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正面,反面,阴暗面三个角度还原“现金贷”的真相!

楼主:Alpha 时间:2021-01-12 12:18:20

本文从正面,反面,阴暗面三篇文章来多角度看一下现金贷,一个复杂的金融创新。


正面:

作者:刘景丰

现金贷是一盘怎样的生意?业内人士:不“高利”,不赚钱


趣店上市,让现金贷重新回到了水深火热的境地。


质疑者认为,现金贷以高息向无信用卡人群发放小额贷款,对原本就没有太多收入的他们无异于饮鸩止渴。


支持者则称,现金贷本质上还是一种普惠的信用卡服务,以科技手段向低收入人群提供短期借贷,是一种市场供需行为。而所谓的高息实际上是包含了各种风控、获客成本后的利息,并非纯借贷利息。


这场争论,随着一家自媒体对趣店CEO罗敏的专访,一夜之间成为了颇受议论的社会话题。自2015年下半年至今,两年时间国内出现上千家现金贷平台,他们中不少被贴上“原罪”的标签,也有不少“立志成为新金融领域的科技公司”。颇具争议的现金贷究竟为何物,我们希望通过这篇文章为您解答。


什么是现金贷?

远在天边,借你一千


现金贷,是小额现金贷款业务的简称,指小额、短期、不限用途的现金借贷,具有方便灵活的借款与还款方式,以及实时审批、快速到账为特性。现金贷是无场景的消费贷款。


通俗解释,现金贷其实就是现金贷平台通过银行、P2P等渠道或得资金,并通过线上方式向无信用卡的年轻人放贷,从中收取利息差、服务费。


最开始,这种方式主要在线下进行,比如早期由银行发行的信用卡,然而信用卡审核条件严格,覆盖人群极其有限。这为线上互联网金融企业提供了机会。随着技术的发展,线上风控技术出现,现金贷也进入线上。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的小额现金贷平台已有上千家,可以分为四类:


  • 互联网系:微粒贷、京东金条、蚂蚁借呗为代表,背靠互联网巨头资金实力雄厚,内部流量转化获客成本低;

  • 垂直平台:趣店、闪电借贷、现金巴士、工资钱包等为代表,针对细分人群,获客及资金成本相对较高;

  • P2P平台:从C理财端聚集资金,在通过线上方式想有需要的需求方放贷;

  • 消费金融系:苏宁旗下任性借、马上金融旗下马上贷等,其基于目前分期业务扩展,资金来源广、成本低。


根据第三方监测平台网贷之家的报告:小贷公司借款期限通常在6-12个月,最高可贷50万;P2P较多集中于一年期内(个别平台可贷两年期),可贷额度最多不超过20万,多数平台为5万以内;垂直现金贷平台通常在6个月之内,可贷额度通常在数千元-万万左右;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现金贷产品期限通常在3-12个月(个别的有两年期和三年期),借款额最多不超过20万。


这些现金贷平台的商业模式为:通过线上平台,向无信用卡人群发放短期、小额贷款,并收取利息和手续费。用一句形象的话说:远在天边,借你一千。



钱从哪来?

P2P理财、银行、信托


不同的现金贷平台,其借贷的资金来源也有差异。


除互联网巨头旗下现金贷来源于其金融业务板块资金,一般而言,P2P借贷平台的资金端是投资人的理财资金。网贷之家数据显示,仅P2P领域便有超过30家平台推出现金贷相关产品。


另外则是银行等机构。垂直平台主要依靠银行、信托等机构获得稳定的资金来源。比如趣店招股书显示:其机构资金来源主要包括银行、一家消费金融公司以及其他机构;2017年上半年,趣店促成的借款中有55.4%的资金来自于机构;早期,P2P曾是趣店重要的资金来源,但随着交易规模的迅速扩大,P2P作为资金提供方的角色已经弱化。


还有则是来自消费金融公司。比如海尔金融、马上金融等持牌金融机构。


挥之不去的“高利贷”阴影


何为高利贷?按照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而在24%-36%之间的利息,则属于自然债务区。因此36%被认为是借贷利息的红线,超过部分被视为高利贷。


今年4月,银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首次把“现金贷”纳入整治范围,并提出严格执行最高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


银监会认为,现金贷最大罪状是利率畸高。


一本财经曾统计,市面上78家比较知名的现金贷平台,平均年化利率158%,有47家平台的年化利率超过100%,高于最高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上限为36%的规定。


现金贷的实际利息为什么如此高?


