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2~6233章

步千帆2018-05-15 16:51:49

第6232章 犬父虎子  


  南荒城,立于南荒横断大峡谷之中,是进出南荒的唯一通道。

  仙盟所有城池的南荒传送点全部位于这座城池。

  出了南荒城,就是广袤无垠的南荒大草原。

  草原之中,最有威胁力的也不过是单体窥道境都没有的狼群,以及放牧草原的牧马部落。

  再往南走,就是绵延的南岭十万大山,这道山脉就是第一个实力划分圈,只有窥道期修炼者才能在继续前行。

  南荒的多数小宗门都将宗门所在地设在十万大山里,一些散修也会找个灵气不错的山峰挖个洞府作藏身修炼之所。

  久而久之生出各种门派坊市,散修坊市,甚至邪修聚集的黑市,应有尽有,纷繁复杂。

  小老头王一多的洞府就在一处名为青水坊市边上,他在坊市里有六间铺面,纯正的坐地收租的包租公一枚。

  有时候偶尔客串下掮客,利用数百年南荒积累的人脉赚点中介费。

  四个岁数大点的子女都已经成才独当一面,能够麻烦王一多的地方不多,反而已经成为王一多背后的可靠护盾。

  若非操碎了心的小儿子,小老头王一多的老年生活过的不要太安逸。

  对于这个小儿子,王一多始终怀有愧疚,岁数大的四个子女都是他和妻子一点一点教大的,唯独小儿子,出生后没多久,生母气血衰败死去,又正赶上四个哥哥姐姐陆续卡在窥道期之前,需要大量资源破境。

  那时候王一多实在没辙,只能把小儿子王富贵委托给凡人奶妈照顾,然后带着四个子女在外奔波,十余年间终于陆续攒够了破境资源,纷纷破境,但没有爹妈照顾的小儿子王富贵,彻底走上了邪路。

  先是放弃自家正道功法,改修了大能徐达的血魔功,以妖兽血液修炼,加上王富贵天资本就不凡,短短十年就修炼至窥道境四重。

  然而,也就到此为止了,在王富贵打算晋级窥道境第五重时,体内被污染的血脉突然造反,若非王富贵警醒的早,及时停止破境,否则破境之时,王富贵身体有部分一定变异兽化。

“发现之后,小老儿按富贵的要求,把他的丹田封印,然后锁在密室……”王一多轻车熟路地带着叶谦来到自家的一处密室。

  密室里,一个与王一多有着五六分相似的少年手脚被锁,吊在半空,浑身到并不凌乱脏污,没见到人时还好,见到叶谦和王一多出现,立即龇牙咧嘴,口水溢出,一声声嘶吼自喉咙迸出,与失了心智人形野兽一般无二。

“丹田被封印后,被污染的血脉没有灵力支持,无法异化身体,但也失去镇压,让富贵的神智出现紊乱,不过好在,有大师您练出的纯血丹,富贵马上能恢复过来……”

  王一多悲喜参半的解释着,悲的是小儿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喜的是终于能够将他挽救回来。

  王一多一手掐中半废的小儿子王富贵的下颌,一手将纯血丹拍入其口中,体内灵力渡出帮助王富贵将丹药炼化融入血管。

“丹方上没写纯血丹拥有这个效果,你确定可以?”叶谦听到这里,总感觉哪里不大对劲,不知道王一多怎么这么肯定纯血丹能够救治他儿子,便随口问了一句。

“丹方是富贵给我的,说是肯定可以救他,应该不会有问题吧?”王一多闻言也迟疑了下,变得不太确定。

  就是此时,王富贵的凶恶的神态变得柔和起来,眼中野兽般的凶戾也渐渐消散,变得清澈起来。

  片刻之间,王富贵仿佛从兽人回归成了人类。

“把我放下来,解开丹田封印,没事了!”

  王富贵声音嘶哑,和其年轻的脸庞完全不对等。

“好好好……”

  王一多一脸喜气,连忙将王富贵的锁具解开,一道灵力进入其体内,将封锁丹田的灵力收回。

“这次人情我记下了,出去,我要闭关恢复。”

  王富贵看了眼王一多的旁边的叶谦,眼神淡漠如同看一具尸体或者一块石头,对自己亲爹的言辞更是冷漠至极,没有半分感激的情绪。

“好好好,你赶紧疗伤,我这就走,这就走……”

  王一多眼中满是宠溺看着王富贵,完全没半点意义,给人一种谄媚的感觉。

  你是爹好么,我怎么觉着你才是儿子!叶谦一边围观,心里忍不住对这对奇葩父子吐槽,但他一个外人,不好对此多说什么。

“叶大师,你看咱们找个清静地方聊聊如何?”

