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婚礼现场,视频里播放出我和公公的性爱片段

楼主:爬书小说 时间:2019-01-15 15:42:07



三伏天,飞慢奔驰的火车上,注意,是飞慢,张睿挥汗如雨,不停的挥动着手中的折扇,以求降温。


NND,怎么现在还有这么破的火车啊,不是说都是空调车吗,张睿在心中咒骂道,先前买火车票时候的狂喜,自他踏上火车的那一刻起,早已经烟消云散。


狂喜的原因是因为车票的价格,才42大块,张睿不止一次的听村里人说,从县城到郑州要百十块的,仔细看了车票之后,“郑州”这两个大字是那么的清晰,他庆幸自己占到了大便宜。


国内的火车经过几次大的提速之后,普快客车就基本上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可能是张睿的运气太好了吧,竟然让他碰上了一辆老爷车,千载难逢的老爷车。


第一次坐火车的张睿,没有在意,从站台上看,火车那碧绿的颜色,到处脱了漆的车厢和脏兮兮的玻璃窗。


现在,张睿终于知道自己手上的车票为什么那么便宜了。


二十多米长的一节车厢里,竟然只有寥寥的几个人,人少当然好了,最起码没那么乱,但是,头顶的电风扇的数量比人还少,只有八个。


不停的摇着脑袋四处乱吹,靠,要是它们只是对着自己吹,也许会凉快一点儿,张睿对着车厢顶上的电风扇比了比中指。


张睿,家住大西北山区一个普通额小村庄,出生之前他的老妈梦到一条闪着五彩霞光的巨龙,飞到她的腹中,梦醒,然后便生下了张睿。


本来他的老爹,也就是憨厚的老张,是想给他取名叫张龙的,结果被他老妈骂了个狗血淋头,说你是不是还想让我再给你生出来赵虎、王朝和马汉三个人啊,自己没文化,村东头的老李头儿不是前清的秀才吗,找他帮忙起一个好听点儿的名字不就行了。


老李头才八十岁,可能是前清的秀才吗,也许他爸爸老老李头儿说不准是。


结果,小张龙就变成了小张睿,小名小龙,这是他老爹老张坚持之下,才留下来的。


张睿自小聪明伶俐,很得人的喜欢,又是家中独子,从小娇生惯养的他,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论调皮捣蛋,在村里,他承认自己是第二的话,没人敢当第一。


当了好几年的孩子王,张睿到了上学的年龄,在老张的一巴掌之下,他才悻悻的跟着老张到邻村小学报了名,每天来回得好几里地,可谓起早贪黑。


学习,是一件相当无聊的事情,自打小学三年级开始,每学期第一名的奖状,对张睿已经丝毫没有诱惑力了,但是呢老张蒲扇般的巴掌让他一直心有余悸,所以没过几年,家里的四面墙全都贴满了红红的奖状,老张两口字高兴坏了,他们唯一的一张结婚照也光荣的下岗了,为与日俱增奖状让出位置。


老张家从此不再是家徒四壁了,至少,墙上全是红红的花纸!


张睿也想过,自己就不能有一次不拿奖状的机会吗,但是没有办法,不知道是他太聪明,还是别人太笨,每次的第一总是他,一学期基本上没有上过课的他,习惯性的在考试前一天随手翻了翻课本,第一名的名头,竟然又落到了他的头上,难道是踩了香蕉皮,撞了狗屎运?


狗屎倒是常见,村里几乎家家都有狗,这种可爱的动物维持着这一带的安防管理,调皮的张睿小时候经常被狗追着咬,深知它们的厉害。


香蕉,张睿没吃过,也没见过,这里实在是太穷了,满山的猕猴桃据说是绿色食品,对身体有益,城里人争相购买,不过他早就吃腻了!


