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三万豆腐郎不差钱

楼主:品牌点睛 时间:2020-10-12 09:46:40

    俗话说,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

钟祥市石牌镇3万豆腐郎在中国500多座城市及俄罗斯、韩国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做豆制品生意,年均收入在20万元以上,把苦差事做成了大产业!


富得流油的“候鸟镇”

 

石牌镇是全国历史文化名镇、中国豆腐之乡,豆制品制作技艺已传承2000多年,被列入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进入石牌镇,琉璃飞檐、不锈钢门窗的三层小楼房密密地挤在路边,大多只是老年人住,整个村庄显得沉寂,年轻人也就过年住几天。正月初五一过,又像候鸟一样各飞东西。

春节是石牌镇最热闹的时候,豆腐郎返乡,挂着全国各地牌照的小车把街道堵得水泄不通。全镇居民存款余额年均达15亿元以上,这也只存了豆腐郎60%的钱。

据估算,石牌镇在外从事豆制品加工的务工人员,每年可实现劳务收入上10亿。从石牌镇走出去的豆腐郎,60%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也不鲜见。

 

第一豆腐郎在宜昌

 

石牌镇人多地少,湖区人均半亩田,山区1亩半。由于靠近汉江,这个千年古镇历来有外出经商的传统。

姚台村人鲁祖国是公认的“石牌第一豆腐郎”。

1979年,他向当时的生产队交了点管理费,便带着老婆跑到宜昌,专门做豆腐,一年摸爬滚打下来竟然赚了3万多元。

精明的鲁祖国发现,开豆腐坊比做豆腐来钱快多了,干脆做起“豆腐中介”:他办好豆腐作坊的租房、办证等全部手续,然后请石牌老乡来经营,自己收取中介费。

1985年,石牌豆腐郎就将生意做到甘肃、云南、福建、山东、河南等地。2001年,鲁祖国去世时,他已发展豆腐作坊100多个。

 

身怀绝技打天下

 

石牌豆腐郎个个身怀绝技闯荡天下,他们恪守千年祖训,不偷工减料,一度攻占了全国豆制品市场。

原料来源

汉江水源的润泽,令石牌黄豆做出的豆腐细、嫩、白。石牌产的黄豆,分湖区黄豆、山区黄豆。湖区土壤为沥沙土,所产黄豆个小、皮薄、浆白、爽口、细腻;山区黄豆则皮厚,豆制品泛黄,口感略差。山区黄豆又分阳坡和阴坡,阳坡黄豆做的千张不易断,阴坡的则易断。

核心技术:

净泡:精选黄豆后,用清水洗净,夏天泡3至4个小时,冬天泡10个小时。待黄豆色泽金黄才可磨浆。

水量:磨浆时添加水量很关键。做豆腐,一斤黄豆加6斤水;做干子一斤黄豆加8斤水;做千张一斤黄豆加10斤水。

磨浆:石头磨一分钟才一转,磨出豆浆甜、细、香。机械磨浆,一分钟上百转,磨出来是死浆,口感较差。

煮浆:火候控制很重要,有经验的老师傅会让浆温慢慢升至110摄氏度。

点浆:用棉纱布滤掉豆渣,边摇浆边冷却,当浆温降到75摄氏度时加入石膏点浆,时机把握不当就直接影响口感。

成型:点好浆,豆腐已渐凝结成块,之后根据需要压制成豆腐、豆皮子、豆干等。

炒精浆:香干最关键的一道工序叫炒精浆,是豆腐郎的核心技术。精浆是给干子上色用的,用红糖加数十种香料炒制而成,火候掌握要非常精当,一般都是老板亲自动手炒,绝不允许外人旁观。用精浆着色的香干,味道醇厚微甜,冷藏条件下可存放3个月。酱油着色的干子,苦涩味,易发霉变质。


市场失守遭预警

 

成也作坊,败也作坊。

风光无限的石牌豆腐郎,近10年却在一些大城市节节退守。

2000年,上海出台豆制品市场管理规定,取缔无证小作坊,石牌豆腐郎一夜间惨遭灭顶之灾。只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有的一年换六七个地方,离市中心越来越远,石牌豆腐作坊一步步被挤到市郊,最终被挤出大上海。

2002年,北京市开始打击“裸体”豆腐,规定所有豆制品都要有包装。当时正转战北京的黄明忠,赶紧到靠近京城的河北高碑店办了家豆制品包装厂,逃过一劫。如今,北京的石牌豆腐作坊已被赶到五环线以外。

广州市规定,豆腐作坊不注册公司不给补贴;浙江、江苏等地将豆制品企业集中在豆腐城。

目前,退守中小城市的石牌豆腐郎也面临新一轮的淘汰。

市场失守原因有二:

一是作坊式的生产不能适应食品监管新要求,不适应者肯定被淘汰。

二是小农经营意识不能适应市场竞争的要求,不竞争者肯定被淘汰。

石牌镇豆制品行业协会曾做过调查:凭借石牌豆腐郎的实力,在上海出资建现代化的豆制品加工厂没问题,可当时没人愿意挑这个头。劝豆腐郎转型升级,90%的人认为,一年赚个几十万,挺好;转型升级要高投入,赔了怎么办?

精明的上海人,就是瞅准这一时机,迅速投资建厂,几个大型豆制品公司垄断了上海豆制品市场。其中一个老板,10年前还在帮石牌豆腐郎蹬三轮车往菜场送豆腐,现在厂子却有2000多人,200多台冷藏配送车。


转型升级再创业

 

转型升级是3万豆腐郎的唯一出路,也是石牌镇党委、政府、协会的一大心事。

石牌镇早已成立了豆制品行业协会,在工商部门指导下,2014年5月28日注册“石牌佬”集体商标,现有会员一万多人。2014年石牌镇干部到北京找到黄明忠,希望他能回乡办厂当龙头,把“石牌佬”这个牌子扛起来。当时,镇上只有20家小豆制品厂。

黄明忠回乡后投资100多万元,迅速办起钟祥市中乐福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石牌佬”香干子,畅销周边市场。

黄明忠回乡再创业,带动了一批豆腐郎的转型升级。

在大武汉,每天清晨,喷绘有“豆香聚”字样的物流冷藏车穿行于三镇,将上百吨的新鲜豆制品,分送到各大超市及集贸市场。

“豆香聚”的老板叫鄢维斌,石牌人,武汉市豆制品协会会长。自小家贫,18岁便跟着哥哥到兰州做豆腐,后辗转北京、厦门、福州,积累了百万家产。1998年,在武汉杨园成立豆制品厂;2002年,注册“豆香聚”商标;2010年投资3100万元建立了武汉豆香聚南苑食品有限公司,网罗了先前在武汉开作坊的几百户老乡,现有职工568人,年销售达1个多亿。“豆香聚”已占据武汉豆制品市场30%的份额,加上参股的4家豆制品企业,基本覆盖全市。

石牌镇豆腐产业如何转型升级?

用鄢维斌的话说:3万豆腐郎不差钱,不差市场,就差“野心”;要把3万豆腐郎组织起来,在全国办一批标准化豆制品企业,形成加工、销售、物流一条龙服务。


品牌问题找品牌点睛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