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老姚 一路向北,驰骋旷野,房车玩转Uluru

楼主:墨尔本微生活 时间:2018-12-05 17:25:29


你好,我是墨村微专栏

大家好,我是小微,这里隆重为大家介绍我们的新栏目——墨村微专栏


这里有我们特约的草根微专栏作者,由墨尔本的身边人,写墨尔本的身边事。


这里有最接地气的内容,因为完全来自于你们。


这里可以涵盖墨村生活的方方面面,留学生活,时尚,美食,移民生活,购物,健康,摄影,亲子,退休……


如果你爱写作、有某一领域的心得、有持续为大家分享的欲望和毅力、有敢于成名的勇气,快加入成为我们微专栏作者吧



老姚,外号“大师兄”


IT男,墨尔本正经码农,CTO,

喜欢各种动手(不是打架)的活儿,

两周一次,与大家分享墨村趣味生活中你能Get到的那些技能。

出发之前

老姚清楚地记得中国的教科书上描述“艾尔斯岩(Ayers Rock)为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巨石”,这样地描述貌似并不十分准确,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姚从儿时就萌发了对艾尔斯岩的向往。后来老姚来到了澳大利亚,了解到艾尔斯岩又被称为乌鲁鲁(Uluru)。在澳洲生活的几年中数次计划要去Uluru,去一探它的神秘,体验它的巍峨,可最终都没有成行。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It’s about Money Money Money!”,还有假期的问题吧。


乌鲁鲁位于澳洲大陆中部,离墨尔本的陆地距离有2300公里之远,通常大家都会选择坐飞机从墨尔本到爱丽丝泉(Alice Springs),然后再租车去Uluru。往返的机票一般不会低于$600,那边的食宿费用也是超级高,所以算下来即使是5天的行程也要至少人均1600刀的花费。这对于一向“视金钱为粪土”的老姚来说简直“not cost effective”,于是乎,老姚想出了一个省钱的办法—房车自驾游Uluru。


的确,听起来逼格挺高的房车游确实要划算一些,因为多人共享房车,可以均摊很大一部分路费,而且节省了住宿费,更重要的是房车提供了不一样的体验,可以让你随心所欲地贴近大自然。

2016的乌鲁鲁又有些特别,由著名的英国灯光艺术家Bruce Munro设计的原野灯光展(Field of lights)在艾尔斯巨石前开展,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没有理由要错过。(好消息是灯光展已被延长至2018年三月结束)

就这样老姚和他的小兔子决定就在2016年的圣诞节take 10天假期实现乌鲁鲁之梦。10月份老姚广发“英雄帖”开始组织队伍,报名人数远超预期。十分抱歉地对一些朋友说,老姚有点小脾气,不喜欢“都有谁去啊?预算多少啊?会不会很累啊?你开车行吗?”这样的问题,老姚喜欢“OK, I’m in”这样直接的回答,所以就这样我们组了一个2辆房车共12人的完美不矫情的队伍。

旅程中每个人都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协同合作,互帮互助,没有拖后腿,最终安全结束旅程。

不算游记的游记

旅途开始前,老姚向一些去过乌鲁鲁的朋友也取了一些经,各方给出的建议都不尽相同,大致都类似于“XX地方不用去,XX地方不值得去,XX地方必须要去”,搞得老姚也是迷茫了。最终老姚和团队成员本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看背影吧!”的原则选择了自己的路线。旅程中的所见所闻是一样的,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感知和感动。其实没有必要写一篇传教式的游记,老姚只想把路途中的点滴分享出来,看官们可以各取所需,愿每个人都有一个不一样的乌鲁鲁之行。OK,那就开始吧!

