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我要上天庭

楼主:阅读王小说大全 时间:2020-09-15 14:56:37

又是一年开学季,毗邻西华大学的斜街,又恢复了往日的繁闹。


临近傍晚,行人依旧络绎不绝。


与周围门庭若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街角的一个门店冷冷清清,几乎无人问津。


季浩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伸手往旁边墙壁上的开关一按。


“啪!”


明亮的光线顿时将店内照了个通透。便利店不大,约莫有二十多个平米,四周的货架上摆满了奇奇怪怪的物件。


季浩习惯性的扫视了一圈店内,重新将目光投向了面前的电脑上。


“吱呀!”


玻璃门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季浩抬头向门口撇了一眼。


来人是个约莫四五十岁的大妈,衣着朴素,一看就是来城市务工人员。带着畏畏缩缩的目光,在店内转悠了起来。


季浩并没有急着上去推销产品,相反他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一眼,只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来人的举动。依据季浩的经验,能来这种店的人,不管外表看起来多么保守,内心一定是不甘寂寞的人。不过热情的举动只会起到反效果,如果对方有购买意向的话,自然会表露出来。


果不其然,大妈在转悠了半个货架之后,目光停留在一件商品之上。


季浩心中一喜,这个东西如果交易成功,自己起码能提成十几块钱。此时不表现更待何时,于是快步来到大妈跟前,笑着说道:


“大妈您真是好眼力,这玩意儿,上到九十九,下到小朋友,无论居家或者旅游,绝对是您人生的最佳伴侣……!”


在店里已经干了两个月销售的季浩,推销的口才练得是相当不错。


大妈听到季浩的话,脸上挂满了笑容:“俺也觉得俺的眼力好哩,把这玩具带给俺孙子,他肯定高兴的很!”


“门口那么大的招牌‘夜未央情趣用品’看不到吗?”


季浩闭目捶了捶额头,无奈的说道:“大妈,这是情趣用品店,不是玩具店!”


“情趣用品是个什么东西?俺看这也就是个遥控玩具嘛!”大妈指着旁边的充气娃娃说道,“这不是布娃娃吗?不过做的也忒丑了点!”


大妈的话好有道理,季浩顿时无言以对。


这确实是个玩具,不过是成年人的玩具!


季浩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向大妈解释。也就怪这厂商,好好的一个遥控情趣按摩棒,包装的这么严实干嘛,怪不得大妈会误解。


季浩无奈的把包装给打开,拿出的瞬间,大妈的脸顿时变成了红萝卜。当季浩打开电源,按摩棒开始摇头晃脑的时候,大妈留下一句,“恁城里人真会玩!”便落荒而逃。


“城里人?”季浩自嘲的笑了笑。


季浩,来自于一个在秦江省地图上都找不到的犄角旮旯的村子,家中世代务农,标准的农N代。


父亲的身体不好,一年的医药费都是个不小的数目。大学一年单学费住宿费就得八千多,再加上正上高中妹妹的学费,对季浩那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负担沉重的有点超出负荷。


在收到西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之后,季浩本想不上外出打工,可是父母坚决不许。无奈之下,取折中一点的办法,利用假期前来西华市打工,只为给父母减轻一点压力。


季浩摇了摇头,将按摩棒重新包装好放回原位,转身正欲回去。这时,玻璃门又被猛地推开,一个旋风般的身影冲到季浩跟前。


季浩吃了一惊,讶然地看着去而复返的大妈。


大妈面色泛红,喘着粗气说道:“老娘长这么大,还没玩过玩具呢!这个东西是180对吧,我要了!”说着将钱塞到季浩手里,不待季浩答话,将货架上的情趣按摩棒一把抄到手里,又急匆匆的离去,嘴里兀自小声嘟囔道:“老娘晚上一有点兴致,死老头子就装睡,有了这最佳伴侣,老娘以后就不靠你了!”


季浩先前的猜测没错,这大妈果然是个内心不甘寂寞的人!不过说的这话,也实在是彪悍,听得季浩忍不住哑然失笑。


斜街大大小小的店铺,主要的客源就是西华大学的学生。暑假来临便意味着淡季的到来,不少店铺都关了门。季浩之前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个情趣店营业员的工作。


他已经在这里干了两个月,明天就是新生报道的日子,和店老板约定好交接的日期就定在了今天。


按照合同来算,季浩能拿三千多块钱。


季浩有自己的省钱秘籍,大学四个半月课程,预计生活费两千多块钱差不多就够了。如果再利用课余时间做点兼职的话,过年回去应该能给父母和小妹买几件像样的礼物。


想到此处,季浩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


“砰!”


