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上莲花:八一八村里那些事(连载二)

心上莲花次第开2018-07-07 15:14:47

  祥也是上门女婿,他和我老公同年。虽然我老公小时候也穷,但是有妈和没妈,那是天渊之别。所以说,“宁要讨饭的娘,不要当官的爹”,这句话绝对是劳动人民的血泪总结啊!

  祥的妈妈在他8个月时得病,在县人民医院去世了。祥的妈妈去世后第二天,祥的叔叔伯父们从山村去县城运遗体回来安葬。70年代汽车还很少,大家是用牛车去拉回来的,走路用了一天半。

  祥的叔伯们到了县城,只看到祥的父亲,没看到孩子,问他:“祥呢?”

  祥父说:“被我卖了,30块。人家是干部,没有儿子。”

  祥的大伯父气的捶足顿胸:“你个短命鬼,亲儿子都卖,你有没有良心啊,快点去要回来!”

  在祥叔伯们的逼迫之下,祥父只得去赎人。对方很生气,要求祥父赔偿5元钱。祥父没有,祥伯父、叔叔们当时你一角我五角,凑了5元,连同收的30元一起还给了人家,祥才被顺利接回。

    N年后,祥的大伯父同样在我家捶足顿胸:“当时我就不该让祥回来啊,就在人家干部家里多好啊,我作孽了啊!”

  

    祥虽然被赎回家了,但是祥父的心思早就不在儿子身上了,他满脑子都是女人、女人……

  一个月后,有个带了儿子的女人来到他家,成为他的继室,村里人叫她野桃(因为祥不认她为后妈,所以这里也不称呼她为祥的后妈了)。野桃人如其名,为人处事那是相当地泼辣。没来多久,周围邻居个个都对她退避三舍。

  野桃自己带了个儿子,比祥大两三岁。野桃前夫死了,日子过不下去了,这才改嫁给祥的父亲的。

  一个月后,野桃找了个借口,请祥的大姨帮忙带祥一个月,等家里的事情忙完后再接祥回家。一个月后,大姨把祥送回家,野桃和祥父却不接受了,不要这个儿子了,也不让他进门。

  祥的大姨没办法,只好将祥放在大门口就走了。她心里想着,怎么说他也是亲爹,不可能真不管吧?

  祥父和野桃将大门关闭,任凭祥在门口撕心裂肺地哭。

  祥的大伯父和其他叔父们上门去劝,野桃就是不同意,她说:“你们谁要多事,谁就接回去,反正我们家不要!”

  那时候谁家里没四五个以上的孩子?谁家里不是红薯掺饭吃?就算伯父叔父们有心想养孩子,老婆背后一掐,也不敢再出声的。

  祥就在家门口哭了两天两夜,哭得快没气了。这两天,全靠祥的三婶给点水喝,野桃和祥父从头到尾不闻不问,真是心如铁石!

  祥的大姨闻讯赶来,看到孩子这惨状,她抱着祥大哭了一场,一路哭着把祥抱回家了。

  从此,祥就在大姨家生活与读书,祥读书时把自己的姓从X更为Z。伯父叔父们都装不知道。

  祥如何长大我不知道,我只听祥的妻子跟我说过两件事。

  一、祥读到初二,家里没有钱了,祥拿着大表哥的身份证去东莞打工两年,存够了初中和高中的学费,才继续读完了高中。

  二、祥在95年考入了XX大学,一本,但是大姨家穷,拿不出学费。他的户口不在大姨村里,所以村委也没办法划点救济款帮他。祥找叔伯们求助,祥大伯父给了他300元,其余人没有资助,也拿不出钱。

  祥别无选择,只得去了野桃家里要学费。祥说,只要他们夫妻肯供他读完大学,他会忘记以前,以后他负责养老。祥父和野桃勃然大怒,当着祥伯叔们的面,用棍子把祥打出去,说从来没有这个儿子,也不用他养老!

  祥哭着走了,当天我刚好在祥三叔家里玩,看到他哭着走的,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但是我那时不知道他是考上大学过来要学费的,直到前段时间祥的妻子跟我聊天时偶尔说起这件事,我才对应上的。

    

    后来,祥没有读成大学,他直接去东莞打工了。

  祥学历低,打工收入自然不高,所以一直到28岁才结婚,在那个年代,祥算是结婚特别晚的了。祥的对象是我的同学。我同学家三姊妹,没有儿子,同学是老小,俩人相差7岁。她大姐二姐已嫁,家里父母善良,经济条件也不错。

  结婚当天,祥父和野桃出人意料地出现在现场。

    原来祥父听说祥结婚的时候,祥的大姨夫妻将作为男方父母坐上席,他们气不过,要去争这个脸。祥父在现场大闹,说祥是他的儿子,凭什么让大姨夫坐上席!我同学家族很大,几个堂兄弟过来拖着祥父和野桃往外扔,祥父毕竟年纪大了,折腾几下没力气了。野桃年纪比祥父小10岁,还身强体壮,她在现场撒泼乱骂。在场的男人们不好跟她一个女流之辈动手,女人们没人顶得住她,只能任她去骂。但祥父本来是要去争这个脸的,却不出所有人的意料,被当众狠狠地打了脸!只是好好的一场喜事,也被他们搅得乱七八糟了。

    我同学第一次见到他们,就见识了他们的厉害,也从此结下了怨。所以,后来祥父和野桃无论多低声下气地求,我同学都置之不理,不过这是后话了。

    祥夫妻同心,第一年就生下大女儿,第三年生下小儿子。夫妻俩做了个小包工头,现在祥两口子年入几十万,过得相当不错。我同学一家体谅祥无父无母,对祥相当地好。祥一女一儿也乖巧听话,长得漂亮。

    对祥来说,历尽艰难,到这一步,他已算人生赢家。但他还是心里有一个很大的缺憾,因为他曾经考上大学(当年可是挤独木桥啊),而且还是一本,却不能去读书,所以他对孩子的学习是相当地重视。

    前段时间我同祥妻聊天,祥妻说:“如果祥不是摊上这样不负责任的爹,他该是大学生,也会有不一样的人生。”

    我只得安慰她说:“如果他去读大学了,你们也不会在一起了。”(我同学初中毕业)

  我同学说:“我情愿没有嫁给他,他本来应该过更好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她接着说,“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感激大姨和姨夫,没有他们,祥早饿死了。”

    我问她,“你们现在是把大姨夫妻像亲生父母一样赡养吗?”