聪明是很聪明,但是张睿好像有些聪明的过头了,从小到大,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先找一条捷径,然后才开始做,就连上学也是一样,刚上高中的他就打算好了自己以后十年的计划,最少是五年,计划是用铅笔写在一张草稿纸上的。


到了高中之后的第一天,张睿心想,反正上这么多年的学,无非是为了高考之后的金榜题名,只要考上大学不就行了吗,管他什么专业呢,就凭自己的才智,以后干点儿什么不行。


结果,张睿就选择了一条捷径。


艺术类,是高考时基本不要求文化课分数的专业,张睿很果断的选择了美术,经历了九年义务制教育后的他,对文化课现在是深恶痛绝。


干嘛不选表演或者音乐呢,这也是艺术类的,一不小心一炮走红了,那就是真的衣食无忧了,要是城里的孩子的话,一准儿会选,但是对于从小基本上没有看过电视的张睿来说,表演是什么东东,在他的潜意识里,就是每年村东头搭台唱戏时候,一脸花花绿绿的戏子们的所为,就叫表演。


还有就是每年教师节的时候,上台演讲的那个,带着眼镜的邻家小子,那也是表演,演讲稿子写的还没自己的作文有文采呢,就知道无休止的赞扬和唱高调,张睿总觉得那像是在耍猴儿。


不对,还没耍猴儿有意思呢!


画画,张睿挺喜欢的,上小学的时候,他就在数学课上把教课的老妇女画成了狼外婆的形象,很不巧,被发现了,挨了一顿臭训。


画班是高中唯一的一个美术老师办的,张睿庆幸自己考上了县一中,也许,整个县里也就只有这一个美术老师吧。


画班的人员,可以不像其他学生那样,整天待在教室里啃书本,张睿可以随时开溜,到画室里调戏漂亮的小丫头们。


三年高中过的也很快,很幸运的,张睿在年初通过了靖南美术学院的美术加试,为什么他不多报考几家呢,比如享誉中国的八大美院,在画班里,他的水平是首屈一指的,但是他的想法很简单,靖南美术学院的学费便宜,还有最主要是离老家近。


艺术类学院的学费普遍比较贵,只有靖南美术学院,一个由华侨华商资助的学校,学费和其他大学的普通专业不分上下。


通过了美术加试之后,张睿基本上就已经算是拿到了靖南美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虽然这几年没好好学文化课,但是对于只要不吃鸭蛋,就能被录取的艺术系来讲,他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当靖南美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寄到老张家的时候,全村人都轰动了,几十年来,终于出了一个大学生,也难怪,小村子只有几十户人家。


老张家在凑够了儿子的学费和生活费之后,还剩下一千多元钱,老张很慷慨的把钱给了张睿,要他趁暑假期间好好出去玩玩儿,什么时候花完了钱,什么时候回来。


老张的出发点很简单,自己的孩子一辈子没出过大山(除了美术加试时去了一次省城西安),县城都是在山坡上建的,外面的世界和山里区别太大了,为了避免开学之后,学院的同学看不起自己的宝贝儿子,他决定让张睿出去见识一下。


有这样的好事儿,张睿当然十分的愿意,从老张手中接过一千大块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踏上了旅程。


张睿的目的地是中原都市——郑州,下一站是中岳嵩山,爬山的同时顺带游览少林寺,比较占便宜,不像其他的地方,山就是山,庙就是庙,熊掌与鱼不可兼得。


一千块钱对以前兜里最多只装几十块钱的张睿来说,很是不少,但是对于国内的泡沫旅游来讲,是少的可怜,也不敢找什么旅游团,自己买了张火车票,踏上了东去的旅程。


两个小时之后,火车停在了省城西安。


西安站只能算是不大不小的车站,对于只有一条陇海铁路经过的城市,这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火车停下来之前,张睿就盯上了站台的一个窈窕的身影,一个女孩子。


烈日当空,女孩儿两条雪白的玉臂举着一个可爱的心形包包,以遮阳之用,虽然看不清楚她的相貌,但是,张睿感觉她绝对是很漂亮的。


身穿米白色的短袖小T恤,鼓鼓的酥胸,并没有因为抬起的胳膊而被挡住,浅蓝色的牛仔裙,露出膝盖以下的白嫩小腿,小腿的弧线是完美的S型,芊芊玉足踩着一双白色的平底运动鞋,外露的一截儿白色的袜子上,绣着可爱的卡通形象。


她要是这节车厢的就好了,张睿心想。


抬头看看车厢尽头上金属牌上,是赫然明显的“定员118人”,再看空空如也的车厢,张睿的心凉了一半,本来就没有几个人,到站时候还又下去了一部分,整辆车应该都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女孩儿从哪里上车都是一样的。