玻璃门被粗暴的推开,一个歪歪斜斜的身影趔趄着走了进来。


来人约莫五十多岁,头发半秃,脑门锃亮,短眉鹰鼻,面目黝黑。穿了个背心短裤,圾拉着一双拖鞋,正是夜未央情趣用品店的老板赖广发。


赖广发虽然不是斜街本地人,但是在这里也混了好多年。除了这情趣用品店之外,还有一家小宾馆,每天的日子除了收收钱,就是打牌喝酒,日子过的不要太滋润。


“赖叔,你来了?”


今天是交接的日子,需要盘货对账。季浩远远就闻到一股酒味,待看到赖广发摇摇晃晃的样子,就知道他今天肯定又没少喝酒,心里虽然不悦,依然笑着打了个招呼,搬把椅子让他坐下。


“嗝——”


赖广发长长的打了个酒嗝,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从裤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燃之后,深深了吸了一口,这才慢悠悠的说道:“小季啊,这两个月你干的不错,赖叔不会亏待你的。”


听到这话,季浩心里不置可否。他在这斜街干了两个月,听到不少关于赖广发的传言,当然是以负面的居多,人送绰号“老癞子”。


母亲农闲的时候会在老家的集市上摆摊做个小生意,季浩自幼耳濡目染,见惯了各色人等。当然不会因传言便轻易给一个人下定论,更不会因一句好话就对一个人感激涕零。


干两个月开学就辞职,这是事先约定好的,为了保险起见,在季浩的坚持下当时也是签了合同的。


“赖叔,这是账本,还有货物盘点明细都在这里,你可以对账了。”季浩拿过早已准备好的账本,递给了赖广发。


赖广发叼着烟卷,眼睛微眯,翻着账本说道:“肯定错不了,小季你做事,我放心着哩。”他走马观花的翻看了一遍,合上了账本,吐了个烟圈说道:“小季,赖叔很看好你啊,以后你假期要是还想打工,那一定要来叔店里。”


季浩听到这话,笑着说道:“赖叔,那是自然。你先盘点一下货,看数目有没有问题。”


“哈哈……,叔还信不过你?”赖广发笑着起身向货架走去。


情趣用品店,货物的种类数目都不算多,不过十几分钟,赖广发便盘点完了货物,向季浩走来,不过此时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了。


季浩心生警觉,问道:“赖叔,货的数目不对?”


赖广发眉头微皱,声音低沉:“货数基本没错,不过好像少了一样东西。”说到这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大腿,故作恍然大悟状,笑道:“小季啊,你和叔还玩这套,喜欢就直接告诉叔就是了,叔算你个成本价。”


“少了什么?我喜欢什么东西?”季浩被赖广发的一惊一乍弄得莫名其妙。


“你还跟叔装?那个瑶池仙子情趣娃娃你是不是看中了,不好意思给叔说,就直接拿走了,然后让叔直接从你工资里扣?”赖广发佯怒道,随后又做出了一副懂你们年轻人的表情,“年轻人脸皮薄,不好意思直接说,叔懂。娃娃成本价是三千五,你两个月的工资加提成一共是三千七。然后叔再给你二百块钱,你看是不是这个理儿?”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钞票,递给季浩。


赖广发口中说的瑶池仙子,季浩知道,听他说是岛国进口,标价四千八百八十八,当作是镇店之宝。


不过在季浩看来,这纯粹属于岛国人恶心华夏人的。


仙子长那模样?看着就想吐好嘛!


事实证明,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瑶池仙子放了一年多都没有卖出去。


“难道瑶池仙子不见了?”


季浩念及此处,快步走到放瑶池仙子的货架跟前查看。


蓦地,季浩身形猛地一震,如遭雷殛一般。


如果只是瑶池仙子不见了,季浩当然不至于如此。他的震惊来自于,一个声音仿佛不经耳膜,直入脑海,如洪钟大吕一般,在他的脑海里激荡不已。


“玉帝有旨,瑶池大会,遍邀诸仙同乐,仙友应早做准备为是。”


“瑶池大会是什么,难道这个瑶池仙子成精了?”


季浩心中惊骇莫名!