    她回道:“是的,我孩子叫他们外公外婆。”

    祥现在过得很好,对孩子也很好。


    祥的事情先讲在这里,现在说说祥父。

  祥父和野桃过了一段很幸福的日子,但是他俩整整5年都没有生孩子,按理说俩人都没啥问题的。

  后来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野桃终于怀孕了,生下来是个女孩。野桃不满意,接着又怀孕,生下来还是女孩。那时计划生育抓得特别紧,上头抓野桃去结扎了。从此野桃就只有这俩女儿,还有前夫的儿子,跟祥父生活在一起。

  前夫的儿子和祥父合不来,家里总是鸡飞狗跳的。这个大儿子初中毕业之后,出去打工,从此一去不返,从不跟家里联系。二十多年过去了,至今杳无音信。

    野桃的大女儿复读了四次都没有考上大学,无奈读了个专科,如今在深圳做民办学校的教师。她嫁在我们当地,性格十分泼辣,简直就是野桃的翻版。她厮打婆婆,殴打老公,如今已成分居状态,也有可能已经办了离婚,我不太确定。

    野桃小女儿十分胆小,简直不像野桃生的。她初中毕业后嫁在隔壁镇,生俩儿子后,夫妻吵嘴,她回家告状。野桃大怒,跑到小女婿家抓花了小女婿的脸,还打了小女儿的婆婆。小女儿婆家给野桃小女儿两个选择:要么离婚,净身出户;要么不离婚,婆家和娘家断绝关系(小女儿可以回娘家,但两家以后不能做亲戚)。小女儿只得选择了第二条。


  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祥的大女儿都13岁了,祥父也真的老了。祥父的大女儿夫妻不和,小女儿基本没有来往,经济条件都不怎么样。祥父和野桃还是住在老房子里,房子已经破败不堪、摇摇欲坠了。无论祥父如何在外宣扬他的女儿们多么能干,给了他多少钱,但他的旧房子在周围众多新房子的包围下,这些话也显得底气不足。而祥父自从摔一跤,变得一瘸一拐后,这时他想到了祥。

  祥父打算跟祥修补父子关系,但祥直接了当地拒绝了他,毫无商量余地。

    祥父就把主意打到了祥的妻子身上,有一天他和祥妻在公共场合遇见,他当众大哭着求原谅,求她认这个公爹!祥妻很尴尬,只能马上逃掉了,而且她从此只要看见祥父就跑。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祥父去派出所哭诉儿子不养老。

  派出所的民警听到祥父的陈述,越听越生气。他们跟着祥父去祥家里,准备去主持公道。

  祥不在家,祥妻将这么些年来的恩恩怨怨、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说了,并告诉民警,你可以秉公执法,但请你先去村里了解下情况再来处理。

    民警开着警车将祥父送回,然后来到村委了解情况,村长的说法与祥妻一致。这下民警很郁闷了,原来忙乎这半天,是被祥父糊弄了一回。

    祥父继续去派出所哭诉,还跟野桃到派出所里,躺在地上哭闹,但是都没有用,民警们拿他们也没办法。去闹的次数多了,只要看见祥父到了派出所,民警们就纷纷尿遁了。

    祥父最后意识到,他指望亲生儿子养老这条路,是走不通了。于是他想到还有国家可以养老,于是他去找村委会,要求评为低保户,每个月可以拿到300元补助,两个人就是600元,也能补贴一下家用。

    可是,低保户是有条件的。村委跟他说,你户口本上有两儿两女,你哪里能符合政策的?这低保办不了。

    祥父可不敢在村委撒泼,因为村委成员都是村里的大家族,人家论哪样比他都厉害得多,他可不敢去斗这个狠。而且一个村谁不了解谁?他那点破事,别想别人家再给他脸!

    祥父可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他说:“我要去告你们这帮贪官污吏!”

    祥父开始了上访,去市府,去省府,都没解决,他开始去北京。这不,在我离开老家之前,村长刚接到上头的电话,让他把第6次上访的祥父和野桃弄回来。

    按这架势,目测祥父应该是永远也得不到低保了。

    目前祥父的结局就是这样,亲儿子不认他,养子玩失踪了,俩亲生女儿养不了,吃低保又不够条件。所以除了在地里挣扎着扒一口吃的,别的基本没有什么收入了。哪天老到真的扒不动了,或生病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祥父已经70多了,虽然名义上有两儿两女,却与孤寡老人没两样。平日里只有野桃还在菜地里骂骂咧咧几声,祥父也已经不太出声了。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后悔过?


    心上莲花点评:

    当年遗弃一岁多的儿子,任凭他在门口哭两天两夜,都不为所动,这样的事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如今他老了老了,落得个晚景凄凉。这样的人,这样的结局,这就是得其所哉吗?

    那时祥父算计满满,也放下狠话,不用这个儿子养老。但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也给他们安排好了,有的是办法让他们老无所依。人生其实并不长,一些绝情负义的事真不能做。不然,自己种下的苦果,最后发现还是要自己吞下去时,就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