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北京空气】援藏日记(连载二十)

楼主:南风悦读 时间:2019-12-27 16:11:15


等你点蓝字关注都等出蜘蛛网了

雪山环抱的然乌湖

yuanzangriji

♫. ♪~♬..♩

藏日

(连载二十)

2013年4月23日星期二

这一夜并不安静,旅店紧邻主路,楼下不时有大车经过,每次都是“轰隆隆”地动山摇的,根本睡不踏实。很早就起了床,收拾好行李等待出发。

司机也是个喜欢起早的人,出发的时间定的比较早。司机和同车的小两口仍然在冷战,车里的气氛不太好。一路沉闷着就开到了邦达县城。邦达县城的海拔已经达到4000米了,气温很低,加上没吃早饭,我们都又冷又饿了,于是在邦达县城找了家饭店把早饭和中午饭一起“解决”了。屋子里很冷,我们把饭店的炉子点着了,只是这家店的老板是四川人,在当地没有牛,所以我们烧的不是牛粪,是木柴!炉膛里柴火通红,火苗和热力同时散发出来,身上很快暖和了,热腾腾的饭菜也上了桌。

填饱了肚子,大家的情绪都好了很多,于是继续赶路。今天要翻越的是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业拉山其实并不出名,但是说到天路99拐,那可是闻名遐迩的——曲折蜿蜒的盘山公路打通了横亘在澜沧江与怒江之间的天堑,为路过此处的游人留下了壮丽的风景——这是天路99拐简介牌的解说词,作为游人的我,看着这蜿蜒曲折的天路99拐,感受到的确是惊心动魄:这条路不但曲折,弯道还又急又猛,而且路面很窄,加上落石占用了原本不宽的路面,往来的车辆都必须相互避让……这条路我们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我紧张的手心脚心都是汗水,虽然风景很美丽,但是如果让我再来一次的话,我想还真是需要相当的勇气啊。

从业拉山上盘旋而下,我们的车沿着怒江一路前行,由于是枯水期,怒江的水流并不是很急,但沿江的水线提示我们当丰水期的时候,这里的江水是多么的汹涌澎湃。怒江峡谷两侧的高山非常陡峭,山坡上被水冲的沟沟壑壑,还有很多被折断或被冲坏的电线杆在山坡上“横躺竖卧”,可以想象当时水的冲击力该有多么猛烈。峡谷山壁陡峭,对峙而出,天空只有窄窄的一条,人在谷底行走,感受到的是大自然的威严和自己的渺小……从怒江峡谷穿出来,重新看到广阔的天和地,居然有再世为人的重生感。

进入八宿县境内,在县城没有停留,穿过初胆针山(海拔5971米)和拉琼山(海拔4700米)中间的峡谷,走这个峡谷倒是不寂寞,因为两侧高山都被积雪覆盖,山峰秀美的不得了,惹得同车的小两口不时的把车窗玻璃放下来照相留念,频繁的和外界的空气接触让我感觉到外面的温度越来越低了,到达今天的投宿地——然乌湖——的时候,我已经噤若寒蝉了。

然乌湖的海拔有3850米,这是目前我们投宿的海拔最高的地点了。然乌湖是著名的高原冰川湖,湖水安静,湖面像是一面镜子,映衬着湖边晶莹的冰川、皑皑的雪山、郁郁葱葱的森林,以及蓝天白云,雪山与森林同时存在,在其他地方确实不多见。但是温度太低了,我回到房间加衣服,穿了加绒背心、保暖内衣、T恤以及两件冲锋衣,几乎是把能穿的衣服都穿上了,仍然觉得彻骨的冷。尽管冷,我们仍然抵抗不了美景的诱惑,把自己武装的熊一样,向湖边进发,穿的太厚,照相不好看,所以多拍几张风景。

今天投宿的地方是一家“驴”友客栈,木制的楼房和楼梯,房间宽大,只是被告知:这里的电力不足,是由客栈自行发电的,所以只能在晚上八点到十二点限时供电。对于停电我倒是不陌生,把房间里的蜡烛分别放在进门的桌上以及洗手间里,心里琢磨:既然电力不足,这房间里还摆什么电视、空调、热水器?没有电,这些电器还不都是摆设?

两辆车的人今晚一起就餐,要到厨房里现场点菜的,厨房太有特点了:房顶的横梁上挂满了熏肠、腊肉,青菜摆放在案板上,一目了然,看着就有食欲。餐厅是驴友们聚会的地方,墙壁上除了各种照片之外,就是各种个性涂鸦和签名,房子中央照例有一个炉子,燃料还是木柴,炉子周围围坐着来自各方的“驴”友,巧的是我在这里遇到了和我们同时从成都出发、也走川藏线的大哥!