一名不愿具名的现金贷平台从业者给出了分析:


一笔1000元的贷款,假设年化利率为上限的36%。成本最大的是资金来源成本即从机构借贷的利息为10%-14%;其次是征信风控费用按照1%来算,需扣除10元风控费用;再考虑获取用户要花费不少的营销成本,此外还有1%-20%不等的坏账率,所有系数相抵消后,已经几乎没有盈利的空间。


翻译过来,不放“高利贷”,基本赚不到钱。


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记者在某现金贷平台招股书中发现,其收入中75%以上来自向借款人收取的服务费,包括贷款服务费、贷中服务费和账户管理费、借款人代收费、债权转让服务费等,利息收入则没有明显的提现。


按照该业内人士说法,这是现金贷平台的通常做法:贷款利息与服务费、管理费分开收取,“如果按银行那种年利息计算方式,贷款利息与服务费、滞纳金合并,这个利息是非常高的,甚至能超过100%;而如果按照贷款利息和服务费、滞纳金分开收取,则业内平台的贷款利率普遍利息低于36%。这也是业内比较认可的做法。”


“线上信用卡”:高风险对应高利率


趣店CEO罗敏在近日的专访中称,“我们提供的实际上是线上的信用卡。那些用信用卡购物的人,吃饭刷卡的人,不是掏不起这个钱,而是享受到分期付款,是一种金融服务,是一种习惯。我们就让那些没有信用卡的人也享受到了这个服务。”



不过,当你了解了信用卡和所谓“线上信用卡”在风控体系和发行标准上的不同之后,你可能会发现,希望为那些没有信用卡的人群提供分期付款服务的现金贷,势必有其设置高利率的土壤。


信用卡由银行发行,其申请条件严苛,除了要求申请人在央行有良好的征信记录,甚至还会要求申请人有社保、有固定收入和银行流水等信息。“所以信用卡针对的是信用比较好的人群。”


而现金贷面向的则是信用卡覆盖不到的年轻人群。“他们在城市打工,但是收入并不高,每月的收入会在2000-5000元左右,在央行没有征信记录,而且有些人也没有社保,但是他们有借款需求。”上述业内人士对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记者说。


正因为如此,现金贷平台的贷款利息一般会高于信用卡取现利息。“信用卡的取现利息按年化为18%左右,而现金贷的贷款利息(包括贷款服务费、滞纳金等)超过100%也并不罕见。”上述业内人士说。


现金贷向那些无法通过银行信用审核取得信用卡的人群,以一种高风险的方式放贷,从高利息中获得收益。


目前,已经有不少现金贷平台正在努力把自己打造成科技公司,希望以技术手段提升风控能力,扩大盈利空间。


在催收上,信用卡因为接入央行的征信体系,让用户形成天然的震慑,因此坏账相对较低,催收手段也主要以电话催收、征信限制为主。


而现金贷平台因为难以借助央行征信体系,另一方面催收则多靠专业催收团队等。


尽管罗敏在回应媒体对其催收质疑时称“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但是现实中这种“雷锋”式催收的做法并不多见,反而最常用的催收手段则是各种电话催收、上门催收,甚至出现人身伤害事件。


命运:现金贷会走向何方?


网贷之家CEO石鹏峰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金贷是消费金融中的一个细分市场。消费金融在中国发展到现在,对于整个互金行业及普惠金融领域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细分市场。但是,由于消费金融中小额现金贷相对落地难度很低、速度更快,所以目前看到了大量现金贷的身影,而未来消费金融领域真正有大前景的还是有场景的消费信贷(消费分期)和针对优质用户的大额现金贷。


而现金贷火爆背后的监管套利、利率畸高、风控缺失、暴力催收等风险及衍生的各种社会问题,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高度警惕。


就在10月19日上午,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党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上表示,今后整个金融监管的趋势会越来越严,严格执行法律、严格执行法规、严格执行纪律。


而中国证券报在10月13日报道称,监管部门的重拳整治已经“在路上”。央行副行长易纲近日公开表示,普惠金融必须依法合规开展业务,要警惕打着“普惠金融”旗号的违规和欺诈行为,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都要纳入监管。