就在张睿心灰意冷,没有再注意女孩儿,几分钟之后。


“15、16、19、……20!”一个甜甜的女孩子的声音传来。


张睿猛地抬头,下一秒,他惊呆了。


妙龄少女,看起来和张睿年龄相仿,身材娇小玲珑,精致的瓜子脸,弯弯的细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显出一种灵动的神采,娇小的瑶鼻,小小的樱唇,肌肤赛雪,白皙滑嫩,她有着一种纯真的气质,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技在肩后,让人忍不住想去呵护她,就像童话里温柔善良的公主一般,受着所有人的爱戴,又有着小家碧玉般的气质,沉鱼落雁。


女孩的牛仔裙应该是纯棉的,没有一丝硬邦邦的感觉,显得很柔软,裙摆随着小腿的走动,翩翩起舞,衬托着整个人就像一个风中精灵一般,充满轻灵之感,俏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哈,原来23在这里啊!”女孩高兴的说。


张睿的心开始狂跳起来,妈呀,她是23号,自己刚好是24号,那就是说刚好两人是在一个座位上!


“这位同学,”张睿指着自己对面的座位,道:“要不然你就坐这里吧!”


为什呢,张睿有自己的打算,自己刚刚出了一身汗,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产生了异味儿,女孩子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他能清楚的闻到,再者,坐身边哪有坐对面好啊,坐对面,自己可是肆无忌惮的观察她,坐身边,总不至于一次次的转头观看吧,说不准还会被当成色狼呢。


“可是……”女孩儿樱唇轻启,道:“我的车票是23号耶,我同学告诉我的,上火车要对号入座的!”


又是一个第一次坐火车的人,哈哈,还真是有缘啊,张睿YY的想。


“对号入座是没错,但是这列火车人不多的,我估计到终点站也都是坐不满的!”张睿解释道:“对面的25号应该是早已经下车了,或者坐在其他的地方了,我都坐了好几站了,不会有人来的!”


“可是……”女孩为难的说:“万一要是有人来了,赶我走,我的座位又被人占住了,我怎么办啊?”


“我的让给你!”张睿斩钉截铁的说:“再说了,帮你把你的座位再要回来不就行了!”


“那好吧!”女孩儿这才慢慢的坐在张睿的对面,把包包放在腿上。


“哈哈,你好,我叫张睿,睿智的睿,敢问美女芳名?”张睿微笑着介绍自己道,早在小学的时候,他就练就了一张厚脸皮,不像多数男生,见了女生要不脸红,要不就是不敢说话。


“你好,我叫白倩倩!”女孩儿在张睿微笑的眼光下,低下头,小声回答道:“倩影的倩!”


“哦,倩倩啊!”张睿属于一遍熟的人,赞道:“人漂亮,名字也好听,真是配的太好了!”


换了别人,恐怕很少会有人这样的,除了脸皮厚的或者色狼。


“谢谢,你的名字也很好听的啊!”白倩倩高兴的说,被人夸奖,小丫头是自然心花怒放。


“呵呵,谢谢,对了,你去郑州干什么呀?”张睿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要去郑州的?”白倩倩歪着脑袋,奇怪的问道。


“呵呵,我当然知道了!”张睿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道:“我是能掐会算的,所以知道你的目的地!”


“我才不信呢!”白倩倩道:“你要是真的哪么厉害的话,还用问我的名字吗,不是早就猜出来了?”


“我是早就知道了,”张睿死猪不怕开水烫,说:“只不过,我要是一开始就叫出你的名字的话,你一定会吓一跳的,如此唐突佳人之事怎么能做呢!”


“吹牛!”白倩倩不相信的说:“除非拿出证据来,要不然我才不相信呢!”


“你想要什么证据?”


“比如,猜猜我的年龄,又比如猜猜我我出门的目的!”


“嗯,这有何难!”张睿一副天大地大我最大的嚣张表情,做足了前戏,信誓旦旦的说:“小妹妹,你的年龄我已经知道了,哈哈,你没有我大,叫哥哥吧!”


“切,我才不信呢!”白倩倩白了张睿一眼,说:“你看起来没我大才是,我都十八岁了,呵呵,你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应该是你叫我姐姐才对的!”