晚饭后,天色逐渐暗下来,我坐在冰冷的屋子里“码字儿”,等待着能有电,大批的电子设备都需要充电了。一直等到将近九点钟,灯才忽忽悠悠的亮起来,电热水器是绝对不能用的,带不起来,只要有一个房间使用电热水器,所有的屋子都会跳闸断电……当家的很累了,十点钟就休息了,可是到了十二点钟,他被憋醒了,和我描述感觉上不来气,胸闷头疼的厉害……这是典型的高原缺氧表现,已经停电了,我点上蜡烛找来高原安让他吃下,药物不会马上见效,当家的难受的坐起来要下地走,我连忙拉住他,这么冷的天气,人体一部分能量都用来抵抗寒冷了,如果再活动更会耗氧,一定会加重缺氧症状的。我故作轻松地和他说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舒缓他紧张的情绪,安慰而且笃定的告诉他:没事的!一定会很安全!半个小时后,症状减轻,终于进入梦乡。又观察了一会,确认他的脉搏、呼吸都没有问题,我才敢入睡。


2013年4月24日星期三

这一夜睡得极不安稳,几乎每隔二十分钟我都会醒一次,查看一下当家的是否睡得安稳,到六点钟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睡意,不过天气太冷了,实在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儿。屋子里黑漆漆的,看不清东西,反正起床也做不了什么,就静心听着楼下的动静,听从然乌湖湖面吹过来的风声,还有间断的不知道是什么鸟的鸣叫声,看着窗帘一点点儿发白……

当家的经过休整,醒来后精神气色都好了很多,高原反应也减轻了不少,起床后和我一起收拾行李。我们早早的退了房,司机也起床了,把行李放到车上,就坐在大厅里木柴炉子旁边,开始享受今天的早餐。驿站提供的早餐还真是比较丰富,热乎乎的大米粥、同样冒着热气的馒头、还有刚刚煮熟的鸡蛋,再加上有酱豆腐和三种小菜,算是吃的比较舒服了。

离开然乌湖驿站的时候,司机让我们每个人多带一些干粮,说是路上有一个景点——著名的米堆冰川——参观时间比较长,中午需要自备干粮,自行解决午餐问题。米堆冰川是自费项目,虽然门票每个人只要50块钱,可同车的小两口还是不停的嘟嘟囔囔。道路坎坷,尘土飞扬,路上也没有见到很多同行的人。但是米堆冰川的介绍可煞是吸引人:米堆冰川被地理学家们称作“世界级冰川奇观”,它有将近800米落差的冰瀑布,此外,它还是一条会“突然跃动”的冰川,这在全世界的冰川中都是非常罕见的。但是据记载,1988年7月15日深夜,米堆冰川突然跃动,断裂下来的巨大冰川末端冲入冰湖中,使冰湖里与断裂冰川同样大小体积的湖水狂涌而出,冲溃湖坝,几千立方米的湖水在几分钟内夹杂着泥石流翻滚而下,冲毁了川藏公路上大小桥梁18座及42公里的路基,使这条藏东南唯一的“生命线”中断了达到半年之久。这样一个有着如此传奇经历的冰川怎么能不看呢?到了停车场,发现各项辅助设施正在建设中,有两家小餐馆已经开始营业了,这让我很开心:当家的一向胃肠功能不好,真的要在这冰川旁边吃冰冷的干粮,难保胃肠不出问题啊,这下好了,中午之前只要我们能赶回停车场,应该就能吃到热乎乎的饭菜了。

过了停车场,就看到了成群的马队,可以带着游客一直到米堆冰川,省去很多力气和时间。我整理必备的物品时候当家的已经帮我租好了马,只是那马也太矮小了,又瘦弱,我真怕我的体重会让马儿负担不起啊?不过牵马的藏族男孩儿一再向我保证:这是正宗的滇马,虽然速度不快,但负重能力和坚持能力都是一流的。骑马是自费的(100块钱),但是大家都不知道这米堆冰川到底有多远,所以都选择了骑马前往。崎岖的林间小路,峰回路转的感觉,真有曲径通幽的情致了。

二十分钟后我看到了米堆冰川,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在周围群山的环抱中,确实非常美丽,褐色的山壁之间,银白色的冰川悬天而挂,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银色的光芒,下面就是清澈的冰湖,倒映着蓝天上的白云和银白色的冰川,真是画儿一样啊!但也许是因为1988年的那次断裂,所以冰川显得并不十分雄伟,而且当家的去年看过更美丽、更雄伟、更壮观的海螺沟冰川,并且拍了照片回来,所以我们都觉得这个冰川算不上什么,从而也失去了继续探险的兴趣。牵马的藏族小伙儿告诉我:前面的路有风险了,马儿不能继续前行,如果要走到冰川的脚下,我们只能弃马步行,那大概需要两三个小时的时间,但是他和马儿都不会等我那么久……问问我的伙伴们,都没有徒步到冰川脚下的想法,我也只好放弃了。在远观冰川的木质栈桥上,我们在各种角度拍照留念。不去探险冰川,时间就很富裕了,没等到中午我们就结束了对米堆冰川的参观,大家带的干粮也没用到。