舆论的风波迟早会过去,监管可能才是现金贷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反面:

现金贷背后的真相:最后一波被收割的,是没有钱的“老实人”

来源:微信公众号悦涛


靠现金贷半年赚了10个亿的趣店,前两天被喷成了筛子。一个放高利贷的,市值超越A股7家银行、15家券商;


一群平均年龄27岁的小毛孩,干掉了金融街的高富帅。从道德血液到行业规范,CEO罗敏想通过“回应一切”扳回一局,但最终发现,只要干上这行一切回应都是火上浇油。


群众对暴利的金融业务怀有天生的恨,何况现金贷这种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东西。


把道德血液放一边,这事背后有一个冰冷的真相:人,已经成了当前经济里唯一有能力加杠杆的资产。


从房地产去库存,居民房贷飙升,到消费贷款飙升,到现在的现金贷大肆扩张,都在给这个真相做备注。


中国经济经过多年的加杠杆轮番爆炒之后,有能力加杠杆的资产——也就是有偿付能力的资产,越来越少。


政府有加杠杆空间,但是目前还有足够的税源,挤一挤总是有的。企业负债率全球最高,回报率每况愈下。正在面临去产能去杠杆。


唯有个人,存款60万亿,贷款34万亿。小川曾经曰过:居民杠杆率还不够高。


有文章说资本在“割人头”。答案基本正确。因为割其他的,要么脖子太硬(国企、地方政府),要么已经被吸干(民企、实体、制造业)。


还没被吸干的、脖子比较软的,就是现金贷针对的底层人群,中高阶层已经用房子收割了一轮。


这最后一轮,收割的是没有钱的老实人。



1资产荒



政府、企业、个人,中国经济的三大部门。


前两个已经被过去这些年的放水给腌成咸菜——再放水就是泡菜——长不动了。


资产荒就是这么来的:钱越来越多(贷出去的款),但投资回报率越来越低,负债率高企。


央行口径贵国总负债255万亿,朱云来去年说有300万亿。


过去这些年的降息和放水周期,银行贷款主要给了央企国企、地方政府、房地产三大块。


现状:


  • 国企总负债95万亿(截止7月底);

  • 地方债30万亿(还债靠卖地);

  • 房地产贷款余额31万亿(居民已尽力)。


A股上市公司,98.5%的公司都进行了股权质押贷款,已有股东爆仓,总之也已尽力。


民营企业?贷款找死,不贷款等死,大部分如此。


以上,都没法再加杠杆了,加得越多,坏账越多。


于是“资产荒”。央妈巧妇难放无米之炊。

  

一气之下,去产能、去杠杆、地方债严管、金融防风险、房住不炒!


然而Game并没有Over。



2居民加杠杆开始了



以上是中国的传统金融体系:钱围着央国企、地方政府和房地产打转。


金融去杠杆之后,今年已经有银行开始“缩表”。


这个传统体系不再扩张,借新还旧维持着能喘气就行了。一些僵尸产能也开始砍了。


但是:


  • 市场还有钱,尤其是居民手里;

  • GDP要增长,离不开信用扩张,也就是放贷。


这时候要加杠杆,只有靠居民了。


最主要的中介是房子。过去两年的房地产去库存,就是给居民加杠杆放贷的过程。


最典型的是去年7月,企业贷款负增长、新增贷款全靠房贷支撑。


实质上是一场债务转移。把央国企、地方政府、开发商沉淀在银行的债务转到居民手里。


一言以蔽之,藏债于民。


然而Game并没有Over。


3给银行上锁,给民间借贷开闸


这一条,也是为GDP操碎了心的表现。挖空心思让社会资金流通起来创造增量。


上文已说,中国的传统金融体系一直只做三块:地方政府、央国企、房地产,外加上市公司。


土地信用、政府信用、资本信用。


  • 一是惯性使然,政府把银行和地产当成了第二财政;

  • 二是银行习惯了躺着挣钱,做民营企业累而且风险高;

