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朱永忠,把爱全部给了三川大地!(三)

楼主:青海土族 时间:2018-12-06 16:32:42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易经》


母亲河黄河在快要流出青海省时,温柔地拐了个湾,在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南部冲积出了数万亩良田。自古以来,雄峻的积石山默默守护着这片名叫三川的土地,守护着生活在这里的以土族为主,包括汉、藏、回等民族在内的十几万人民。

三川,是一片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土地,三川,也是一片膏腴相望、风景如画的土地,清朝诗人吴栻的那句“千家门巷皆铺锦,十里园林尽罩烟”,道尽了民和三川地区的富庶祥和。但三川并非都是良田沃土,在田畴平阔的川地周围,是一座座干山秃岭。在那里,因为干旱,因为闭塞,经济的贫困、文化教育的落后曾经像影子一样跟随着人们。

然而,三川自古便是一块人才辈出的土地,他们付出种种努力,改变着三川的面貌。三川发展促进会会长朱永忠,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三川之子。他和三川发展促进会的会员们在三川大地上奔波着,用智慧,更是用一颗拳拳赤子之心,回报着大地母亲的养育之恩,为当地教育等民生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抒写了一曲动人的时代之歌。

 

母亲泉利众泉

十几年前的一件事改变了土族教师朱永忠的生命轨迹,促使他踏上了社会公益服务的道路,也由此促成了后来三川发展促进会的诞生。

1996年暑假,在中川中学教英语的朱永忠回到了位于干旱山区的老家中川乡朱家岭村朱交拉社。一天早上,他用借来的录像机拍下了母亲担水的画面,看着取景框中母亲担着水桶远去的身影,朱永忠不禁鼻子一阵阵发酸。他知道当地用水之难:朱交拉的妇女们不少人白天下地干活,半夜两三点还要结伴去找水,那是她们的日常家务活;村里的泉是能渗出水的泥窝窝,踩满了深深浅浅的脚印和蹄印,夏天,里面还有蝌蚪游动;村里人办喜事时最重要也最费力的活是挑水,通常由六七个壮劳力来完成,如果有三四户人家集中办喜事,就会把邻近几个村子的泉水全部挑干……

开学后他把母亲担水的录像放给一些外国友人看。这些画面深深地触动了他们。第二年9月,经外国友人介绍,一家国外慈善机构投入资金18400元,让朱永忠改善朱家岭村的饮水条件。

这是件关乎几百乡亲吃水的大事,他感受到了其中的分量。不同于很多项目实施过程中当地人被抛在一边的做法,朱永忠请来村里的干部和老人,共同商议怎么改造饮水泉。施工期间,朱交拉人又义务投工投劳,背沙子,捡石头,付出汗水,共同期盼宽宽展展用上水的日子早些到来。

在那段时间,朱永忠既兴奋又疲惫。每天一上完课,他就从中川中学赶往11公里外的朱交拉村,查看施工情况。当天傍晚又返回学校,备课、改作业直到深夜。有那么几次,因为疲劳,在山脚下等回校的班车时,朱永忠竟然倒在路旁的草丛中酣然入睡,直到初秋的凉风把他吹醒。

20天后,朱交拉的新型饮水泉工程竣工了。整个饮水系统利用鹅卵石、细砂石过滤泉水,其上再覆以塑料布,以保持泉水的洁净。被拦水坝最大限度地汇集起来的泉水随时储存到蓄水箱中,避免白白渗入地下。当泉水蓄到1米高时,就会溢流到蓄水箱前的牲畜饮水池中,彻底解决了人畜共饮一水的问题。

朱永忠用修5眼泉的钱修建了8眼新型饮水泉,解决了10个村850多名村民的饮水困难。一些国外慈善机构在实地考察了这些新型饮水泉后,十分认可工程的质量和朱永忠“让受援群众参与项目管理与建设”的理念,主动提出要把一些项目交给朱永忠来做,并愿意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

朱交拉村的泉被命名为“利众泉”,而朱永忠更愿意叫它“母亲泉”,因为当初正是为了减轻母亲的辛劳,他才发心修这眼泉。“母亲泉”建成后,本村人、自己的母亲甚至一些原本不相识的人都不断称赞朱永忠为乡亲们做了一件大好事,“这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在多么大的程度上改变了别人的生活。我想,人哪怕只干成这么一件事,这一辈子都值了。于是,我改变了此前应老师邀请到广东发展事业的想法,决定用一生的时间来从事社会公益事业。”“我是个经不起表扬的人。”朱永忠最后笑着说。