从米堆冰川再出发,就是一路向低海拔前进了。路边的植物从低矮的灌木开始变为高大的乔木,田地里已经开始有农人耕作,奇怪的是这些农活仍然是以人力和畜力为主,非常原始的感觉。可是我分明也看到在田地里有拖拉机停放着。问了司机才知道:原来拖拉机等等这些机械大都是政府发放或者配置的,但是因为要燃烧汽油或者柴油提供动力,成本比较高,再加上到加油站也不是很方便,所以大部分人还是喜欢用自然的畜力耕种。

由于在米堆冰川节省了时间,今天的行程很轻松,下午两点钟我们就到了波密县的政府所在地——扎木镇——这是我们今天要“驻扎”的地方。我们入住的宾馆可是非常霸气——干警宾馆!就在刑警大队的院子里,这安全保卫,可真是没的说了。

扎木镇的海拔只有2800米,周围的水草植被丰茂,氧气充足,气温也高了很多,最起码不用再两件冲锋衣一起穿了。吃过午饭,舒服舒服的睡了一觉,傍晚时分,我和当家的开始在扎木县城的街道上闲逛。微风拂面,夕阳斜照,墨绿色的山顶上落着白雪,周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路边是琳琅满目的小商店,我们很有兴趣的这家进进,那家出出,不为买什么东西,只为感受那种在一起的感觉……很久很久没有这样悠闲的时光了:这些年一直忙着各自的工作,还有家里的事情,还有孩子的事情,几乎总是匆匆忙忙的你来我往……印象里几乎没有这样一起漫无目的的逛过街。今天算是一起补上了。


2013年4月25日星期四

今天在波密停留了一天,为了计划行程之外的一个景点——古乡!

古乡镇离波密只有大概三十公里的距离,是司机师傅推荐的景点,网上只查到了关于古乡湖的记载,所以开始还有点儿怀疑,但是波密的海拔不高、温度不低、氧气充裕,再加上前几天的行程都很艰苦,在这里休整一下也是不错的。等到了这个叫做国际青年旅舍的大门口,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这是一栋藏式建筑的“驴”友之家,房子建在群山环绕的古乡镇,一个大院子,两层楼,我们一行九人,四个女士共同选择了楼上的一个四人间,而不是像以往一样选择标间,也算是体验一次“驴”友的感觉吧,男士们都在楼下居住。我们的房间整洁漂亮,空间足够大,墙上还有很多“涂鸦”和留言,看上去都能体会当时书写者或者绘画者的欣喜和放松。

定下了住所,又定了两只藏香鸡晚上烧烤来吃,安排好后勤工作,我们开始今天的活动——在一个森林公园里徒步十公里,体验藏地江南的优美和独特。

这是一个森林公园,整个公园沿着帕龙藏布江逆流而上,抬头看,远山山顶上积雪皑皑;身周围,居然是竹林和松树的混杂林;低头看地上,松针和竹叶积了厚厚的一层,踩上去有厚厚的地毯的感觉;耳边,是阵阵风声和流水的声音,当然还混合着啾啾的鸟鸣;空气中是松木的芳香和青草的气息;道路尽头是美丽的不像人间的仙境——草湖;身边是心爱的人宠溺的笑脸,此情此景,人生还有什么遗憾???

在整个徒步运动中,同车的小两口还是单独行动,但是已经开始和我们有说有笑;自驾车的四个年轻人可是突显年轻的本色,一路笑声不断。回程的路上还用竹竿、树枝等等布置了四道“陷阱”来“陷害”走在最后的我们两个,当家的发现了这“陷阱”,把我拉到他身后,让我看着他“破解”这些“陷阱”,谁知刚刚破解了第一道关卡,就有四辆摩托车呼啸而来,轻轻易易的闯“关”而过,只剩下一脸不甘心的小冯和笑语晏晏的我们。

晚饭的气氛极其融洽,大家围坐在群山环抱的院子里,吃着香喷喷的烤鸡,还喝了一点小啤酒,最让开心的是同车的小两口,也和大家有说有笑的,还表示今晚的食宿最有特色和纪念意义。

此刻,太阳已经下山,气温渐渐低下来。国际青年旅舍的接待大厅里,整栋房子因为电力不稳,所以灯光时明时暗,网络也不通,但是炉子里的火旺旺的烧着,很多“驴”友聚在大厅里,围炉夜话,店主是个音乐爱好者,一套充电的发烧音响里播放着汪峰的歌曲,歌声淡淡的、远远的,沁入每个人的心灵……我坐在一个角落里,记载着我心里的文字,在我斜对面的地方,当家的坐在人群中,嘴角含着笑,听着大家的议论。我们的眼光时时越过众人的头顶碰在一起,此时此刻,真的不需要语言了……


2013年4月26日  星期五

在啁啾的鸟鸣声中醒来,鼻子里充盈的是淡淡的松木的芳香,耳边是三个美丽女子微微的鼻息,一时间不知道身在何处?