  • 三是监管多,把银行给限制住了。


主观意愿加客观原因,打造了一个固步自封的利益集团——肥水不流外人田。


最后中央都看不下去了,一挥手:互联网金融搞起来。


其实就是让民间借贷阳光化。民间借贷一直有,20多万亿的规模,只是一直在地下。


叫高利贷也好,地下钱庄也好,市场需求是真实的。浙江吴英案、《人民的名义》的大风厂,山东辱母案背后的钢贸贷款,都是冰山一角。


把民间借贷搬到网上以后,各路牛鬼蛇神杀了进来。从华尔街精英到屌丝草根,从互联网到传统金融业,人才源源不断涌入。


这里面有立志做金融大鳄的,有想做中国尤努斯的,有投一把机再说的,有薅一把钱就跑的。绝对是过去几年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行业。


他们极度市场化,像饿狼一样寻找优质资产。互联网释放了吸金和放贷的空间。


行业内经历了五年的搏杀,各路模式都尝试过了以后,发现优质资产实在是有限。


监管部门去年立了规矩:不能抢银行蛋糕,只能做小额的“普惠金融”。


大体上说,互联网金融的各路模式,都有成功者,不管是供应链、抵押贷还是消费贷。


但整体上,企业贷的难度远远大于个人贷。


前者是能不能还得上的问题,后者是想不想还的问题。


对个人来说,三五千以内的额度,大多数人还得起。最终是意愿问题而不是能力问题。


但是做小微企业普惠金融,服务实体企业,是名字最好听但最难盈利的。因为经营企业的成本高、周期长、风险大,上下游一个环节出问题就完了。


而且这些企业处于中国产业链的最底层,财务粗糙、没有议价权、被压榨得最厉害。乐视欠款,首先就欠那些供应商的。


95%的创业失败率,企业平均寿命三五年,都是给这个领域悲催的注脚。


没有两把刷子,是玩不转小微企业贷的。银行业里的小微贷标兵民生银行,现在已折戟沉沙。高潮期市值超越招商银行,现在不到招行的一半。


4资产荒最后的一块蛋糕:没钱的老实人



综上,个人贷款是市场自动筛选出来的相对优质资产,也是资产荒之下的最后一块蛋糕。


起初大家做的是消费金融,也就是你要买东西才能借钱,放贷人知道你拿钱去干了什么。


而现金贷,则根本不管你干什么,炒股也好赌博也好,都给你。


网贷限额令发出后,P2P行业老二红岭创投退出。老大陆金所一直在拿P2P做由头做着第三方理财的生意。


越来越多网贷平台蜂拥到消费金融,界限越来越模糊,不管你是不是消费场景里的,都贷出去再说。


现金贷,是给个人加杠杆的极致。追着你,把钱砸给能够得到的任何一个人。不管你拿钱去干什么。


趣店这两天被喷成了魔鬼。被喷的焦点是:1.高利贷;2.把高利贷借给屌丝。


问题肯定是有的,但问题也是混乱的。


为了疯抢市场份额,现金贷平台都在无所不用其极地发展用户和疯狂放贷。


不是所有现金贷都能赚。趣店靠支付宝获得了最好的放贷窗口,而且有了芝麻信用的加持。绝大多数现金贷,既没有流量入口,也没有征信。


它家利息在业内算中游水平。0.5%的坏账率,是瞪着眼说瞎话。


趣店挣的钱是真实的,因为有高息差。


行业的真正问题是放贷时不标实际利率,用户稀里糊涂借了钱以为占了便宜,最后发现利息这么高?那我再借一次……


罗敏说谁发现趣店年利率超36%,他奖100万。结果媒体手把手借款的实际利率是40%以上。很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实际利率是多少。


现金贷之所以敢疯狂放贷,因为现阶段大部分人还是老实人。


即使有少部分人借钱不还,老实人那部分的高息差也完全能覆盖。不要说0.5%的坏账率,就是乘以10倍,平台还是赚得盆满钵满。


这些老实人,是次级资产中的优质资产。他们是未被金融行业开发过的一张白纸,是加杠杆的最后一块肉。


现金贷是最贫弱阶层的承受范围内,所能负担的最高利率和金额。


放贷人追着借款人跑,而且是屌丝借款人,是明斯基老师所说的信贷周期里亢奋期的尾声。


和这个同步发生的是“聪明钱”的获利离场——卖楼的李嘉诚潘石屹、出海的安邦万达们。


金融世界的伟大和可怕都在于,只要有条件,它会渗透到经济的每个细胞和角落,直到极限。在监管缺位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现金贷的背后,是深入骨髓的资产荒。


资本最后一波收割的,是没有钱的老实人。


这是资金慌不择路的表现,也是资产杠杆殆尽的表现。


什么时候老实人变得不再老实,这波加杠杆也就到头了。


文章综合自清流club、公众号悦涛


阴暗面

现金贷产生的极端:老子凭本事借的钱,为啥要还?


