉下眼泪来,“我是知道,可是我没想到会这么快,我们明明这么相爱,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要我看着你娶别人,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心情吗?”

  “我知道,所以我说,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跟你,除了婚姻。”冷睿泽抬手为她擦掉泪水。

  “可是你明明婚姻对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泽,不要跟别人结婚好不好,即便你不能给我婚姻,我也不希望你跟别人结婚,我们就这样一辈子不好么?”对她来说,就算他不能给她婚姻她也可以忍受,让她不能接受的是他跟别的女人结婚。

  “向晴,我答应奶奶的事情,就自然会兑现,所以这个问题我们无需在讨论。”奶奶对他一直很好,从小到大也经常受到奶奶的教育,奶奶叫他如何做人,如何做生意,所以在他心里奶奶一直都是很重要的人。

  “可她已经死了,死了,已经不在了,为什么还要左右你的人生?”向晴因为听见他说要结婚,这会情绪有些激动,话更是没多想就说了出来,只是在话出口后,她就后悔了但已经晚了。

  冷睿泽放下修长的腿,目色渐冷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即便奶奶已经不在人世,我答应的依然会照办,而你的无礼这是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

  “泽……”向晴语气带着委屈的叫了他一声,可惜依然没能让他有所触动。

  “今天晚了,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泽,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听见她的道歉,冷睿泽依然没有一丝停留,大步离开她的公寓。

  客厅内的向晴抓起沙发上的抱枕,狠狠的摔在地上,他就是这样,不允许她说他家里人一个不字,即便她受了委屈也依然不能说,她讨厌这样的他,可又不敢反驳,更舍不得离开。

  只是她就不明白了,他明明爱着自己,又有反抗的能力,为什么他就不肯为了她反抗一次?难道婚姻大事都不能让他有所触动么?

  走出去的冷睿泽直奔了回家的路,快速的洗漱一番就躺在落地窗前的躺椅上,闭上眼睛想要静一静,可奇怪的是,脑子里都是叶欣萌的影子,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一一印在他的脑海里。

  这是为什么?他为什么会想着她?是自己太想解决婚姻的问题,还是因为刚才被向晴提起?思前想后,他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说起来,这个叶欣萌也算得上好看,算得上与众不同,加上又是奶奶父母选的,所以选择她的话,日后应该会省很多麻烦。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说他跟钱比起来,她更看中他的钱,这才是最关键的,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喜欢钱的人,就不会很麻烦,万事以钱都能解决,所以这也是他非要选择叶欣萌的重要原因。

  可是啊可是,当婚后的生活开始,他才知道,这个爱钱的女人,是多么的让他咬牙切齿……


  ☆、第007米 半斤八两!


  早上起来的叶欣萌洗漱一番之后,将换下来的衣服洗完,并给弟弟打好了饭便如同往常一样离开了医院。

  只是今天她不是去上班,而是要去找工作,昨天晚上她投简历投到很晚才睡,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什么好消息。

  莫凡尘见她低着头从医院里面往外走,出声跟她打招呼,“大早上就有心事?”

  叶欣萌抬头,“是你。”

  莫凡尘点点头,见她眼睛有些充血,“是没睡好?”

  叶欣萌知道他所说的是眼睛,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就发现眼睛有些红,“没事,可能是睡的太晚了。”

  莫凡尘以为她是在为叶炳锐的病情担心,“不用为你弟弟担心,前期的治疗他表现的不错,只要有合适的捐献者,我们会为他安排移植。”

  “谢谢。”

  莫凡尘眼带笑意,“既然是朋友又何必那么客气。”

  “我经常不在医院,我弟弟有事的话请你多照顾。”

  “放心吧,有事我会第一时间联系你,不过你是要去上班么,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我坐公车就好再见。”叶欣萌浅笑着跟他挥了挥手,抬步走出医院的大门。

  回到地下室,带上纸和笔,又买了水和面包,正打算出去找工作,可没想到一出门,就看见冷睿泽靠着他那骚包的跑车,带着墨镜停在路边像是正看着她。

  叶欣萌好看的眉头拧成了一条线,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自己就那么吸引人,就那么让他念念不忘,只见了一面就让他非她不娶?

  是他有病?还是她身上有什么他非娶不可的理由?

  叶欣萌一边走一边想,最后决定以冷制敌,既然摸不透他的心思,就先冷着他好了,就不信他会一直跟她纠缠。

  靠在车上的冷睿泽本以为她会跟自己打声招呼,可没想到她却朝反方向走去,于是他出声叫着她的名字,“叶欣萌,你是眼睛不好么,看见我竟然连声招呼都不打?”

  叶欣萌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一样,从包里拿出耳机带在耳朵上,她工作还没着落呢,那有时间搭理他,索性让他一个人叫唤去吧。

  见她不吭声继续向前走,冷睿泽眉眼透着一丝冷气,快步追上她的脚步并挡在了她的身前,“我在叫你你没听见?”