季浩伫立良久,可是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奇异的声音响起。


“难道是自己出现幻听了?”季浩挠了挠头。


“小季,还没看好吗?”赖广发不耐烦的催促道。


“赖叔,瑶池仙子我真的没有拿。”回过神来的季浩,当然不允许这盆脏水扣到自己头上。


“小季啊,这店一直是你在照看。咱店也没有失窃过,现在少了一样东西。至于这东西怎么没了,你应该比我清楚!”赖广发乜斜了季浩一眼,从裤兜里摸了一根烟,不过并没有点燃,在大腿上磕了磕,语气也冷了下来,“如果我报警的话,后果你应该很清楚,你这可是监守自盗!”


“监守自盗?”


赖广发的话,让季浩的大脑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为了今天的顺利交接,季浩昨天下午足足盘点了三遍货。他清楚的记得,当时瑶池仙子确实还在这里,怎么现在突然就不翼而飞了?


这两个月,季浩为了省钱,吃住都在店里。晚上,困了就打个地铺。一日三餐,就是买了个小电饭锅,自己煮饭吃。除了早上去晨跑和上厕所之外,可以说压根都不离店。这个情趣娃娃怎么会失踪呢?如果说是贼偷的话,为什么门锁没坏,且单单只偷这一个情趣娃娃,收银台里的钱却丝毫没动?


当时赖广发交给自己店钥匙的时候,一再声称这是仅有的一把,当然对此季浩是持保留意见的。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不过二十四个小时……。


季浩的大脑飞速运转,运用排除法,将失窃的时间点锁定在早上六点到七点。因为只有这个时间点,自己要去西华大学洗漱晨练,离店的时间久一点。不过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推测,具体还是需要拿出证据。


“证据?”


季浩眼角的余光扫了眼店门口的监控。


店门口的监控本来只是个摆设,不过季浩前段时间闲着没事,排除了一下线路故障,重新装了个驱动程序,把它给修好了。这本来也就随手的事情,为了避免有表功的嫌疑,季浩也就没提,没想到现在它将要派上大用场。


“赖叔,这么说就严重了。前天我一个同学来找我玩,他比较喜欢搞一些恶作剧,等下我回去问问他,看是不是他搞的鬼。”季浩现在还没有十足把握是赖广发监守自盗,需要将监控视频带回去看一下。


赖广发显然没有想到季浩会这么一说,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说道:“这个样子啊!那你回去确认一下,明天咱们再谈工资的事情好了。”


季浩确实得回去“确认”一下,不过在这之前他先要将视频拷到自己的手机上。


季浩谎称自己在电脑上下载了一些资料,现在需要拷到手机上,赖广发当然不好拒绝。


季浩没想到,仅仅一天所录的视频竟有5个G之多,他的手机只有16G的内存,除去系统占用的10个多G之外,所剩的勉强够用。无奈之下删除了手机里全部的视频,和绝大多数的歌曲,甚至连自己珍藏的电子书也没能留存,安装的软件自然也是卸载一空。


虽然这些都是自己的珍藏,不过和眼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比起来,那就算不了什么了。


为了保险起见,又随手安装了一个万能播放器。


季浩强忍着内心的不快,给赖广发打了个招呼,便拎着自己早已收拾妥当的行李走出了店外。


可是往哪里去呢?


季浩心中生起了悲凉的感觉。


卡里的八千多块钱,是父母东挪西借凑的学费,肯定不能动。说好的出来打工,此时再问家里要生活费,季浩也张不开那个嘴。


除此之外,身上也就剩一百多块钱,所以说,自己没有退路,这个酬劳必须要拿回来。


斜街最便宜的宾馆一晚上都得五十块钱,这对此时的季浩来说,那无疑太过于奢侈。只能去学校里面找个地方凑合一晚上了。


季浩落寞的背着行囊,左手拎着吉他包往学校操场走去,那里有看台,凑合一晚上不成问题。


夜风徐徐,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季浩点击手机屏幕发出的“咔嗒”声。


季浩的推断一点没错,在预估的时间点内,看到视频中出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脑门锃亮,短眉鹰鼻,正是赖广发。


只见视频中的他,贼头贼脑的瞅了瞅四周,然后悄悄的打开门,片刻之后就抱着放情趣娃娃的箱子走了出来,然后就是锁门的声音。


“这种人渣,真该拉出去人道毁灭。”季浩点关了视频,心里恨恨的说道。如果不是自己侥幸留有后手,换作其他人,肯定中招,这都没地方说理。


不过季浩可不认为,拿了证据明天的事情就是十拿九稳了。季浩在斜街待了两个月,不能说对这里的事情了如指掌,起码也知道个八九不离十。赖广发如此为人,在斜街能一直安然无恙,得益于他有一个“好侄子”——赖昌豪。