此后,母亲、发展、利众成为朱永忠事业的关键词,为了促进三川母亲的发展,他和三川发展促进会的会员、志愿者们奔波着,操劳着,而支撑他们的正是那可贵的利众精神。

为了大地的丰收

“这是什么样的一条路啊,不过是沾在大山身上的一丝线绳罢了。”2008年11月的一天,我们站在民和前河乡卧田村的土垣上,望着对面的山路感叹道。

但就在一年前,它的的确确是一条路,一条前河乡山头六村6000多被大山阻隔的山民及其祖辈们前往繁华的官亭镇的路。它一面紧贴红色的大山,一面是一二百米深的悬崖沟壑,仅容两人勉强错身而过,到了雨雪天,山路泥滑,每有骡马从山道上摔下悬崖。有人患了急病,乡亲们就在这条路上把患者往山外抬,对患者和护送者而言,那都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

一到夏季,卧田村山下的沟壑里就会洪水奔突,村民们只好绕道更远的地方。2001年9月,在当地村民的请求下,三川发展促进会引进项目资金,开始在石叠沟的深壑上建桥。为了避免洪水对工程的袭击,卧田村有5个社的人上至七旬老汉,下至十几岁的少年一齐上阵,24小时三班倒,没白天没黑夜地干了45天,修好了一座12米高的大桥。此前,曾有路桥公司的技术人员断言,没有30万元的投入休想在这里建桥,而三川发展促进会和卧田村村民用了不到8万元资金,就让这座桥横跨在了深壑上。

2007年2月,三川发展促进会引进资金,当地村民在大山上开挖出了一条宽5米,长4公里的公路,取代了以前那条羊肠小路,卧田村到官亭镇的路程一下子缩短了27公里。至此,卧田村人的交通条件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以前从卧田村到官亭镇要走3个小时的山路,现在开着“三马子”、手扶拖拉机,一根烟抽不完就到了。此后,民和三川发展促进会为村小学修建了教师宿舍,为村小学的学生发放奖学金、助学金9000元,使近百名学生受益,促进会还给卧田村村民发放了110多台太阳灶,修建了蓄水窖。

有了太阳灶,村民们不用漫山遍野地刨草根作燃料,这在很大程度上遏止了当地生态环境恶化的态势;有了水窖,这些在干山秃岭上生活的村民们破天荒地在自己门前种出了蔬菜。几年来,三川发展促进会为卧田村投入的各类项目资金达到30万元。

     岂止是卧田村,十二年间,朱永忠和促进会的会员、志愿者们的足迹踏遍了民和南部的山山水水,他们实施的项目为保护当地生态环境,发展当地经济奠定了基础,极大地改善了当地群众的生存状态。

为了孩子们的笑颜

2006年元月的一天,循化撒拉族自治县积石镇石头坡小学热闹非凡。原来这是石头坡小学改建工程的竣工典礼。

石头坡村是个撒拉族聚居的村庄,这里的村小学校舍破旧,危房占总建筑面积的一半,下雨时校园里泥泞不堪,教室屋顶漏雨,雨水稍大,就有水漫教室之虞。破旧的课桌凳和20几名学生挤在一间十几平米的房间里,一条凳子上有时坐着五六个学生。因修公路,校园被征用了一部分后,学校的空间变得更加逼仄,学生们只能在几幢平房围成的狭小空间里在做课间操、上体育课。县教育局已准备好了20多万元钱准备搬迁、新建学校,但资金还远远不够。万般无奈之下,村里派出人向三川发展促进会求助。

朱永忠经过实地考察后,向加拿大基金提出项目申请并获得了批准。朱永忠与当地村民进行积极沟通,这是他一贯坚持的做法。当时,征用1亩土地的补偿费为5万元,而为修建新学校征用的4.8亩土地,村民们每亩只要了3万多元的补偿费。经过半年多的修建,2006年1月,加拿大基金援助21万多元,当地配套48万多元的新石头坡小学落成了。学校建成了宽敞明亮的教学楼、还修建了教师宿舍、大门、围墙,配备了崭新的课桌椅、篮球架等教学设备。竣工典礼这天,村里的男女老少,包括平时足不出户的撒拉族妇女们都来参加典礼,人人脸上绽放着笑容,学生们把精心准备的节目献给了那些为学校的重建做出了贡献的人们。

单个学生的困境同样令朱永忠挂怀。民和满坪镇有一名品学兼优的小学生,父亲去世后,母亲一人靠挖虫草、摘棉花养活着年过七旬的爷爷和他们姐弟三个,这名小学生面临着辍学的危险。经朱永忠介绍,一位天津市的外企高管刘先生伸出了援助之手,他答应每年资助两位品学兼优的小学生各400元,直至他们念完大学。朱永忠经手过不少几十万、上百万的大项目,但对他来说,像这样的小捐赠,甚至一两百元的捐赠也同样是一个项目,促进会照样会出具正规手续,而且一样也不会少。因为他知道,有时区区的几百元,就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的命运。