  王一多对叶谦的热情又上了一个台阶。

  事情自然要纯血丹有效才有的谈,这也是叶谦一路没再提混入雪国的原因,大家都不是初出茅庐,万一事情说定了,纯血丹没有效果或者效果微弱,那就尴尬了。

  说是找清静地方,其实也就不远处王一多的修炼密室。

“有什么吩咐,叶大师尽管吩咐,哪怕真是帮叶大师混入雪国,也绝无问题!”

  王一多朝叶谦郑重一拜,语气郑重坚定。

“听说徐达有个侄子名叫徐盛,我要得到他身上一件东西,帮我找到他的位置,如果在雪国之外,自然就不用混进雪国了!”

  叶谦没有隐瞒,逼近只是徐达的侄子而已,又不是徐达本人,风险不高,天道之门的名额一般散修哪里会知道,离他们太过遥远。

  叶谦如非有元潇潇这个元家高级内应,天道之门名额在谁手上,他同样两眼一抹黑。

“他就在雪国!”

  王一多闻言一阵苦笑,见叶谦露出费解的神色,解释道:

“叶大师你有所不知,徐达这个侄子是南荒天骄之一,两个月前徐盛出雪国,以各种奇珍异宝做赌,赢得南荒各宗门上百天骄一杯精血,之后以百位天骄精血做引,一举突破窥道境六重巅峰。

  徐盛有一习惯,每每突破都要大肆宣扬,遍邀好友举行无遮盛会,没有一两个月不会停止,此时应该还在雪国享受无边艳福。

  这特么才是我辈修士向往之典范啊!叶谦羡慕的心里留着口水。

  当然,让叶谦也这么做,他是拒绝的。

  并非做不到,对于叶谦这种八品炼丹师来说,随意拿出一些高阶丹药,不要有太多家族宗门给他塞女人。

  每个人追求不同,这种事情也就听起来挺美。

“如何混进去?”叶谦没有怀疑,直接问道。

“以三千凡人全身血液,练出一壶血灵液,涂抹全身可保证一日之内不被血海大阵察觉!如果叶大师下不去手,小老儿可以代劳!也不用找无辜百姓,南荒多的是土著奴隶!”

  王一多心知这位叶谦大师应是正道修炼者,不会接受这等提议,但这个是最简单的方法,说还是要说,至于叶大师同不同意,不该他来做决定。

“换过!”

  叶谦毫不犹豫的拒绝,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他不可能为了私事屠戮三千凡人,哪怕不需要他亲自动手。

“此处北去两千里,有一大宗名为浑天宗,宗内有镇宗宝物浑天仪,可以遮掩天机阵法,但血海大阵异常污秽,此等宝物进入,不出几日怕就灵性全无变成废铁!小老儿却是无法为大师换的此等宝物,只看叶大师能否有异宝打动浑天宗!”

  王一多非常光棍,等于直言我没本事从人家那里搞到宝贝,我就提供个消息,具体看你!

“浑天宗窥道境七重的大能修炼者有多少?”

  叶谦直言不讳问道,你都说实在镇宗之宝了,哪里是外物都换来的。

“浑天宗是南荒少有窥道境八重大能坐镇的大宗门之一,这青水坊市说起来,名义上是归浑天宗辖下!”

  王一多眼角一抽,您就差直接说要去抢了,但那里真不是一般人能去的,你这样,敢去抢怕是肉包子打狗,直接被人关起来炼丹到死。

“说靠谱点的,最迟三天我要进入雪国,越早越好!”

  叶谦也是无言,没有废话,他还没活够,去有窥道境八重天的大能那里抢东西,这不是作死,这是送死。

“三天内……”王一多有些无语,您真是看得起我,我都没发现自己有这本事!

“小儿修炼血魔功或可带大师前往雪国,只是……”

  王一多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苦衷,非常犹豫。

“只是什么?”叶谦皱眉。

“详情还是小儿跟您说吧……”王一多苦笑。

  好吧,说了半天,结果还要回去和你儿子谈,那我这会功夫是来听故事的么!

  叶谦有些无语,但还是与王一多回到他小儿子王富贵那间密室。

  王一多将叶谦的情况与王富贵说了一通,然后直接离开了密室。

“你想要徐盛身上的一件东西,是人头么?”

  王富贵淡漠的眼神盯着叶谦,嗓音嘶哑。

“不是!但如果需要杀了他才能拿到,也没什么不可以!”

  叶谦对着对这个倒没什么所谓,反正也是邪修,死了也就死了。

“但你修为差他太多!”王富贵道。

“能在我手底下走过三招,算他厉害!”