(以下记录老姚将以第一人称描述)

虽然我早在2016年10月份就开始计划行程,但因为是圣诞节出行,墨尔本所有房车都已经预订一空,而且因为假期,AliceSprings市的房车出租公司都放假,无法异地还车。所以此次行程我们的房车从阿德雷德pick up并drop off。12月24日我们从墨尔本飞阿德雷德,然后在机场附近的Britz租车公司提车,惊喜的是两辆房车均为Brand new,我们是第一批租客。每车可容纳6人居住,有三张double size的床、洗浴间、厕所、厨房,设施一应俱全。一车在手,走天涯。

提上车后直奔超市开始采购未来两天的食粮,车上的冰箱塞得满满的,然后两辆车从阿德雷德一路向北驶去…

与普通sedan相比,房车又宽又高又长,重心偏高,刹车距离长。在市区开车时尤其要小心,稍不留神就会有剐蹭,上了高速后更是要注意限速。虽然我们两车都是老司机,但一切以安全第一,我们自己规定无论道路状况多好,最高时速不超过100km,每个司机开150km后必须要换司机,防止疲劳驾驶。

从阿德雷德开出一小时左右的路边,偶然遇到了一个粉粉的盐湖,与蓝天相呼应,美不胜收。

越往北开道路越平坦,视野也越来越开阔,公路旁边是一条平行的火车线,超长的列车应该是满载着货物向澳洲中部运送资源。



第一晚的目的地是Glendambo小镇,距离阿德雷德600公里,马不停蹄的赶路,到达露营地时已经天黑了。失策的是这晚的露营地我们并没有提前预定,结果人家关门大吉,我们只能在露营地的对面空地上安营了。因为无法补给水、电,我们都无法洗漱,当日温度又超过30度,所有人都热得睡不着觉,于是大家走出车外,坐在车外看星星聊天,有种深夜奇谈的感觉。

就这样耗到了天亮,然后大家带着疲惫继续出发,第二天的目的地是Uluru。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的环境已经变得以红色为主,公路笔直得直通天际,我很好奇天的那边是什么样的?

开许久对面都不会有一辆车经过,就连路边的鸸鹋和蜥蜴仿佛都比人多。如果对面有车驶过,司机间都会互打一下手势,算是送给彼此的祝福。


途中休息时,老姚我也下来拍一张经典姿势照,我就问你:二不二?二不二?”。(注意拍此照时一定要在前后各安排一个人来观察来往的车辆,防止被撞飞)

离乌鲁鲁还有80公里的距离,在加油站第一次看到了土著人,他向我们兜售自己绘制的画作,想换取20刀来给他的车加点油。同行的美女小奥莉好心地买下了他的“大作”,起初我们认为很不值得,但后来才发现同样的画在Uluru能卖到80刀。

一整天的旅途都很顺利,晚上顺利抵达露营地Ayers Rock Campground。Uluru周边只有一个生活区叫Yulara,所有的宾馆、饭店、超市都在这里了,我们的露营地也坐落在这里。Checkin后我们找到了自己的车位,开始给车补给水,清理车上的厕所。最重要的是终于有了power,晚上车上终于可以有空调用了。(说明一下,露营地分有power和无power的车位,像我们这样的房车是需要外接电源才可以使用车里的空调、微波炉等电器的,所以我们预定的都是有power的车位)。我们还饶有兴致地简单地装饰了一下房车。

夜晚的天空无比透彻,满天的繁星就像挂在头顶一样,仿佛随手都可以摘下一颗。我第一次拿出了三脚架,无限远的对焦点、30秒的曝光,只为捕捉辨识度最高的“猎户座”。不过夜间的风吹得相机还是微微晃动,就这样吧。

第二天就要去乌鲁鲁了,每个人都带着兴奋和期待入睡。略带疲惫的我睡得比较踏实,只是感觉夜晚的空调有一丝凉意,结果,第二天一早车外的景象也是惊了个呆。

仿佛穿越了一样,乌鲁鲁竟然下了暴雨。在澳洲最热的季节,我们来到了澳洲最热的地方,做好了一切防暑的准备,你就给我看海?此次的乌鲁鲁之行变得完全不一样了。然而雨继续地下着,完全没有停的意思,乌鲁鲁公园也因大雨而关闭,原计划被打乱,我们只能待在车里盘算着接下来的活动。这时露营地管理人员过来让我们将车移到地势较高的地方,不能把车泡在水里。移车之前必须要出去拔掉电源线和水管,他们说我像个英雄一样跳进了水中去拯救电线。