蹑手蹑脚的起了床,在群山环抱的院子里看着朝阳一点点把山尖染红,在清冷的空气里充分享受着氧气的滋养。仿佛有心灵感应,当家的从他休息的房间里也出来了,洗漱完毕,我上楼去收拾东西。再下来的时候,听到当家的和一个小伙子聊天,这聊天的内容可真是让我大饱耳福:

小伙子刚刚24岁,在北京工作,想出来走走,于是停薪留职就离开了北京,这一走就是八个月!看着他黝黑的脸和粗糙的皮肤,真的是个地道的“背包客”。在他的嘴里我还听到了一个词:“间隔年”,上网一查,这个间隔年还真是大有文章呢。间隔年原来是指刚刚步入工作岗位的年轻人在离开学校进入社会之前先游历一年,增加一些处世的经验。后来这种观点和方法被工作一段时间的人接受了,也经常在工作压力大的时候自己给自己放个假,利用这个“间隔年”改变一下生活和工作环境。我在想,自己援藏这一年,生活和工作环境全部发生了改变,是不是也恰恰是一个“间隔年”了?正在暗自思量的时候,小伙子的又一番话让我啼笑皆非了,小伙子和当家的对话:“您到理塘的时候经过那几个隧道了吗?”“经过了。”“遇到什么了吗?”“没有啊。”“我遇到了。我进了隧道之后,有三个年轻人骑着摩托车把我拦住了,问我要钱。把我身上的钱都拿走之后对我说:“没事快到点回家吧,这里不安全!””哈哈!我们和小伙子一起大笑起来,笑过之后又觉得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不能细想了。

吃过早点,我们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个国际青年旅舍,赶往下一站。今天的路上要经过一个我期盼已久的地点——通麦天险!很早就听说过这个地方,从通麦到排龙有14公里,这段公路遍布雪山河流,山体疏松、脆弱,遇到风雨或者冰雪融化,非常容易发生泥石流和塌方,有死亡路段的称谓。

我们的车到达通麦路段的时候,正遇上通麦大桥断路修整,要更换桥上所有的枕木,计划要到下午两点钟车辆才能通行,而现在才只是上午十点钟。要在这里等上四个小时啊!我和当家的商量了一下,决定徒步经过这段天险!计议已定,就向司机以及同车、拼车的伙伴告知了一下,谁知道响应者众多!经过一番准备,我们开始了这段天险的徒步!

道路很窄,最多只有两辆车可以勉强同时经过,一侧是陡峭的山壁,山壁上流水不断,落石频频;另一侧就是深深的峡谷,断崖林立,让人望而生畏。路面凹凸不平,加上工程车辆往来施工,真是尘土飞扬。天气非常晴朗,这里的海拔也只有3000米左右,温度不低,我们穿的都不少,走了一会儿我就热得汗水淋漓,脱下冲锋衣系在腰间,背着双肩包的后背也被汗水湿透了;我想当家的穿了一条秋裤和一条保暖裤,再加上一条厚厚的牛仔裤,肯定也会热的受不了了。果然,十分钟后他就要求减衣服。他躲在一块大石头的后面换衣服,我帮他看着周围过往的人,换完衣服之后当家的很轻松的和我一起继续赶路。时间接近十一点半的时候,同行的伙伴要求开始午餐,于是就在通麦天险的路边,我们开始加餐。饼干、豆腐干儿、火腿肠、榨菜、小蛋糕、矿泉水都一一被“消灭”之后,准备继续启程了,当家的突然面色一变:“我的手机丢了!”回忆了一下刚才的细节,只有换衣服的环节最为“可疑”,这里离开我们换衣服的地方已经将近三公里的路程……当家的不想走“回头路”,也不想让我一个人去“涉险”,再加上那部手机已经用了将近两年,放弃也不是很可惜,于是我们达成一致,既然来西藏的人都愿意“给西藏留下点儿什么”,那么我们就把这部手机留下来吧!呵呵,符合我们夫妻俩的性格!让家里的朋友把电话呼叫转移到我的手机上之后,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于是继续赶路。