如果说赖广发是斜街一赖的话,那赖昌豪就是斜街一霸,经营了一家颇具规模的“豪门”KTV。西华大学师生数万,而偌大的斜街却仅此一家KTV,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如果早之前季浩知道是这么种情况,哪怕去工地搬砖,也不会给赖广发打工。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季浩越想越烦躁,干脆不想了。反正无论如何,这个钱自己是一定要拿到手的。


音乐是排除郁闷的良方。


带上耳机,季浩点开了音乐播放器,虽然歌曲就剩下了寥寥几首,但都是自己最喜欢的。


悠扬的音乐响起,季浩闭上眼睛沉醉其间。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季浩沉醉在歌曲的意境中,幻想自己置身于古代江湖中,鲜衣怒马,仗剑天涯。赖广发赖昌豪之类不入流的杂鱼,被自己的赫赫威名吓得跪地求饶。浑然没有注意到天空中异况的发生。


如果他此时睁开眼的话,会看到头顶上方,漆黑的天空中有一个漩涡正在慢慢形成。


漩涡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一分为二,变成了太极的形状。蓦地,那个太极竟然像门一样,从中间慢慢裂开,一道几近透明的光柱,从天空中直射而下,笼罩在了正闭目沉醉的季浩身上。


“恭迎上仙!”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季浩吃了一惊。他猛地睁开双眼,扯下耳朵中的耳机,赫然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一团云朵之上。一个只在荧屏里见过的金甲力士正在向自己行礼,目光中微微露出诧异的神色。


“什么情况这是?”季浩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心里忍不住寻思,“没想到自己这么快便睡着了?这个梦做的倒是神奇。竟然知道自己在做梦,梦境和正常思维竟然一点也没起冲突。季浩隐隐有点期待,别醒,千万别醒。”


不待季浩有更多思考,这个金甲力士又恭敬的行了个礼,说道:“瑶池大会现已开始,不好让众仙久待,在下这便送上仙前往瑶池赴宴!”


季浩下意识的点了点,刚想开口询问,便发觉自己身下的云团像出弦的利箭一般,向前方疾驶而去。


季浩虽然知道这是梦境,但是这种体验实在太过真实。主要是云朵之上,比不了飞机汽车,别说安全带,连个拉手都没有,更何况这还是在万米高空之上。虽然疾行的云朵感受不到一丝颠簸,季浩心中依然惴惴不安。


一眼望不到顶的仙山,数不清的奇珍异兽穿梭其间,漂浮的琼楼玉宇,无处不在的仙音梵唱……,这一幕幕让季浩大开眼界。


片刻之后,便来到一处巨大的湖泊跟前。湖水清澈,似不染一丝尘埃,晶润如玉。一柱山峰,正插湖泊中央。更为奇特的是,在峰上百余米处,豁然变大,状如蘑菇。一座仿若琉璃铸就的宫殿矗立其上,浑然天成。


倏忽之间,金甲力士便操控着云团落到宫殿前方的空地上,挥手收了云团,恭敬的向着殿外站的一名老者行了个礼,说道:“道祖,当值金甲力士李乙辰已将上仙带到,在下这便回去复命了。”说完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道祖?”季浩略略思索了一下,“能被称之为道祖的貌似只有太上老君,难道眼前的这位就是太上老君?”


“这梦越来越有意思了!”季浩心里忍不住一乐,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位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的神仙人物。


眼前的太上老君,鹤发童颜,头戴月牙冠,一裘月白色的道袍,腰挂紫金葫芦,手持一柄拂尘,端是一派仙风道骨。


“啪嗒!”


季浩将行囊扔到地上,右手伸进裤兜,将手机掏了出来,跑到太上老君眼前,笑着说道:“老君,合个影你不介意吧!”


反正知道是在做梦,季浩也就没什么顾忌。说着也不等太上老君回答,忙站在他的旁边,端起手机,“咔嚓,咔嚓。”一连拍了好几十张。


“嗯,这张表情有点不太自然,删掉。”


“这张只照了半张脸,肯定要删掉。”


……。


季浩点看着相册,嘴里自言自语着,将不满意的照片一一删掉。浑然没有发觉,正扭头看他玩手机的太上老君越睁越大的眼睛。


“此是何物?”


季浩抬头看了面露惊奇之色的太上老君一眼,疑惑道:“这是手机啊,你没见过?”