  叶谦撇撇嘴,一个窥道境六重巅峰而已。

“很好!”王富贵嘴角撇出一抹残忍笑意:

“雪国只要天才,帮我拿到足够分量的投名状,我带你入雪国……”

“给你介绍一下,我叫王权富贵,不要叫错……”

 

6233章 深夜灯光  

  青水坊市西去三百里,有一座小坊市,名叫安稳坊市。

  或许坊市名字比较吉利,常年在西边冒险的修炼者常常将这座小坊市当作修整的地方,离去和归来,第一站或者最后一站。

  叶谦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不靠交易天才地宝,纯粹以饮食住宿为主的坊市。

  坊市真的不大,也就一条街的模样,街道两边店面全部都是客栈酒店。

  等待王权富贵疗伤用了一点时间,此时已经是深夜,街道搁置一些打烊的小摊,一盏昏黄的油灯在前方闪烁,是等待夜归修炼者的吃食小贩。

“刘叔,两份面,一斤碧血酒在这喝,一斤带走!”

  王权富贵轻车熟路地将叶谦带到这家小摊前,难得露出一抹微暖的笑意,径直坐在摊前油灯下,手里一柄血红色的长剑搁在旁边。

“王小子,有一两年没来了吧,面还是不要辣子?”

  小贩脸上带着惊喜,给两人也是修炼者,但连窥道境都不是,看着不老,但或许风吹日晒多,给人一脸沧桑的感觉。

“你和权家小娘子成了没,也是好久没见到她了,是去别的地方了?”

  小贩冲王权富贵挤了挤眼睛,从摊位下拎出两瓶青色瓷瓶,先行递给王权富贵。

“是,临走的时候定下来了……”

  王权富贵闻言一怔,眼神微黯,回头望了一眼深邃黑暗的坊市外,沙哑着声音回了一句,而后拔开酒瓶塞抿了一口酒。

“恭喜恭喜,等权家小娘子回来,你们成亲的酒交给我,就当份子钱了……”

  小贩乐呵呵地恭喜,随手将另一瓶酒放在叶谦面前道:

“前辈别见怪,小人和王小子认识多年,好久不见,先唠两句,这酒一瓶半斤,您先喝着,不是小人吹,自家酿制,别的地方买不到,喝过一次下次您还会来找小人!”

  叶谦倒没在意这些,同样抿了一口,酒液呈青红色,入口绵延微辣,自喉头开始,如小火蔓延,一路越来越辣,入腹烧心。

“确实不错!”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小摊,深夜伴着一盏昏黄的油灯,饮一杯不错的的酒,叶谦不由得赞了一声,赞酒赞环境也赞心情,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逸了。

“你爹不知道上辈子造了多大的功德,这辈子才能生出你们几个,出息不说还孝顺,我家小子能有你一半,我都能笑着趟土里……”

  夜深人静,小贩汤锅里煮着面条,絮絮叨叨地说起自家的烦心事:

“你爹十来年不回去,每次来这边修整你都偷偷跑过来看他,我家小子外出十来年学艺,回来就去隔壁张寡妇家偷看人洗澡,被人发现了不说,还振振有词的说是圆小时候一个梦想,真是要被气死了,我这三天都不敢从张寡妇家门口过……”

“噗……”叶谦闻言一乐,多少人都忘了自己年少时的梦想,这家小子还记得,虽然似乎学艺不精偷窥被逮,但也确实实现了。

“孝顺么……”叶谦瞥了眼默默饮酒不再作声的王权富贵,感觉这就是个闷骚。

“都过去了!”王权富贵似乎感觉到叶谦的目光,低喃了一句。

“过去什么,张寡妇被坏了清白,托人送来话,这个月不找个良辰吉日上门提亲,她下月初就跳河了结自己……”

  小贩脸上以为王权富贵和自己说话,脸上露出一丝悲苦,有些愤愤絮叨着。

“那就去提嘛……”

  叶谦乐呵呵地笑着接口,不止儿是梦想实现,简直是超额完成,就是不知道那小子笑不笑的出来,偷窥窥个年纪大了不知道多少的媳妇过来,真不错。

“那小子跑了,留了封书信说学艺不精,回山闭关,跑有个屁用,小人已经给他去信了,亲事小人说的算,做了就担着,敢跑小人就当没这个儿子……”

  小贩无奈地摇了摇头,将煮好的面条加上兽肉酱料,递到两人面前。

“请慢用!”

“呵呵……”

  叶谦笑笑,没再多说什么,各家事各人管,至少这个小贩还算有担当。

  面条味道不错,叶谦嘴里吃着,心里想着其他事。

  王权富贵要他帮忙拿一份足够分量的投名状,去投靠雪城,作为交换,王权富贵会带叶谦进入雪国。

  但什么是一份足够分量的投名状,王权富贵没说,如果不出意外,这份投名状怕是要从这个安稳坊市开始。

“刘叔回去吧,摊位我帮你看着,今晚风大,锁好门窗!”