时至下午一点钟,骄阳似火,整个公路上没有任何遮挡,我不禁想起然乌湖的寒冷来,在这高原上,这冷热的交替对任何人来说都算是强烈的刺激了吧?排龙方向的车辆已经开始放行了,路上不时有车经过,每辆车都会带起浓浓的灰尘,这时我们就要面向峡谷或者面向峭壁,背对过往的车辆,掩住口鼻,在浓浓的灰尘里做一回烟尘里的“神仙”,每寸肌肤、每根头发都“沐浴”在灰尘里,灰尘和汗水混合在一起,滋味着实不好受。那个时候啊,最想的事情就是站在温热的水里,痛痛快快的洗个热水澡!俗话说“行百里者半九十”,这最后的一小段路,我们行走的速度都明显的慢了下来,但是我们一定会坚持到底的!

徒步穿越通麦天险,成功!

我们的车来到排龙的时候,我们已经坐在一个小卖部的门口,喝着啤酒休息了好一会儿了。司机对我们徒步的五个人竖起了大拇指!

越过天险之后路况明显好转,接近鲁朗,茂密的森林遮天蔽日,路边不时有鲜花闪过,真有藏地江南的风范啊。前面就是色季拉山了,攻略上说,春天的色季拉山漫山遍野的杜鹃花会竞相开放,是花的世界,花的海洋,可惜今年的气候反常,这个时节还是非常寒冷,没有看到鲜花的影子,却是看到了雪花飘飘:海拔4702米的色季拉山垭口上白雪覆盖,寒风阵阵,刚刚出了透汗的我,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再冒染风寒,于是匆匆照了张照片就赶忙上车了。

翻过色季拉山,一路向下就是尼洋河流域了,尼洋风光包括了满山满坡的树林、弯弯曲曲的河流、田间的房舍……于是我们在“尼洋风光”拍照留念,令我惊奇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同车的小两口对我们表示了前所未有的善意,女孩还亲热的叫我姐姐,并且要求和我们合影留念。我的心情啊,太灿烂了!

下了山就到了林芝,林芝是真正的“藏地江南”,我们投宿的地点是林芝镇的政府所在地——八一镇。从繁华的新城来到更有韵味的旧城,投宿的酒店是我们这几天所住的最豪华、条件最好的酒店,价钱居然也不高,标间只要100块钱,不仅有24小时的热水、还有电视、网络,甚至吹风机!真是皆大欢喜呀!

晚饭吃的是著名的石锅鸡,味道还可以,价钱更可观,居然要380块钱一锅!意外的是这次同车的小两口居然没有提出异议。

回到房间,尽情的洗了个热水澡,又把衣服都尽量的清洗干净,上网看看新闻,又处理了将近二十封电子邮件……从电脑旁起身的时候,已经听到当家的平稳的鼾声……


2013年4月27日  星期六

今天大家都睡了个自然醒。在大家的一致同意下,我们把行程做了变更:原本今天要参观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可是这个项目被我们放弃了。大峡谷是自费项目,陆路进出每个人要580块钱,水路进陆路出要710块钱,同车的小两口放弃了;雅鲁藏布江现在是枯水期,水势应该不会很汹涌,再加上今天天空阴云密布,看到南迦巴瓦峰的机率太低,所以自驾的年轻人们放弃了;当家的问我有没有到过这里,我说已经去过两次了,于是当家的也放弃了……

不去大峡谷了,我们就赶往下一站。离开318国道,进入省级公路。省级公路的路况真的不是很好,颠簸了一个上午,终于到达了米林。米林县城还比较繁华,照例找了一家饭店一起吃饭,饭前我和当家的在主街上看到了医院,也看到了工商局,于是在各自感兴趣的地方合影留念。想着饭菜该差不多了,回到饭店,就发现气氛不对,同车的小两口和自驾车的几个人又不说话了,真是不知道为什么?

沉默着吃完饭,又继续赶路,下午三点钟左右到了郎县。司机说在这里投宿,大家都不同意,因为时间还早,完全可以赶到下一个投宿的地点——加查县。加查县离拉姆拉措的距离就很近了,拉姆拉措是一个只有一平方公里的很小的湖,但据说有佛缘的人在那里可以看到自己的来世和前生,我还是想去看看的。郎县的人都说加查正在修路,从加查到拉姆拉措的路都说不清楚能不能走,只好到加查去打听了。交涉了一番,还是从郎县穿城而过。

从郎县到加查的这段路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搓板路”,路面那种颠簸,不亲身经历还真的说不清感受:所有的照相机和摄像机都不能拿在手里,因为两只手必须要紧紧的抓着车的扶手,否则脑袋不知道要被撞多少次?停车的时候我都不照相了,我得让我的胃肠道休息休息啊!沿着山走,山下就是蜿蜒的雅鲁藏布江,有几个拐弯的地方看着还真像是大峡谷的风光,我把这个看法和同车的人说了之后,司机也停了车,大家纷纷在这里拍照留念,算是对没去大峡谷的一种补偿吧。

