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诡异迷乱】购买德国哈恩机场的中国公司简陋不堪

楼主:德国华商 时间:2020-11-22 15:53:11

亲爱的商家:您可以在这个位置插入您的广告。广告投入可以是一次的,也可以是多次的。具体情况请联系微信号:weiyun0103。

点击德国华商”关注:


 

惊爆丑闻:中国商人不支付头款引发德国政治风波

 

穆紫荆  威云


2014年7月,中国商人陈永强的普仁集团的签约购买本来准备宣布破产的德国吕贝克机场。但是,时过一年后,吕贝克机场并没有预想的反亏为赢,最终仍以破产告终。

今年6月,终于爆出可以让中国人感觉自己在德国人面前挽回面子的消息——由中国公司出资购买下德国Hahn哈恩机场,谁知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竟然就如肥皂泡般连带着中国商人在德国社会的信用感一同破灭。


三家竞争,Yiqian胜出      

 

2016年1月12日从航空界得到证实,3个来自中国的商家投标竞买亏损的法兰克福Hanh(中文是“公鸡”的意思)机场的意向者,至少一位来自中国,并已经参观过这个落魄的机场。经过反复的讨价还价,6月5日,机场业主选中来自中国上海的竞标者“Shanghai Yiqian Trading Company” (SYT)并于其签订了购买合约。

 


6月6日,买卖合同签字时的合影。内政部长Roger Lewentz与Yu Tao Chou亲密握手。右五为SYT的代表Kyle Wang

 

6月6日上午,负责基础设施的莱法州内政部长Roger Lewentz (社民党籍) 向哈恩机场的300位雇员通报了出售机场的信息。Roger Lewentz部长与SYT的全权代表Yu Tao Chou出席了记者会。Roger Lewentz部长表示,这一交易还需要得到莱法州议会和欧盟相关机构的批准。这些批准手续将在今年夏天完成。

6月29日晚上19点30分,德国西南电视台SWR Fernsehen RP突然发布了惊人消息:中国方面无法支付购买机场的费用。

 


629日晚间,莱法州内政部长Roger Lewentz对记者宣布汉恩机场出售出现问题

 

Roger Lewentz部长在Mainz向记者表示:他认为中国上海SYT是由于欠下了国家的钱而没有得到中国政府对其购买Hahn机场的批准。根据该公司的陈述,他们由此而没钱可以走账。根据Lewentz 的介绍,州政府已经给SYT公司发过最终支付第一笔款项期限(6月29日)的催缴信,而中国公司显然已是逾期没有支付。目前正在和中国政府沟通,以法律手段来查清每一个步骤。在必要时还要和招标过程中的其他买家洽谈。

根据最近曝光的信息来看,购买机场的款项SYT分期支付,到今年10月31日要全部支付大约1000万欧元的款项。在一个附加合同里双方商定,购买原来这里的军用土地的款项要6月10日支付。但是,这笔钱到现在还没到账。因此,莱法州政府在6月21日向SYT发出一个催款信,要求SYT提供负责批准资金出境的的中国官方机构的名称和地址。但是,到29日早上,SYT没有提供这些信息,这一期限已经过期了。所以,媒体报道说,中国公司制造肥皂泡惊爆德国。 

 

是推迟还是取消?   


SYT作为买家的说辞是,在等待中国政府对资金流动的批准,所以州政府已经联系了中国政府,以期对目前及将来的所有步骤有一个符合法律的调查。在发言的一开始, Roger Lewentz (SPD)就强调说:“州里对SYT这家公司曾做过详细的调查。对其走账的情况也经过银行的确认而得到过保证。同时对其的清廉度也做了调查。甚至还研究过SYT这家公司在以前是否有过犯法行为。然而,看起来事情并不是如想象的那样,中国的买家可按照欧盟的法律概念以私人企业家的名义来进行交易。也由此,给SYT的附加费也是由交易金额来决定的。

Lewentz 在结束自己的发言之后,没有留给媒体和记者有提问的可能。他的发言人告诉西南电台 (SWR)的记者:一周内不用想能够从内政部再得到更进一步的消息了。

按照计划,这个机场的卖价在1000万欧元。原本这个卖价还必须得到州议会的通过,而现在这个程序被冻结了。这个机场有82,5%是属于莱法州的。其余的17.5%属于黑森州。黑森州州政府在6月29日表示,对莱法州一如既往地给予全然的信任。 与此同时,威斯巴登还依然在等待来自中国方面的消息。