“本尊见过的宝物何止万千,却从未见过此等神器,一息之间,便可绘出人形,且分毫不差,就是画圣亲临,却也不能做到。”太上老君的声音颤抖不已,“可否借本尊一观?”


“多大点事,给,看吧!”季浩将手机递给太上老君,只见对方伸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显然激动的不能自抑。


太上老君学着季浩的样子,伸出手指在相册的照片上一点,照片顿时最大化,铺满了整个屏幕。


“可大可小,且分毫必现,当真是了不得!”太上老君喃喃自语的端详了半晌,方才恋恋不舍的将手机递还给季浩。


“没事,想玩你就再玩一会吧!”季浩大手一挥,豪爽的说道。然后教太上老君,如何操作手机。


当季浩教他如何看电影的时候,点开了那个监控视频。


监控摄像头的像素不行,拍出来的人物不是很清晰,饶是如此,也让太上老君的身躯一震。他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不能置信的说道:“这可是另一方世界?”


“这是视频。”季浩无奈的说道。


“何谓视频?”太上老君的双眼充满了求知的欲望。


“这……。”季浩顿时无言以对。


好在视频的吸引力更大一些,太上老君并没有深究的意思,转头兴致勃勃的继续看起视频来。


“说好的让自己来赴宴呢?怎么把自己往这里一扔也不管不问。”


虽是知道自己做梦,肯定是毫无逻辑可言,季浩依然忍不住腹诽道。


他无事可做,便背着吉他包四处溜达起来。


空闲时间自弹自唱,是季浩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断断续续的玩了四五年,技艺不能说炉火纯青,也算是颇有心得。


来到宫殿的近前,看着匾额上的四个鎏金大字——瑶池仙宫,季浩忍不住一阵感叹:“雕栏玉砌,流光溢彩,不愧是传说中的神仙府邸啊!”


“反正也没人管,要不进去看看?”季浩自言自语着,便迈步往里走去。


明明在外面安静异常,当季浩跨过门槛之后,就仿佛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云袖飞扬,舞姿婀娜,伴随着悠扬的乐曲,四周的宾台上觥筹交错,无不昭示着这里正在进行着一场宴会。


季浩的心神完全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浑然没有注意到四周投来的诧异目光。


清歌曼舞凝丝竹,尽日季浩看不足。


季浩并不懂歌舞表演,但是依然觉得极其赏心悦目。尤其是中间的那位翩若惊鸿的古装女子,当真称得上“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而让季浩诧异的是,如此好的歌舞表演,对周围的人像是全无吸引力,或是在小声交谈,或是闭目沉思,更有甚者爬在案几之上呼呼大睡。认真聆听观赏的屈指可数,当真是焚琴煮鹤,大煞风景。


一曲终了,季浩只觉得心旷神怡。


“小友,你这手机法宝,怎会这样?”


就在季浩心生感慨的时候,太上老君蓦地出现在季浩眼前,急切的说道。


“难道手机坏了?”季浩接过手机一看,不由得一乐,原来是手机自动锁屏了。


随手解锁屏幕,递给太上老君,季浩问出了心中疑惑:“老君,这么好的歌舞表演,这些人怎么不好好欣赏呢?”


“赏花,赏月,赏歌舞,游洞府……万年不变,纵是再美妙绝伦,也早都看腻了。”太上老君头也不抬,盯着手机屏幕说道。


比起这个舞会,太上老君明显对这个新奇的手机更为喜欢。


季浩撇了撇嘴,大不以为然,以为太上老君只是说笑而已。可当季浩欣赏到第二曲歌舞表演的时候,虽然觉得也很好看,但已没初始那种惊艳的感觉。


当第三曲开始的时候,季浩心里已经隐隐有点腻味,也彻底认可了太上老君的话。


季浩此时便转移了注意力,开始打量起参加宴会的宾客,先前的那个金甲力士说是遍邀诸仙来参加这个瑶池大会,想必在座的诸位都是仙人了。季浩仔细的一一打量过去,还真给他找到几位“熟面孔”。


坐在高台之上的二位英气蓬勃的男子和美若天仙的女子,毋庸置疑肯定是玉帝和王母娘娘。


参加宴会竟然带了一只狗,并且额头有三只眼,不用问,肯定是赫赫有名的天庭第一战神——显圣二郎真君杨戬。


此时的二郎真君哪有威风八面的样子。眉目低垂,百无聊赖的在和哮天犬玩‘你打我一巴掌,我回你一爪子’的无聊游戏。


气质超逸出尘,有着绝世容颜,怀里抱着一只兔子的,十有八九是天庭另一位大名人——嫦娥仙子。


此时的嫦娥仙子像和谁赌气似的,正咬着下嘴唇,怀中的玉兔正在她的芊芊玉手中,苦着脸变换着不同的鬼脸。


托塔天王无聊的抛宝塔玩。


……。


看到这一幕幕,季浩一脑门黑线,这分明是瑶池无聊大会。


天庭真无聊,神仙真可怜!