“十里不同天”是对西藏的天气最好的解释,走着走着就变了天,太阳没有了踪影,风夹着雨滴和细细的雪粒漫天飘洒,气温也急速下降了,车里的气氛不好,都失去了聊天的兴致,沉默着继续赶路。

车到加查县城的时候已经接近七点钟了。下车之后司机直奔车的左后轮,这个“倒霉”的轮胎又被扎上了一根长长的钉子!司机的脸色阴沉的简直可以滴下水了。我们停车的位置刚好是在加查县大酒店,这是一家三星级酒店,是加查县最好的酒店了,标间180块钱的价格我觉得也能接受,再加上外面正飘着雨夹雪,气温只有零度上下,我可是不想再去“货比三家”了。偏偏就是在投宿的问题上我们同车的小两口又有不同意见:他们觉得住宿的费用太高了,一定坚持要到别处再去看看,而且说到做到的立刻冒着雨雪出去,另外找住宿的地方去了。司机去修车,我们坐在酒店大堂里等,一会儿电话来了,小两口果然找了家宾馆,据说标间只要80块钱,设施也很好,只是不能停车……我回想起在左贡的那次节省了20块钱的宾馆,汗!第一次表明了我的意愿,我不换地方了,就在这里住了!小两口辗转向我说明,司机的食宿我们是均摊的,如果司机也和我们住在一起,他们将负担司机的一半住宿费用也就是90块钱,而他们自己的住宿费用才80块钱,“司机是我们雇的打工的,打工的怎么能住的比我们还贵呢?!”这最后一句确实让我有些不痛快了,打工的又怎么样?我们还不都是打工的?谁比谁高贵多少呢?我只能说:“你们自己和司机商量吧,无论住在哪里,司机的费用我都会出一半。”

晚餐我们就在酒店里进行了,小两口没有参与。期间确定了明天的行程:去拉姆拉措的路确实在维修,而且这两天大雪封路,山根本上不去,不得不放弃这个景点了。改成西藏的第一个寺庙——桑耶寺!


2013年4月28日星期日

今天一早起来,天气不错,也许是雨过天晴的缘故吧,我们的心情都不错。大家收拾好行李,继续出发。

路面的情况虽然还是颠簸不堪,但是蓝天白云下,那一片广袤的土地所展现出来的大气和磅礴,还是带给我深深的震撼。大美西藏,美就美在这包容和宽广,相比之下,我的心胸还是太狭隘了呀!

正是枯水期,雅鲁藏布江的水位很低,河道相对狭窄,河岸上大片的黄沙起伏连绵,金色的、细腻的沙粒在灿烂的阳光下反射着金色的光芒,微风吹过,细细的沙粒轻烟一般掠过,在展示另外一种美丽。汽车游走在这片美丽的沙丘之间,有蓝天白云的映衬,倒也不觉得景色单调。

穿过这片美丽的桑耶沙丘,就来到了桑耶寺。桑耶寺是西藏的第一座寺庙,是“意想不到的地方”的意思。

对于藏传佛教的起源和故事,我懂得很少,当家的知道的不比我多,我们跟在另外一个旅行团的后面,听着导游的讲解,并且一路小声讨论着:从桑耶寺的建立,到莲花生大师和寂护大师的故事,到显宗和密宗的区别和联系……估计我们讨论的内容很有“穿越”的潜质,所以尽管我们讨论的声音很小,但是听到我们讨论内容的人都无一例外的对我们侧目而视。为了不亵渎神灵,我们很快从桑耶寺里出来了。

夕阳西下,我们来到了山南地区的首府所在地——泽当。至此,今天将是我们此行的最后一晚,明天我们将到达圣城拉萨。同行的伙伴们都说一定要找一家相对好的酒店住宿,以便可以沐浴更衣,干干净净的对心目中的圣城进行朝拜。对大家这种虔诚的做法,元方,你怎么看?