  “听见了,可我不想回答。”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听见了怎么滴,姐就不想搭理你。

  冷睿泽抬手给了她脑门一下,“你长的真欠揍。”

  “嘶,你以为你能比我好到哪儿去?”叶欣萌揉着脑门,这家伙总是自我感觉良好。

  冷睿泽看了她一眼,“上车。”

  “干嘛?”

  “把你卖了。”

  “那还是算了吧,我虽然缺钱,但还没缺到要卖掉自己的地步。”

  “不跟我走,你找不到工作。”此刻的冷睿泽并没发现,跟叶欣萌仅仅几面之缘,可他却愿意给她说这么多话,而且还是废话。

  叶欣萌挑起好看的眉头,沉思了几秒之后,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我没了工作跟你有关?”

  “你倒是聪明,没错是跟我有关。”

  叶欣萌一听,快速从包里将那封推荐信拿出来,“那这个也跟你有关了?”

  “当然,这就是我的公司,让你上车就是想带你去看看新的工作环境,顺便谈谈我们之间的事情。”

  叶欣萌笑了笑,将那封推荐信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胸前,“谢谢你的好意,你还是找别人去吧。”

  冷睿泽嘴角抽搐在一起,看着她倔强的背影,他的眼神变的有些暗沉,这么不知好歹拒绝他的人,她叶欣萌是第一个。

  不过既然这么有骨气,他倒要看看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走开的叶欣萌心里泛着嘀咕,没想到这个冷睿泽竟然做到这个地步,先是害她没了工作,然后又好心的给她推荐信,让她去他的公司上班,这男人到底打的什么注意?

  难道是让她觉得他是好人,然后改变对他的态度,从而跟他结婚?

  或许她该问问他,为什么非要跟她结婚不可?

  转眼间天已经黑了,正如冷睿泽说的那样,除了他没有别的公司会用她,因为只要她递上简历,对方看见她的名字,二话不说就将简历递还给她,真真的叫人心伤啊。

  想到工作还没着落,回到医院的叶欣萌心情有点郁闷,正想去花园里坐坐再回病房,却恰巧遇见了莫凡尘,“这么巧。”

  莫凡尘一身白大褂,为本就帅气的他又增添了些个人魅力,“嗯,你也打算来坐坐?”

  “是的,有点烦不想现在回病房。”

  “怎么了,你弟弟的状况很好,还有什么可让你烦心的?”

  “为了生活烦。”因为没有什么朋友,之前有什么烦心事的时候,她还能跟弟弟倾诉,可现在她哪里还敢跟他说。

  “说来听听。”莫凡尘见她坐了下来,觉得越是跟她接触,越觉得她很好。

  这两天心情一直很烦闷,所以此刻并没多想就将自己的心事说了出来,“工作没了,又不敢让弟弟知道,本想着快点找份工作也免得让弟弟担心,可跑了一天了都没有人愿意用我。”

  莫凡尘嘴角轻扬露出洁白的牙,语气轻盈的道,“就为了这事儿?”

  “这事儿还小么?”找不到工作她跟弟弟吃啥喝啥,卖房子的那点钱还要留给弟弟做移植手术呢。

  见她有些不太高兴的语气,莫凡尘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我或许可以帮忙,不必那么心烦。”

  叶欣萌看了他一眼,“真的么?”

  “我试试,快的话明天给你答复。”

  “怕是没那么容易,记得那个冷睿泽么,就是他动的手脚,并且不让我找到工作,你帮忙的话,会不会给你招来什么麻烦?”虽然她希望自己快点找到工作,可她也不想连累他。

  “你的意思是说,你丢了工作,跟冷睿泽有关?”

  “嗯。”

  莫凡尘表情微微严肃了些,“是因为你拒绝跟他结婚?”

  “如果我说是,你相信么?”想起冷睿泽叶欣萌觉得脑瓜仁都疼……


  ☆、第008米 跟他谈谈!


  第8

  莫凡尘点点头,“我信,因为我跟你说过,只要是他想要的想办的,就没有他办不成的,所以在A市有这么一句话,宁可杀人也不能罪冷睿泽。”

  “有这么严重么?”虽然知道这冷睿泽是个风云人物,可没想过会这么严重,宁可杀人也不得罪他,这话听起来还真是有点让人怀疑。

  “当然,千万不要怀疑我说的话。”莫凡尘十分严肃,对冷睿泽他还是有些了解的。

  “那工作的事情还是算了。”既然他这么有本事,想必手段也一定很多,她可不想因为自己连累到他。

  莫凡尘看着她,“担心会连累我?”