也不知过了多久,歌舞表演总算是告一段落,季浩看的也是昏昏欲睡。


玉帝长长的打了个哈欠,悠悠地说道:“瑶池大会现已结束,众卿可有想上台一展才艺的,朕奖励功德五百,琼浆一杯。”


众仙闻言纷纷摇头,便欲起身离开。


“这玉帝老儿也忒小气了,区区五百功德要之何用,琼浆玉液我等自有供奉,也不差这一杯。”


一个毛脸的仙人,愤愤离席,路经太上老君,口里兀自嘟囔着。


“连玉帝都敢骂,当真是大胆啊。”季浩给这位胆大包天的牛人在心里点了个赞。


“大圣意欲何为啊?”太上老君像是没有听到这位仙人的不敬之言,笑眯眯的打招呼道。


“毛脸雷公嘴,大圣,齐天大圣,孙悟空?”待看到这位口出不逊之言的仙人真容时,季浩的脑海里闪现出一系列纷乱的念头。


“俺老孙岂还有正事?回府,混吃等死而已!”孙悟空挖了挖鼻孔,冷哼一声,跃上筋斗云,疾驶而去。


“功德,琼浆,他们都不稀罕,我稀罕啊!”季浩在心里狂呼,“虽然只是在梦里,但是也好歹能过过干瘾不是?”


季浩念及此处,便大声喊道:“我,我有才艺要展示。”


季浩看到玉帝向自己点了点头,便走到舞池中央,从吉他包里取出吉他,试了几下音。


“持国天王,此人装束怎如此奇异,所持是何种乐器,我怎么从未见过?”一个面目黝黑身穿金色甲胄的仙人,看了一眼季浩手中的吉他,低声询问旁边手持琵琶的同伴。


“乐器像此人的装束一样奇特,不过却无一丝仙音,想来也难有过人之处。”持国天王的眼中掠过一丝不屑的神色,傲然说道。


持国天王魔礼青以琴弘法,以音渡人。他的本命法宝就是琵琶,除了是南天门的四天王之一,还是天庭赫赫有名的乐器大家,他的话自然是颇具权威。


周围的众仙原本还抱有一丝期待,听闻魔礼青如此一说,顿时失望的摇了摇头,纷纷起身离去。


季浩对众仙的议论只是报以微笑,微微鞠了个躬,朗声说道:“我叫季浩,我演唱的曲目是‘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是1993电影版《笑傲江湖》中的插曲,是由许冠杰演唱的,时至今日,衍生出了好几十个版本,不过季浩最喜欢的还是许冠杰版的。


季浩拨动吉他,先演绎了一段前奏。


纷纷起身离去的众仙,顿时停下了脚步,扭头惊疑不定的观望。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原本嬉笑纷扰的大厅内,顿时鸦雀无声。


季浩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已经完全沉浸在歌曲的意境中。


几个古代的白衣侠客,泛舟江湖之上,夕阳西下,琴声悠悠,于一笑之中带走了心中的凡尘俗事,快意风流。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


就算是同一首歌,不同的心境演绎,也会呈现出不同的韵味。


一曲终了,季浩将这种悠然自得唱的淋漓尽致。还未睁开双眼,耳边便传来了雷鸣般的掌声。


“此曲如此清新脱俗,实在让我等大开眼界啊!”一个须发皆白的仙人捋着胡须,由衷的赞叹道。


“文曲星君都说好,那自然毋容置疑。我虽不懂弦律,但是也觉得此曲非同凡响。”托塔天王抛了抛手中的宝塔,撇了一眼面皮涨的通红的魔礼青附和道。


托塔天王与持国天王魔礼青关系不佳,此时当然不会放弃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他的话,引来了周围不少仙人点头称是。


魔礼青心里不岔,不过却是自己失言在先,此时也无法反驳。


在众仙跟前丢了面子,虽无法将这笔账直接算在季浩头上,但是他绝对难辞其咎。


“季浩。”魔礼青瞳孔微缩,将这个名字暗暗记在心里。



想看更多未删减的故事,请猛戳下方“阅读全文”阅读更精彩内容哦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