2013年4月28日星期日

2013年4月29日星期一

(内容缺失,只有照片)

美丽的羊卓雍错


2013年4月30日星期二

夜里很不平静。酒精加上高原反应,当家的睡得很不踏实,翻来覆去的直到凌晨才进入梦乡。早饭的时候我也没叫醒他,到他自然醒来。匆匆忙忙的吃了点早饭,我们就要去参观布达拉宫了。其实今天这个决定是有点儿仓促,我单方面考虑我们是经过川藏线从低海拔一路上来的,他应该已经适应了这种海拔高度,再加上今天是淡季票价的最后一天,明天布达拉宫的票价就要翻翻了,于是我提前预定了布达拉宫的票。当家的没说什么就和我一起来到了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巍峨庄严,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彰显着千年不倒的风采。站在布达拉宫广场上,当家的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我也稍稍放下了心。

布达拉宫的参观还是非常严格,今天我们走的是散客入口,一路被查了三次身份证,进行了三次安全检查才得以进入布达拉宫的门。

我们的参观时间是正午十二点,晴朗的天空中红日高悬,气温也一路飙升,居然有了初夏的感觉。只是在布达拉宫的宫殿里还是冷风阵阵,加上游人众多,殿里的酥油灯又有种怪怪的味道,当家的刚刚看了几个大殿就受不了了,加上早饭吃得少,拉住我的手,说:“刘晓华,快点带我出去,找个最近的饭店,我要吃饭!”看着他苍白的脸,我心里真是后悔没有把巧克力随身携带呀!只是这布达拉宫的参观只有一条路,没有近路可走,只能是一个个的大殿过而不进,耽误了七世达赖的辉煌灵塔、也耽误了黄金打造的、佛学大师臆想中的、反映美好未来世界的坛城啊!

从布达拉宫出来,离得最近的、能够迅速填饱肚子、又有比较有特色的当然是“驴”友之家——酸奶坊了。点了两份面:西红柿鸡蛋面还有牦牛肉酱面。面的分量很充足,狼吞虎咽的一顿狂吃,还剩了大半。

尽管补充了食物,当家的还是没有体力走回公寓。唉,这高原反应还真是不可轻视啊!

下午又睡了半天,当家的精神好了很多,也感觉到饿了,要出去走走。于是我带他来到了平措康桑青年旅社,这里能够看到布达拉宫,尤其是布达拉宫的夜色,非常美丽,饭菜的口味也不错。最主要的是离我的宿舍不远,当家的不会耗费很多体力。果然,这里的风格很合当家的胃口,我们点了一壶青稞酒,几道小菜,又把同来援藏的两个妹妹请来,一起欣赏拉萨的夜景。


2013年5月1日星期三

今天是劳动节,祝劳动的人们都快乐!

昨晚休息的好,当家的精神、体力都很好,就和另外两位探亲的同事按照事先约好的行程,去当雄!

我们用的是胡县的车,原本可以不限速,风驰电掣一番,只是一路风景如画,后面的车不停的打着双闪要求停车拍照,我们的车速不得不稍加控制,这就真的像是春季郊游了。小辛和小幺都是全家来探亲的,两个孩子都是三年级,一个没有任何高原反应整天开心的跑来跑去,活泼可爱,另一个却是头疼恶心,吃不下饭还会时时呕吐,楚楚可怜……我的小丫头正在读书,不能来西藏看我,我就和同事商量,把他们的孩子借个我们照个像,假充一下“一家三口”的感觉……

车到那根拉山口,大家都排队照相,海拔5190米的山口,这数字恰好是谐音:我要就灵!于是很多人都把哈达系在山口的经幡群上,洁白的哈达在风中飘扬,虽然上面没有经文,但是我们为家人为朋友祈福的心是一样的,相信佛祖也会承认吧?

回到车上翻看照片,发现“中奖”了:有一张照片非常有意思,如果不是我亲自拍摄的,估计当家的要费一番口舌来解释这件事情了:我当家的离“那根拉5190米”的标牌很远,左手伸出虚空指示标志牌,很经典的姿势,就是这么巧,居然有一位美女的笑脸就出现在当家的手里……呵呵,角度表情无一不精,也算是“天作之合”啦!

翻过那根拉山口,经过羌塘草原,来到美丽的那木措。湖面还是半冰半水,虽然没有腾格里海的气势,不过,能够看到结冰的那木措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我们,都是有缘人!

在这里照相的时候,当家的可是充分发挥了幽默的天性,我们玩的比孩子都high!呵呵,不像是五一节,像足了六一儿童节哈!

回到当雄县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大家都饥肠辘辘,我们找了家川菜馆,一口气点了十二道菜,谁知这里的菜量很大,我们一行12个人可劲儿吃也没吃下一半儿……“光盘行动”肯定是实施不了了。

吃过午饭,另外两个伙伴就要回拉萨了,当家的坚持要在当雄住宿一夜,切实体验一下我的真实生活。百般劝说无果,只得依他了。回到我的宿舍,里里外外的“视察”了一下,就说困了要睡觉,我知道这是缺氧没有力气的表现,宿舍没有暖气了,好在白天还有太阳,在阳光照射的沙发上,盖上被子也还不至于受凉,就让他睡一会。宿舍里很安静,白天我轻易不睡觉,否则夜里更该辗转反侧了。六点半,当家的醒了,当然是一点儿食欲都没有,于是我们到当雄县医院去参观。

