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孔乙己

楼主:贱嘴白痴 时间:2020-08-14 14:30:28

文/章鱼哥


鲁镇直聘公司的格局,和别处是不同的:都是后面一座办公楼,当街一个朱红色的大柜台,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招聘需求,随时拿出来参考。


毕业的大学生,灰头土脸的跑完招聘会,傍晚来到这里,每每花50块钱,就可以谋求个心仪的职位。——这是十多年前了,现在必须要带上自己的学历文凭。


倘若是一流大学毕业证,便可以求个朝九晚五不加班、月薪一万无三陪的工作,如果出到双一流毕业证,就能进入世界五百强管培生,走上人生巅峰。


但这些顾客,大抵是不入流的文凭,没有这般阔绰,只有手持盖章加印金碧辉煌的清北交复才可以走进办公楼,喝喝星巴克,聊聊互联网,慢慢的找工作。


我一毕业,便来到大鲁直聘公司当前台,总监说,样子太傻,怕是hold不住清北交复,就在外面做点事吧。


外面的不入流学生,虽然容易说话,但有一部分唠唠叨叨都是读书无用论、亚瑟推塔,他们往往要工作底薪一万,年底双薪,三年给股权。


在这严重监督下,分他们的工作也很为难,总监又说我干不了这事。


幸亏荐头情面大,辞退不得,便专管毕业生档案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每天站在柜台里,虽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总监是一副凶面孔,毕业生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店,才可以笑几声。


孔乙己是一流毕业却要到柜台找工作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乌黑眼圈,颈椎常常有些僵硬。


拿的虽然是一流毕业证,但专业极冷门,又缺乏技能。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云数据融创投,教人半懂不懂,因为他公众号叫上大人孔乙己,在这半懂不懂的话里,别人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做孔乙己。


孔乙己一到店,所有毕业生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的offer又丢了。”


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来个工作,要月薪三千的。”便掏出五十块人民币和复印的学历证书。


他们又故意高声叫嚷,“你一定又弄丢了工作,高分低能!”


孔乙己睁大眼睛,“你凭什么这样污蔑人。”


“什么污蔑,我亲眼看见的,你不会做PPT,便被辞退了。”


孔乙己涨红了脸,争辩道,“做大事的人,要多读书,学那些作甚。”接着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阶层固化”,“上升通道关闭”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读过书,高考是当地状元,但终究没有考研,又不懂职场,于是迟迟找不到工作,幸而会写公众号,便依靠打赏,换一碗饭吃。


可惜他要租房,便免不了找个正当职业。但他在我们公司里,品行却比别人端正,就是从不拖欠,即便暂时没给中介费,不出一月,定然还清。


孔乙己挑到了几份工作,涨红的脸色渐渐复原了,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一流大学毕业吗?”


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他们便接着问到:“你怎的连半个offer也捞不到呢?”


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全是些房价过高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在这时候,我也可以附和着笑,总监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总监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


孔乙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和我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找过工作吗?”我略略一点头,他说“找过工作,我便考你一考,互联网里面的三巨头BAT,指的是什么?”


我想,找不到工作的人,也配考我吗?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


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罢,我教给你,记着今后做总监的时候,谈判要用。”


我暗想我和总监的等级还差很远,而且我们总监也不和BAT合作,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地回答他,“谁要你教,不就是百度,阿里,腾讯吗?”


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点头说,“对呀对呀,腾讯终面有四大关卡,你知道么?”


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见我毫不热心,便又探出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孔乙己是这样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毕业季前两天,总监在慢慢的审核信息,关闭后台,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还欠了200块中介费。”


我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


一个喝酒的人说,“他怎么会来?他进了传销组织。”


总监说,“哦?”


“他仍旧找不到工作,这一回,是他自己发昏,竟然去传销组织工作了,那里的工作,如何做的?”


“后来怎样?”


“怎样?先扣手机身份证,后来是打,打到彻底洗脑。”


“后来呢?”


“后来洗脑了。”


“洗脑之后呢?”


“之后?谁晓得,许是死了。”


总监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看他的后台。


中秋之后,天气一天比一天凉,我整天坐在柜台里,也需穿上羽绒服了。一天下半天,没有一个毕业生,我正合了眼坐着。


忽然听到一个声音,“来份工作。”这声音极熟悉,我向外面望,见到是孔乙己。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七匹狼男装,手里的钱皱巴巴的,满身都是伤痕。


总监也伸出头来,“孔乙己么?你还欠200中介费。”


孔乙己很颓唐,仰面答到,“这,下回还清罢,这次是现钱,工作要好。”


总监仍想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被骗到传销组织了。”


孔乙己这回不在争辩,低声说道,“营销,营销组织。”


他的眼神,很像恳求总监,不要再提。


这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总监都笑了。我拿出招聘表,放在柜台上,他掏出身份证和中介费,放在我手上,原来,他连学位证都骗没有了。


填完招聘表格,他便在旁人的笑声中,骑着没锁的共享单车,慢慢的走远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到了年底,总监关上后台,说,“孔乙己还欠200中介费呢。”到了第二年春招,又说“孔乙己还欠200中介费。”到了后来毕业季没有再说,秋招也没有再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


章鱼老哥:(zhangyufootball)


【章鱼哥: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下面这个二维码代表号主贪得无厌却又白日做梦

不喜欢请骂街,恨请取关


都是呆萌的道理,只用傲娇的语言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