莱法州来自自民党(FDP)的经济部长 Volker Wissing 提出,要求Lewentz部长的下属部门尽快将还没有搞清楚的问题予以澄清。无论是Hahn 机场还是莱法州政府,都需要对机场的未来有一个交待。州议会的绿党主席 Katharina Binz 和 Thomas Petry 则说:只有当所有的疑问都澄清之后,他们才会对目前所进行的议题投票。但是尽管如此,他们认为出售机场的决定还是正确的。


Yiqian是益谦?欠很多信息   


差不多就在三周之前,莱法州的州政府还对议会委员会保证,说Hahn的投资者是经过审计公司KPMG(毕马威)和一家中国律师事务所验证的,给出的报告是这两家公司皆具可信度。不过参与组织此销售活动的KPMG审计公司的顾问当时就曾简略地表示过,他根本就不被允许来检查SYT公司的企业规划——因为,这在欧盟是被禁止的,并且收购价的合理性也已经被证实。更何况,当时SYT还保证会出示由欧盟所检验通过的商业计划书。如今美因茨的州议会议员将审视这份评估报告,而且肯定会严格检查毕马威公司将其评估为可信的原因。

莱法州得到的关于SYT公司的信息是:2013年11月4日在上海注册,注册资本50万人民币。业务范围是房地产、资本管理、物流和建筑机械。

然而,在当时就已经知道,这个买家和投资方的大股东在中国是名不见经传的,并且在上海也是除了一个通讯地址,其他什么都找不到的。没有官方网站,没有电话号码,没有邮箱地址。在上海的经济界和外贸界都无人知晓这是家什么公司。本报编辑部在报道SYT购买哈恩机场的消息,对SYT公司和这位全权代表Yu Tao Chou不仅一无所知,而且也查不到任何信息。莱法州的基民盟议员表示,他们询问过位于柏林的德国中国商会,那里对SYT也不了解。


在德国出现的SYT公司的代表Kyler Wang及Yu Tao Chou


在德国媒体上曝光率最高的是全权代表Yu Tao Chou。他自称来自新加坡,原来是医生,他作为飞行员经常飞来哈恩机场。德国图片报在买卖合同签订的当天,拍到他去麦当劳购买食物的照片。

 

德国电视一台实地考察发现SYT疑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国电视一台ARD记者实地走访了SYT(中文名称是“上海益谦公司”)公司总部,发现里头陈设简单,完全看不出其经营内容。上海益谦公司没有设立官方网页,这在中国企业而言相当不寻常。在互联网上甚至遍寻不着其相关讯息。不过这家公司曾进行过商业登记,虽然没有留下电话号码或电子邮件信息,却登记了一个在上海闸北区的通讯地址。法兰克福-哈恩机场的新股东企业便设立在一栋位于平型关路的21层商业大厦中。 


机场的购买者SYT的办公室位于上海闸北区平型关路的21层商业大厦中


SYT的办公室

 

走进大厦里,找不到任何“上海益谦公司”2年半来在此活动的蛛丝马迹。从大厦入口、大堂到位于17楼的办公室门口,不见这家公司的任何招牌。1716办公室只有一个大房间。大约6名员工在狭窄的空间里对着陈旧的电脑工作。这间办公室看上去稍显简陋,看不出这家公司究竟从事哪些商业活动。

墙上没有公司标志、广告或任何装饰。地上放着几个大纸箱,里头装着生活日用品。

办公室里一名年轻女职员向记者证实,这里确实是上海益谦公司,不过她不愿也不能透露有关公司运营模式或所有人的信息。她只表示,她的老板目前人在国外,暂时无法联络上,她愿意代为转达记者的问题,待其上司下周回国后再与我们联络。


国青投资公司是一家轮胎仓库?  