一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在知乎上发问:欠了网贷两三万还不起了怎么办?


两三万本算不上巨额债务,如果向家人求助,或许并不难解决。然而,下面的一则回复简直要把人眼睛闪瞎。


这位匿名答主自称从55家网贷平台共贷出了18万7千元,用他自己的话说“撸出在本地首付买了房”。


关键的是,他压根就没打算还钱。



这位答主非但不以赖账为耻,反而把亲戚和村人都带上了骗贷的歪路上,并因此沾沾自喜,并大言不惭地表示:“这辈子都不可能还钱的。”



面对催收人员,他说出了那句振聋发聩的话:“我凭本事撸的钱为什么要还?”



更令人惊讶的是,在这一问题下,还有不少人对这种骗贷、赖账行为表示理解和赞许。比如下面这位答主就提议,发动更多人一起把网贷平台“撸死骚扰死,这样就没人讨债了。”



别以为这只是个别现象,在网上搜一搜便会发现,这样的人还真不少。他们被称为羊毛党,顾名思义,就是以“薅羊毛”为追求、甚至恶意骗贷不换,并以此为收入来源的人群。


在百度戒赌吧,许多人因为沉迷赌博,将周围人的钱都借过一遍之后,就把信用卡和网贷当成了他们的套钱工具,拆东墙补西墙。人生沦落到这种地步,信用已不再值钱,他们借的钱自然也不会还。


剩下的,就是研究哪里网贷能贷得更多,出钱更快。当催收人员找上门后,这些借款人有时会表现得非常强硬。



虽然口头上强硬,但他们的内心非常虚,转眼就跑到戒赌吧里发帖求助,一不小心在标题上就暴露了内心的不安——《老哥,怎么办?》。



同是天涯沦落人,这样的帖子往往会收获吧友们的鼓励,诸如让楼主“别怂”、“欠债的还怕讨债的?”


这真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第一次知道,原来欠钱不还真的可以这么理直气壮啊。


他们薅的羊毛谁买单?


羊毛党们最喜欢的就是现金贷。


现金贷,是指小额现金贷款业务,是消费金融的一个分支。不用担保,不用抵押,放款快,灵活方便。大家用的蚂蚁借呗、京东白条、微粒贷都是此类产品。


10月18日,互联网金融公司趣店集团正式登陆纽交所,每股定价为24美元,开盘大涨超过40%。但趣店CEO罗敏的一句话,瞬间把他们从上市的风光中拉进漩涡。


“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


舆论立刻炸了锅。


这什么意思?


我借了钱不还,没人管?我撒泼、赖账、玩消失,这笔钱就能不还了?那我同时多借几个平台呢?我组团向同一个平台借呢?我组团向多个平台借呢?


再想,任何一家公司都是要赚钱的,当作福利送的那部分钱,谁来补?当然是用正常还款客户付出的高额利息去补。


老老实实按时还钱的你,意不意外?生不生气?


不还钱的人,拿着你从30元到20元的外卖水准中省下的若干个10元,去米其林三星的馆子优雅地甩给服务员,说一句“不用找了”,这都不是戏。


别忘了,羊毛出在羊身上。羊毛党薅羊毛的后果,就是其他人在网贷平台上需要承担更高的借款利率。



虽然监管层有“高于36%超出利息部分不受法律保护的规定”红线,各家也都标榜自己绝不越红线半步,但从近期业内人士的一篇篇分析文章可以看出,“利率”是一种很玄的东西,是一个可以玩出天的文字游戏。


这就是所谓的“利率幻觉”。


简单而言,我们向平台借款的实际利率是跟我们日常的心理感知有巨大差异的。


一名财经评论人举了一个例子,自己在一家现金贷平台借了一笔款,10000元,12个月,每月还款951元。利率是多少呢?