  王权富贵拿起筷子,声音低沉,带着股不容拒绝的味道。

“好!”

  小贩闻言,半晌无言,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欲言又止,但最终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嘱咐似地说了一句:

“早点回去,别让家里担心!”

  说完,小贩用抹布擦了擦手,离开了。

  有意思,不知道一会会发生什么!真是期待啊!

  叶谦吃了一口面条,面条口感不俗,非常有劲道。

“我小时候很喜欢面汤,一碗下肚,比这灯光还温暖人心……”

  王权富贵吃的很快,没几口碗里只剩下半碗面汤,看着面汤,王权富贵眼神悠远,回味似地娓娓说起,仿佛自言自语。

“有一年,也是这么晚,有个离家出走的小姑娘身无分文,我分了她半碗汤面,她说这是她吃过最好的食物,所以她把家传的功法与我分享,说这还是她最宝贵的东西……”

  你有故事我有酒,可惜你不是个妹子!

  叶谦抿了一口酒,颇有点泪流满面的感觉,半碗面汤换人家家传功法,有这种运气傍身,我躺家里估计都能捡到天上掉下来的天道之门名额。

  这么骗人家小姑娘的功法,她家里没把你打死真是老天无眼!

“她说没地方可以去,我家里平时也没人,所以我带着她回了家……”

  王权富贵平静地说着,但听的人心情一点也不平静!

  半碗面汤不止骗了人家功法,连人都给骗走了,真是一点都不羡慕啊混蛋!、

  说实话吧,你是来炫耀的吧!

  叶谦听得有些内伤,完全没想过,元潇潇大小姐送丹方送材料,最后还把自己搭进去,附带天道之门的名额都要转让,只不过被叶谦自己给拒绝了。

“也是那时候,偌大的家才有一丝家的感觉,每天一起修炼,一起吃饭,一起出去游山玩水走街串巷,坊市人都说我捡了个童养媳回来……”

  王权富贵眼中满是回忆,沙哑的嗓音出奇的含着一丝暖意和温柔,喝了一口面汤继续说道:

“这样过了大半年,有一天她给我说,这段时间是她最开心的日子,只是时间到了,她该回家了,家里还有她没完成的事。

  我说她是我媳妇,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她说我傻……”

  你这是在给我喂狗粮么混蛋!

  叶谦默默吐槽,感觉王权富贵高冷残忍的人设有点崩了。

“我留不下她,所以只好跟她一起回去了,她家里人听说我学了她家功法,大多想杀死我,是她拿了匕首抵着自己脖子救下了我,然后她就从媳妇变成了师姐……”

  王权富贵陷入回忆,一道冰冷含怒的声音从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打断了王权富贵的话语。

“老夫当时就该一掌毙了你,后面这么多事就不会发生!”

  来者穿着一身黑色锦衣,衣袖上绣着一圈红色血滴,面容苍老,周身血杀气息浓郁深沉,右手提着一柄血色长剑,和王权富贵搁在边上的剑几乎一个模样。

“你还敢出现在这里,当真活得不耐烦了,没了你家里护着,我看这回谁能保住你!”

  你瞎么,看不到旁边还有一个!

  叶谦有些受伤,这种被人无视的感觉很不好,王权富贵没有开口,他也不好强出头,这种相爱相杀最麻烦。

“十三年前,就是在这里,我提着这盏灯送秀秀和你一路到坊外……”

  王权富贵放下筷子,将剑收入储物戒指,一手提其小摊上那盏昏黄的油灯,一首握着那瓶没喝完的碧血酒朝着安稳坊市外走去。

“不是秀秀为你挡了一掌,你早就死了,蠢材一个,才修炼几天就敢跟老夫动手!”

  黑衣老者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说道,他似乎也不想在坊市内动手,保持着距离一路跟随来到坊市外。

“十三年前,我打不过你留不下她,只好自爆学了你们功法跟你们走。

  十三年后,我修为依旧没你高,应该还打不过你,但我还想再试一次,看能不能把你留下……”

“你不死,我心难安!”

  王权富贵看了老者一眼,眼神冷光寒彻,宛如看着一个死人,转头对叶谦道:

“他交给你,其他人我来!”

“我没什么,你可别死了!”

  叶谦点点头,无所谓说道,他感应到周围还有不少人,修为普遍在窥道境五重,只是没有出来,似乎在等待眼前老者的命令。

“这位老爷子,不如我们先在边上看看,看看是你手下这帮人先杀了他,还是他杀光你的手下?”

  叶谦笑盈盈地来到黑衣老者身边,没心没肺地提议道……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可进入首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