 

德国西南电视台的通讯员Sebastian Hesse 在上海实地考察了上海益谦贸易公司的大股东Shanghai Guo Qing Investment Company(上海国青投资管理公司)。


公司注册地址:民雷路319号


按照SYT给莱法州的信息,Zhu Guoliang 和 Zhu Qing是父子关系,他们是上海深具影响力的企业家。Zhu Qing 是SYT公司的大股东,他与其父Zhu Guoliang是Guo Qing Qin Huang Island Company,CQC)。按照Yu Tao Chou的说法,Guo Qing Qin Huang Island Company是一家从事建筑材料和运输的公司,是空运方面的专业公司。



上海国青公司的地址是一个出售轮胎的商店


在做了实地考察之后,记者Hesse 吃惊而又迷茫地报告说:外界对于上海国青投资管理公司所知无几。该公司的法定代理人Zhu Qing是上海益谦公司的大股东。就连熟知中国经济界情况、专为德国投资者评估中国企业的德国专家,也对这家投资公司闻所未闻。在互联网上同样搜寻不着上海国青投资管理公司的信息。这一切都极为反常。


没有任何装饰的楼梯过道 


国青公司坐落于从上海市中心要开车将近一个半小时才能够到达的上海浦东新区。按照地址所能找到的只是一家经营马牌轮胎(德国的大陆公司Continental)销售的商行。在这个商行的楼上,是空置的办公楼。从中看不出有任何如其所鼓吹的有将近72亿欧元资金的迹象。


这里堆积的废旧轮胎,没有发现国青公司的办公室

 

“哎,您也是个被骗的投资者吗?” 轮胎商行的一个员工这样对记者说。“这家公司和我们的地址是一样的。轮胎连锁分店的人员向记者介绍说:“ 所以,所有来找这家公司的人总是先找我们。”好几个在场的员工都说,来的都是投诉者。


破烂的标识牌


“今年来这里的人较之前少了一点。”其中的一个员工说。“可是在去年年底,差不多每天都有人找上门来。每天都有两到三波。那些人都气急败坏,因为在网上做的投资都泡了汤。他们在这里根本遇不到半个人影,最后都奔警察局报案了。”

至于这个只有邮箱的空头公司是不是真的就是Hahn的中介所给的公司,目前还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是已经可以肯定的,就是这家公司根本就不像SYT当初在记者招待会上面所宣称的那样,是什么在“中国建筑业的领军者”。


来自反对党的尖锐批评   

 

继 Lewentz部长发言之后,州政府的反对党AfD (选择党)在脸书上认为:“政府的无能程度已经达到了三级。出售之事丝毫没有章法。即便没有来自中国的买家,也存在很多问题。这也是造成当下所面临的这丢人结局的原因。”分议会会长 Uwe Junge 在6月29日要求针对此事成立调查委员会。在莱法州议会,来自基民盟(CDU)的分议会副主席 Alexander Licht 将内政部部长所公布的最新消息描绘成“整个就是个灾难!” 他表示这是对选民的欺骗。必须有人对此承担后果。他同时也批评了议会主席Dreyer在第一线对SYT的正规性所做的包庇。基民盟(CDU)议会党团主席Julia Klöckner 则表示,自己在此事刚刚开始,还未有发展的时候,就提出过不要将Hahn机场卖给SYT。根据记者所获得的消息,基民盟(CDU)在7月7日将向议会提出讨论“Hahn机场的出售失败和部长的责任”的议题。基民盟甚至表示要追究该州州长 Malu Dreyer女士的责任。看看,一场买卖引发了德国政坛风波。    

 

故事还没有结束   

 

6月30日,SYT(上海益谦公司)的代表Kyle Wang对法兰克福汇报说,这个机场买卖的过程已经进展到80%。SYT有能力支付款项。

据德国之声的报道:Wang Kyle还对《法兰克福汇报》表示,“我们正在为完成交易而努力工作”,并对媒体的大量负面报道表示不安。他还说,他的团队有时甚至都想放弃这次交易,但是“州长女士以及她的员工说服了我们,他们真的非常友善。”

这名负责人在采访中还试图对益谦贸易公司扑朔迷离的企业背景进行解释。Wang Kyle认为,他们完全被外界误解了;不知名的投资公司其实数不甚数,而益谦贸易公司的董事长则是一个新加坡人。但是,Wang Kyle却不愿意透露董事长的姓名,同时却强调公司在建筑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Wang Kyle还表示,公司往往为一个工程就投入数十万员工。但是《法兰克福汇报》认为,这一说法非常可疑。同样可疑的还有Wang Kyle提到的“同一家著名德国企业即将签署的价值数十亿的合同”。这家公司他很可能是指蒂森克虏伯。