  “嗯,我不想欠别人什么。”不是她清高,也不是她自傲,而是她怕欠下别人的债,到最后无力偿还。

  “放心吧,你连累不了我。”他们莫家虽然不如冷家名声响亮,但是也逊色不了太多。

  叶欣萌眼神带着探究的看向莫凡尘,“我想你也不是什么平凡人吧。”不然他怎么可能在知道冷睿泽的身份和手段之后,还毫无担心的要帮助她?

  这让叶欣萌有些弄不清楚状况,不知道他的好心帮助,是因为他们是朋友,还是因为她的情况比较特殊?

  见她在问自己的身份,莫凡尘并不打算隐瞒,“A市四大家族你可知道?”

  叶欣萌摇了摇头,“不太清楚,我不关注这些。”对她来说关注这些都太浪费时间,而她也没想钓什么金龟婿之类的。

  “看来你要长长知识了,A市四大家族,冷家,成家,向家,莫家。”

  “那我还真是荣幸,四大家族我就认识了两家。”她该说自己是幸运么?

  “荣幸不荣幸的我就不知道了,总之你只要记住我们是朋友就对了。”他觉得自己对她的事情很上心,也很想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她。

  当然此刻的他并没去深究自己内心对叶欣萌的想法。

  “既然是朋友,我就更加不该拖累你,工作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跟冷睿泽的事情,她该好好想想才行,不然日子越久可能麻烦越多。

  见她不想多谈,莫凡尘点点头并没继续,“忙你的去吧,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再见。”

  一路回到病房,见弟弟正躺在床上看书,叶欣萌出声询问,“晚上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

  听见姐姐的声音,叶炳锐放下手里的书,“姐,我看这里面有厨房,不如你每天买菜回来,我来给你做,这样等你下班回来就能吃上我做的饭了。”

  “做饭倒是可以,但你就免了,明天我买菜回来做给你吃。”

  “行。”叶炳锐觉得,自己做饭又能省下点钱,虽然省的不多,但日子久了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虽然姐姐说不用他做,但他还是可以帮上忙的。

  见他没吭声叶欣萌继续追问,“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我想喝粥。”

  “你不会是怕花钱吧?”

  “不是,就是想喝粥了。”

  叶欣萌从洗了个手,“好,那我去买粥,但是可能要晚一会儿回来。”

  “还有工作没做完吗?”

  “不是,是要见个人说几句话。”

  “是冷哥哥?”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八卦了?”

  “我这是关心你,怎么能说是八卦呢。”

  “只要你好好的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不用担心我的事。我去给你买吃的,等着。”说着叶欣萌走出病房。

  她知道弟弟是担心自己,想要看着她找到幸福,可是对她来说,只要能让弟弟健康,她宁愿不要自己的幸福。

  另外一边的冷睿泽刚刚走进饭店的包房,见是她打来的电话,嘴角微微轻扬,“改变主意了?”

  叶欣萌觉得这男人总是自我感觉良好,“有时间么,我们谈谈。”

  冷睿泽沉思了那么几秒,随即将自己所在的地址告诉了她,“美食大厦,三个888,想谈的话就来吧。”

  “喂……”她还没等说去不去,对方已经撂下地址挂了电话。

  抬手看了看时间,好看的五官微微皱到了一起,她从医院坐公车赶到哪里,再回来的话就要四十分钟左右,两个人再聊聊一个小时就过去了,到时候弟弟还不得饿肚子?

  几番思考后,叶欣萌先给弟弟买了饭之后,才赶往美食大厦。

  当她来到888的房门前,叶欣萌先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才抬手敲门,“咚咚咚。”

  “进。”

  叶欣萌推门进入,当她看见包房内围桌而坐了许多人时,却并没有感到惊讶,而是礼貌淡笑的跟大家打招呼,“很抱歉打扰了,我找冷先生有点事情要谈。”

  冷睿泽对她的反应倒是很满意,至少她的举动落落大方,不带一丝扭捏和讨好,这点让他很喜欢,“过来坐。”

  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门再次被推开,叶欣萌回头一望便与秦忆和冷轩的目光相撞,叶欣萌立即点头叫人,“阿姨好。”

  秦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叶欣萌,“萌萌,看见你真让我高兴,老冷,这就是叶欣萌。”

  听见秦忆叫他老冷,叶欣萌微笑着开口,“冷叔叔好。”

  冷轩将她打量了一番,觉得这姑娘长的不错,而且看起来落落大方,穿着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却很得体,不像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露的多怎么穿。

  “嗯,来了就一起坐吧。”

  秦忆听见丈夫主动让叶欣萌坐,就知道他对这丫头也很满意。

  “是啊,怎么来了还站着,快坐。”

  冷睿泽看着他们那热络的样子,心中有些搞不明白,明明看上去有些平凡的女人,怎么就叫他们这么喜欢?而对向晴就那么多的不满?



看全本联系微信:zjx9125(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喵~)

更多小说请关注公众号:xiaoxiangjiashuwu

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憋说话,扫我,瞄~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