医院的电梯不能用,仅仅四层楼,当家的走的气喘吁吁,每层楼都要求停下来休息,好不容易到了四楼,举着摄像机看了我的值班室,又看了办公室,在病人的配餐室门口问我,是不是可以进去看看?我推开门,里面有一个当地人正在做饭,我征求了一下意见,热情的藏民朋友说没问题,可以看。当家的举着摄像机进来,三秒钟不到就皱着眉头出去了,我追出来询问原因,当家的说:“那里面什么味道呀?”呵呵,人家在做酸萝卜熬牛肉,旁边的架子上还堆着半只带毛的羊腿,以及大罐的酥油和青稞粉,墙角还有人家带来的被褥,那屋子混合的气味当然不会很愉快……当家的实在是太敏感了。

从医院出来,已经接近八点钟,当家的说还是没有食欲,这是高原反应在“作怪”了,于是我们找了一家藏式茶馆去喝甜茶以缓解高原反应,其实酥油茶对缓解高原反应的作用更好,只是那味道我都很难接受,估计当家的更喝不下,甜茶好很多。其实当家的对牛粪炉子和人家藏族小伙儿的兴趣比甜茶的兴趣高得多,茶没喝两口,就拉着人家小伙儿照相……喝完茶,我们又沿着当雄县城唯一的一条街遛弯儿,经过当雄兵站的时候,看到里面整整齐齐的军车排列着,感受到浓烈的边疆的气氛。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将近十点钟了,当家的说肚子还是不饿,一点儿食欲也没有,我太有同感了,将近一年了,晚上都是没有食欲的。太阳下山之后,气温开始迅速的下降,又冷肚子又涨,还有轻微的气喘,我想把氧气罐打开,当家的问我:“平时你吸氧吗?”“几乎不,不过……”“那我也不!我就是想体验一下你的感觉!”这么坚决,我都不好说什么了。于是我给他烧开水烫脚,这招很灵验的,既能增加温度,又缓解了腹胀。隔了半个小时,当家的再次要求烫脚。后来停水了,我们把两暖壶的水都用光了,我打开矿泉水的瓶子准备去烧矿泉水了,当家的制止了我:“用5100矿泉水洗脚?太奢侈了吧???算了,不洗了!我还是睡觉去吧!”盖上被子,又加了一床毛毯,还是觉得鼻子尖儿冷,忍着吧。就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当家的问我:“明天司机几点来接咱们?”“约的是九点钟,怎么了?”“能改成八点吗?七点也行啊,越早越好!”……


2013年5月2日 星期四

清晨起来,当家的精神有点儿萎靡,领略了海拔4300米的高度之后,看我的眼光似乎也多了一点内容。我们去食堂吃过早饭,这早饭吃的也是没滋没味,我知道这感觉:明明肚子里很饿,生物钟也提醒该吃饭了,可就是没有食欲。当家的说:“我终于知道你说的不想吃饭是什么意思了。不过,再坚持一下吧!”

九点整,司机准时来接我们。一路无话。

中午十二点钟,我们已经回到公寓的宿舍里,就要到开饭的时间了,可当家的说不吃饭了,就一头扎在床上开始补觉,我没有制止,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里,在这高原上,只要能睡着觉,那就是幸福的事情。我悄悄地把制氧机打开,增加屋子里的氧气浓度。

直到下午四点钟,当家的睡醒了,又是生龙活虎的模样!晚上,我们和两个妹妹一起吃饭,小吴定的地方是重庆“香天下”火锅,这很符合当家的胃口,看得出他吃的很香,只是晚饭吃了这么多,下午又睡足了觉,这晚上可还怎么睡的着?(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空气,本名刘晓华,1971年出生,金牛座。外科主任医师,从事普通外科工作二十余年,业余时间喜欢外出旅游、喜欢读书和音乐,喜欢用文字和照片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2012年7月至2013年7月,接受援藏任务,到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当雄县人民医院支援一年,工作之余撰写了《援藏日记》,聊以备忘。

延伸阅读

《武功山游击队》

者:刘佳

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年:2016年9月

联系微信1113139134

投稿须知


◆稿投:aflj@163.com。须原创且未在其他微信平台上发表过,投稿主题处注明体裁,投稿后务必加微信(1113139134),以便付酬。15日内未见回复,方可另处!

◆稿酬:稿酬以赞赏情况定,稿酬一般为打赏的60%,低于10元不予发放。

◆声明:作者自负文责。本刊对稿件有修改权,不同意修改请注明!无特别注明的图片源于网络。

◆转载:转载须注明来源《南风悦读》,否则,本刊会依法维权!

商务合作等事务,请联系微信:1113139134

以文为媒,让我们在读与写中相见

南风悦读工作室

微信号 : 1113139134

邮箱:aflj@163.com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