6月30日,莱法州内政部长Lewentz表示,将再给中国公司SYT一个最后的机会,让这个买家赶快支付费用。

当时参与竞标的另外两家中国公司继续对哈恩机场感兴趣。中国集团公司海南航空(HNA)在竞买中只是愿意承担一个象征性的低价位。另外一家国有企业“河南民航发展投资有限公司”(Henan Civil Aviation Development,HNCA)本来具有巨大的机会夺得这个机场。该公司在2013年已经购买了卢森堡的货运航空公司Cargolux,意图将哈恩机场扩建为一个货运中转机场。但是,莱法州选择了出家最高的SYT。很可能莱法州还要与这两个买家讨论机场出让之事。

坐落于莱法州 Deidesheim 的德中合资企业ADC的经理Siegfried Englert表示,他们对接手机场依然很有兴趣。ADC在招标过程中一直留到最后。Englert 对记者说:在上周他已经给 Lewentz部长写了封信,在信中,他将ADC对 Hahn 机场的兴趣再一次做了强调。根据 SWR 记者的消息,ADC已经准备好了为Hahn 要支付高达数亿的资金。

有人对媒体上提到SYT的“购买骗局”提出质疑:SYT为了购买这个机场,支付了60万欧元的中介费。而机场位于德国,也不能搬走。SYT不支付费用的话,就无法经营机场。他们为什么和怎么行骗?

“公鸡”死于谁手,还在未定之天。  


 


 延伸阅读:德国之声2016年7月1日文章:

哈恩机场:收购疑云 益谦公司自称"很努力"

本周三,德国莱法州内政部暂停了法兰克福-哈恩机场的出售交易。在此之前,有记者发现拟收购该机场的中国投资公司令人起疑。但是上海益谦贸易公司周五却对德媒表示,公司将成功完成此次收购交易。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采访中,Wang Kyle表示,收购工作"已经完成了70%~80%"。在今年6月初的新闻发布会上,莱法州政府对外界表示,上海益谦贸易公司(SYT)将收购财务状况困难的法兰克福-哈恩机场,而公司负责人Wang Kyle当时也在发布会现场。

Wang Kyle还对《法兰克福汇报》表示,"我们正在为完成交易而努力工作",并对媒体的大量负面报道表示不安。他还说,他的团队有时甚至都想放弃这次交易,但是"州长女士以及她的员工说服了我们,他们真的非常友善。"

这名负责人在采访中还试图对益谦贸易公司扑朔迷离的企业背景进行解释。Wang Kyle认为,他们完全被外界误解了;不知名的投资公司其实数不甚数,而益谦贸易公司的董事长则是一个新加坡人。但是,Wang Kyle却不愿意透露董事长的姓名,同时却强调公司在建筑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益谦贸易公司一行在法兰克福-哈恩机场考察

Wang Kyle还表示,公司往往为一个工程就投入数十万员工。但是《法兰克福汇报》认为,这一说法非常可疑。同样可疑的还有Wang Kyle提到的"同一家著名德国企业即将签署的价值数十亿的合同"。这家公司他很可能是指蒂森克虏伯。

《法兰克福汇报》也试图从驻上海的德国企业圈内打听一些消息,但是也没能获得有关这家神秘投资公司的信息。此前,德广联驻沪记者按照莱法州政府的资料以及中国工商部门的备案信息,实地前往 上海益谦贸易公司以及 上海国青投资管理公司探访(后者法人代表是前者大股东),却发现这两家企业极为可疑。而Wang Kyle在《法兰克福汇报》汇报中,并没能打消人们的疑虑。

 






感谢您关注德国《华商报》

公众号“德国华商”



“德国华商”是德国《华商报》的微信公众号,旨在传递德国主流社会和华人社会的各种资讯,解读德国官方对华人生活有重要意义的政策、法律,提供华商在德国创业和经营的广告信息,涵盖餐饮、贸易、房地产、旅游、移民、保险、交通、留学等各个行业,推动中德的友谊与经济交往。

 《华商报》创刊于1997年初,是德国第一大华文报纸,华人在德经商的指南,生活的宝典《华商报》是连接德国社会与华人社会、德国企业和中国企业的桥梁。

   “德国华商”公众号目前有直接订户近两万人,且每天在增加之中。凡在“德国华商”微信公众号刊发的广告和文章,通过本报主编的私人微信号再次转发到5000多个联系人的朋友圈中,通过反复转发,可以快速到达德国华人的手机微信里,并能扩散到全球。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