然而我并不想当英雄,只不过在大雨中玩电线这种事我是不放心别人来干的,因为原来在国内做系统集成时,一次因为一个看似合理的举动差点把自己电死。对于没有经验的人来说,水与电是严禁触碰的组合,我也是心里做好了几种应急预案后才敢跳进水中。将电源断开,收好水管,然后将车开向高地。这时天有些放晴,我们就在营地里走了走,透透风,原来露营地是这样一番景象。

后来从新闻上才知道,这是乌鲁鲁50年来最大的一场暴雨,都上了澳洲各媒体头条,而此时墨尔本的温度有38度,我们真的是跑来避暑的吗?就这样看了一天雨,希望第二天可以放晴。

第二天雨真的停了,乌鲁鲁公园也开放了,等待女生们梳妆打扮后,一行12人向大石头驶去。刚开进公园入口,就看见了传说中的巨石,它比我想象的更加巍峨,大自然的力量真是另人生畏。

今日我们统一穿着为此次旅程特别设计的队服,想在巨石前拍一大片,无奈群众演员实力有限,拍出来的画风是这样的,我就想问问你们这又拉弓又射箭的,准备干啥?

还有这个妹子,一言不合就劈叉。

请问Kappa多少钱一双?

巨石脚下的天然游泳池,一场暴雨后,成了土著人乐园。若不是旁边有“禁止游泳”的警示牌,我也好想跳下去玩一会。

港真,这样的红石瀑布我们无幸看到,因为下暴雨时我们没能入园,只有那些在暴雨来临前进到公园里的游客才能亲眼目睹这神奇壮观的景色。

简单地观赏了一下Uluru后我们驱车去了50公里开外的风之谷,那里的巨石就像几个鹅卵石一样扣在地上,与艾尔斯岩遥相呼应。走近以后,感觉到与大自然相比,人类实在太渺小了。

还有风一样的少年们。

曾经课本上教育我们说青蛙、蛤蟆是通过肺和皮肤进行呼吸,所以它们的皮肤需要保持湿润,否则会死掉。但是这个烈日下晒太阳的蛤蟆实在太享受了,我们都快被晒死了,它还活蹦乱跳的。

 旅途中的赌博

结束了一天的乌鲁鲁和风之谷之行,准备晚上去看一生只有一次的Field of Lights,可是因为前一天的暴雨Field of Lights依旧处于关闭状态,当晚看不了。管理人员说如果第二天不下雨,并且积水可以排干净,那么就会开放,要等到第二天下午2点才可以有最终决定。可是按原计划我们第二天就要去国王谷(Kings Canyon)了,于是有一个艰难的选择摆在我们面前,要么按计划第二天去国王谷,错过一生一次的灯光艺术展;要么取消国王谷的旅程,等待灯光展第二天开放。但是如果第二天继续下雨或者积水并没有排干净的话,我们不但依旧会错过灯光展而且也错过了国王谷。

于是我们紧急召开了一下会议,商议如何进行选择。会议出乎意料的简单,大家高度一致的决定放弃去国王谷,留下来赌第二天灯光展开放,即使赌输了也不后悔。感觉人生真的是这样,痛苦往往来源于选择太多,如果笃定了一条路不会后悔,一切都变得非常轻松。晚上大家都很放松,在露营地我们自己放起了露天电影,除了蚂蚁比较多,一切都很惬意。

第二天一早,我们再一次向乌鲁鲁进发,想更全面的亲近它。环绕巨石有几条hiking路线,将自己置身于巨石脚小,零距离体验它的神圣。

巨石在傍晚时刻,随着日落每一分钟都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我们坐在椅子上远眺巨石,尽情享受色彩绚丽的风景,甚至都忘了拍一张像样的照片,不过也罢,再美的照片也不如你身临其境。

也就是这时我们接到了Fieldof Lights管理处的电话,说晚上灯光展开放,订票从速。大家都很高兴,赌赢的感觉非常棒,这就是生活中的惊喜吧。没有时间出去吃饭了,我们就迅速返回营地简单的做了点,洗菜的小妹很勤劳。

其他人都去为了灯光展梳洗打扮了,营地的洗澡间里生物繁多,巨型蜈蚣令人毛骨悚然,一阵阵的惨叫声从女浴室里传出来,真是刺激!