表:14%。


一眼看上去,每月还款951元,那么12个月一共还11412元,相比于1万元借款金额,14.12%的借款利率甚至比信用卡循环授信利率都低,还是挺实惠的,完全可以借来买部全面屏手机,赞!


中:20%。


若再稍微仔细点,你会发现,扣除平台服务费约6%后,实际放款只有9384元(不考虑拉新红包),加上14%的借款利率,借款人承担的实际借钱利率是20%,好像没有那么实惠了。但想到比信用卡循环授信利率也只高了一点点,借起来还这么方便,那还是继续借吧。


里:45.03%。


不好意思,这就是一笔典型的高利贷,实际利率达到了45.03%。你以为你付出1412元利息,是因为占用了出借人1万元的资金?其实在这12个月中,你平均占用的资金金额只有大约4600元。为什么?因为你的还款方式是分期付款,你的本金金额每个月都在减少。打个比方,到第10个月你的手头上还有1万元贷款可用吗?”


这么高的利率,请注意,里面一定是包含了替羊毛党买单的成分。


1个羊毛党能薅多少钱?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1个亿!


老八就职于业内一家比较出名的平台,他说,他们曾经因为这些恶意骗贷的人吃了很大的亏。“不止一家遇到这种情况,几乎所有的做现金贷款的平台都吃过这样的亏。”他说。


他们遇到的人,就是一群把本来就没打算还钱的人组织起来,一起薅这些现金贷公司的羊毛,并从中赚取中介费的人。


“这些人原来曾经收集滴滴、爱奇艺的红包、返券等等碎片化的福利,然后一次性卖出,现在他们找到了更快速来钱的方法。”钱水出示了他朋友圈里新刷出来的羊毛党广告,他的工作经常会接触到这些人。


广告上写着:“无视黑白,无视芝麻粉,是人就1000,点位对半,没打过交道的押金说话,要做的找我拿流程。”


黑白,是指在征信记录上是否有逾期记录,芝麻粉(分),是蚂蚁金服旗下的第三方征信机构推出的个人征信分数。


这行流传的一个案例是,河南的一个羊毛党中介,靠自己的“手艺”已经赚了超过一个亿,“这并不稀奇。”钱水说。“有的现金贷公司就是被这种羊毛党玩垮的。”


他们是怎么操作呢?


首先,每家大型的机构都会有自己的风控体系,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设计出一套自己的风控模型。


这些中介自己组成一个团队,有的团队成员是很厉害的技术咖,甚至可能是从某一平台出来的知情人,这个团队把网贷平台的模型摸透后,明白提交哪些信息能通过,哪些信息不能通过,然后开始发类似于上文的广告。


钱水说,有些人就是为了薅羊毛,借的时候根本没打算还,但是他们通常是信用不好的人,不知道怎么能从平台借出钱来。所以,他们就需要这样的中介,为他们提供免费的午餐,当然,代价是,支付一定比例的中介费,一般是出款额的30%-50%。


拿到这些客户的基本资料后,这些羊毛党中介开始工作,几十台手机,安装几十个平台软件,分别提交资料,放款成功后,收取中介费。“有的还在电脑上安装手机模拟器,可以实现模拟安卓手机的功能。”钱水说。


欠钱不还是有代价的


并不是每个欠债不还的人,都能上知乎炫耀,大部分老赖的日子并不好过。


不义之财留不住,不劳而获的钱来得太容易,他们挥霍起来更容易,许多人都把借款散尽在赌桌上,然后又换一个网贷,借下一笔款。


总有一天,他们再也借不到钱了。催收人员会打遍他通讯录里的每一个电话,他所有的亲人、朋友,甚至楼下烟店的老板都会知道他是个欠钱不还的家伙。


由于身负巨债,为躲避催收人员,他们甚至不敢在家里居住,被迫远走他乡,许多年也无法回家与亲人相见。


当他们走投无路时,他们往往还会卖掉自己的身份证,成为黑户。



至此,他们彻底脱离正常人的生活轨迹,在异乡做着日结工,从朋友和亲人的视线中消失,躲8元钱包夜的黑网吧里,吃着散装方便面,想起他借第一笔钱的那个下午。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