作为一名教师,朱永忠始终把基础教育项目作为三川发展促进会的工作重点,截至2007年底,促进会引进基础教育资金550多万元,新建、扩建小学32所,为20所学校配备了教学设备,他们还设立了红枫叶奖学金,为优等生和贫困生发放奖学金、助学金30多万元。

济世情怀

群众慕名来找朱永忠办事时,出于尊重,藏族汉子往往手捧哈达,土族兄弟要脱了帽子才肯进办公室,而那些虔诚的老爷爷老奶奶们,更是双手合十,把最真诚的祝福送给朱永忠。朱永忠一见到他们,则笑脸相迎,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你这么远地来办事,一定还没有吃午饭吧?”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人们已记不清朱永忠自掏腰包为找上门来的农民们管过多少顿饭了。弱者在朱永忠那里得到的永远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资助,他那平等亲和的待人处世风格,对他们的心灵来说更是莫大的抚慰,每一个人在他面前似乎都有了舒展生命状态的理由。

官亭镇先锋村的乡亲们不会忘记:1998年,朱成文老两口为了植树造林、修复被洪水冲毁的村路,在河滩里搭了个窝棚住了下来,受尽了风吹雨淋之苦。朱永忠知道后,在路旁为两位老人盖了瓦房。为了避免房子漏雨两位老人上房顶修理时出危险,他特意把为房子修了雨水可以顺畅排走的斜坡屋顶。

朱永忠的嫂子还记得:多年前,朱永忠曾给本村的几名女学生资助了800元钱,可唯独没有他亲侄女的份。他说:“虽然我们家不算富裕,但毕竟不是最困难的。钱应该资助给最需要的人。”现在,哥哥嫂子在官亭开了个小宾馆,如果朱永忠培训学员时促进会资金紧张,他就会把学员安排到这里住,然后感谢哥哥嫂子几句,换得住宿费全免。

朱交拉村的李录寿老汉不会忘记:年近七旬的他和一个光棍儿子相依为命,是全村最穷的人家。几年前,是朱永忠把母亲做的新棉被悄悄送给了自己。今年,他家的房子因年久失修快要塌了,父子俩没钱重盖,只好睡到屋外。是朱永忠拿出1万元工资,并嘱托李家的亲房党家帮忙干活,为他们盖起了几间新大房。

中川卫生院的鲍全寿院长记忆犹新:1995年他刚上任时,卫生院的设备只有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表“老三样”,落后的医疗条件,当地老百姓不得不舍近求远,到别的乡镇卫生院去看病,有时就耽误了病情。听到鲍院长的求助,朱永忠十分心焦,他先后两三次到卫生院实地考察,有时还领着外国友人,每次考察完后连口水都不肯喝就走了。虽然卫生院很困难,但把朱老师请到馆子里,炒两个菜,喝一点酒是鲍院长早就打算好了的。朱永忠不肯接受,这倒叫鲍院长心里很不踏实,害怕项目会泡汤。谁知不久后,经朱永忠联系,一家慈善机构就向卫生院资助了价值6万元的医疗设备,两名医生得到了培训。项目实施后的当年,来中川卫生院就诊的人数就翻了一番。

……

后记

朱永忠说,“在我们那里,农民们把家里盖房子等一辈子的大事叫做‘业’,而对我来说,最愿意看到的就是通过我的努力,成就了别人的‘业’,改善了别人的生存状态。我愿意把这当成一种事业,为此付出毕生的努力。

截止2008年7月底,已有10个国家或地区的25个国外民间组织和国际多双边机构通过三川发展促进会向青海及邻近省份提供了1760多万元人民币的资金援助,从国内各方筹集项目配套资金580多万元。项目遍及青海民和、互助、循化、化隆、湟中、德令哈,甘肃积石山等县市。项目内容以基础教育为主,兼及人畜饮水、太阳能开发、医疗卫生、温室农业、牲畜养殖、桥梁修建、师资培训等方面,极大地改善了项目实施地群众的生产生活教育条件。

黄河奔流,不舍日夜

大地静默,承载万物


青海土族,精彩与你同在,认为不错就点个赞吧!

(1)跟好友分享精彩内容 点击右上角按钮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2)想了解更多好内容 点击 →查看公众号woaituzu,点击关注 或者扫二维码关注!


      欢迎大家根据以上名片提供的信息关注“青海土族”的其他相关平台,同时也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支持!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