灯光展一晚上有三场,最早的一场开始时天还没有黑,可以看见远处的巨石,而在巨石前面是一片绚丽多彩的灯光原野,美到无法形容。但是由于我们接到通知比较晚,只能买到最后一场的票,那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巨石消失在了黑幕中,只留下一片灯光。


再见乌鲁鲁,旅途继续

经历了暴雨、灯光、巨石后,仿佛所有人都已经忘了国王谷,旅途留些遗憾一定会有好处的,以后可以找借口再来一次。又开始了马不停蹄的赶路,启程返回阿德雷德。途中必经的一个小镇Coober Pedy, 这里就是著名的澳宝产地,整个镇被挖成了废墟,四处都是大坑和土堆。傍晚时分的小镇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仿佛刚被僵尸扫荡过。

这座小镇的出名不仅因为它是蛋白石(澳宝)的产地,它还是《疯狂的麦克斯》《星际传奇》等电影的取景地,就在小镇中心还有一块“星际战舰“碎片,还有独特的地下旅馆和地下酒吧。当然最具有代表性的景点应该是这个破车了吧。

晚上就在这个小镇扎营了,比起Uluru这里没有蚊子,没有蚂蚁,没有蜈蚣,温度舒适极了,终于可以在车外安静地享受一下晚餐,大家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一高兴这个长腿的妹子又给我们表演一段精彩的钢管舞,只是营地的灯管不是很给力。

休息了一整夜,第二天继续向阿德雷德方向返回,袋鼠岛是我们此次行程的最终目的地。车和人都必须从Cape Jervis乘渡轮上岛。很多房车租车公司是严禁将车开上袋鼠岛的,因为袋鼠岛上绝大部分路都是土路,只有环岛一周的主路是柏油路,off road对房车损伤很大,所以要把房车弄上岛最好提前和租车公司确认好。

袋鼠岛上的房车营地可以堪称豪华,设施齐全,风景优美,随处可见的袋鼠充分体现了人与大自然的和谐共处。

当晚正赶上new yeareve, 大家满足地吃了一顿BBQ共度新年。清晨起床,看到一对在营地散步的情侣,画面特别温馨。

关于袋鼠岛上的美景这里不想进行太多描述,因为对于走马观花的我们,除了留有“灯塔、岩洞、海狮”这些零散的元素外,并没有时间进行一个全方位的体验。先贴些照片以供参考,期待下一次可以专程为袋鼠岛而来。

(绵延的公路)

(这张照片的题目叫:别回头)

(走天涯)

(酷)

现在,我们该飞回墨尔本了。还完车之后所有人都一下放松了下来,不管旅途如何,我们安全的走完了行程,这比什么都重要。不过在机场还是来了点小问题,旅途中所剩的啤酒不能带上飞机,可又不舍得扔掉浪费,于是乎在机场安检口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感谢

此次行程经历了很多不了一样,人数最多,时间最长,所有人第一次开这么大的房车,还好每个人都各尽其能,克服了所有困难。特别感谢老姚的“兔子”,解决了旅程中各种需要谈判的问题,引用同伴的话“这要是别人,可能早就谈崩了吧”。

Finally, 老姚和兔子出镜了。

 

喜欢老姚文章的,戳这里:


澳洲人工太贵,墨尔本大叔教你如何自己补墙!学会这个技能轻松日赚500刀!


干货|在墨尔本,突遇汽车电瓶没电?微生活达人教你自救


从钓鱿鱼到一碗椒盐鱿鱼,墨村这个季节就是要钓钓钓吃吃吃啊!


老姚|多少人求我这一道东北锅包肉的方子哦!


老姚 | 手把手教你钓一种墨村很常见也很好吃的鱼—Bream


图片来自网络|推广 

全网最低价!零差评凯恩斯四天三夜之旅——直升飞机浮潜热带雨林包包包!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