张睿要得就是这样的效果,心想这白倩倩也真是的,都十八岁了,怎么这么单纯啊,也太好骗了吧!


“哈哈,十八岁啊!”张睿微笑道:“我也是十八岁,但是你的生月没我大!”


“不信,你先说自己的生日!”


“没办法啊,一般情况下,十八岁的人很少有比我大的!”张睿道:“因为我是农历二月初二生的,龙抬头的日子,呵呵,小妹妹,你总不会是正月出生的吧?”


“我就是正月出生的,怎么样!”白倩倩嘟着嘴道:“我就是比你大,还不快叫姐姐!”


“啪!”


一张身份证摔在小茶桌上,张睿道:“自己看,出生日期,3月16号,按照那一年的农历,正好是二月初二,你的呢,拿出来,你要是真是正月出生的,我就叫你姐姐!”


白倩倩故意不理会张睿的发问,看着他身份证上的照片,嬉笑道:“哇哇,你两年前好呆啊,嘻嘻,还是傻乎乎的!”


“大姐,身份证上的照片和真人都是有很大出入的!”张睿叫苦道:“我也不想的啊,但是他们规定,又要露眉毛又要露耳朵的,结果我的头发就被理发店的大婶给喀嚓了,心疼死我了!”


白倩倩看看照片,再看看张睿,调皮的说:“呵呵,还是真人看着比较顺眼,也帅多了!”


“那是当然!”张睿摆了个POSS,臭屁道:“我可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一支秋梨压海棠的绝代无双、举世文明的帅锅,人称玉面小贱人……错了,是玉面小白龙,多少怀春少女哭着喊着让我泡她们!”


“那你泡了吗?”白倩倩眨着大眼睛问道。


“咳咳,我……我是好学生的!”张睿狂汗道:“当然不泡,好好学习才是我的追求,哈哈!”


“好学生?”白倩倩笑呵呵的道:“我怎么没看出来啊,你长得不像!”


“过玩这个暑假,我可就是一名大学生了,哈哈,这足以证明我是好学生!”张睿嚣张的笑道:“哈哈,羡慕吧,小妹妹!”


“你忘了我也是十八岁了吗?”白倩倩十分玩味儿的看着张睿,道:“很不巧耶,我也参加了今年的高考哦!”


“呃——”


张睿悻悻的收起身份证,嘟囔道:“多大了都不说,小气!”


“你不知道问女孩子的年龄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吗?”白倩倩娇声反驳道:“都知道了人家的年龄了,还要问生日,你好过分哦!”


“好吧,我不问了还不行!”张睿垂头丧气道:“反正我就当作你比我小就行了,呵呵!”


“张睿,你去郑州干什么啊?”白倩倩问道。


“旅游!”


“哪里有好玩的地方吗?”


“有啊,我要去的是少林寺,顺便爬嵩山!”


“少林寺有电视上说的哪么好玩吗?”


“当然了,你没见去那里游玩的有好多都是外国人吗,老外的眼睛多挑剔啊,肯跑这么老远过来,不好玩儿的话,谁来啊!”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好想去看看啊!”白倩倩双手托腮,一副无比向往的表情,眼睛里也已经出现了小星星。


“那你去郑州是干什么的呀?”这次换张睿发问。


“你都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知道我也是去郑州的!”白倩倩道。


“告诉你也行,但是有一个条件!”张睿道:“你也得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的生日,好吗?”


“那好吧!”白倩倩终于妥协了。


张睿道:“刚才你在找座位的时候,我看见你的车票了,需要说明一下的是,我是无意间看见的,不是有意的!”


“哈,明显我吃亏的嘛,就这样就让我说出自己的生日!”白倩倩撒娇道。


“喂,你不是想赖账吧!”张睿道:“再说了,我的生日你早就知道了,有什么好吃亏的!”


“又不是我让你说的,是你自己愿意说出来的嘛!”白倩倩见张睿就要跳脚了,忙道:“好了好了,人家告诉你就是了,我的生日是六月初四!”


“嘿嘿,我就说了嘛,你一定比我小的!”张睿笑道:“我比你大了三个月零两天,这回你该叫哥哥了了吧!”


“就算你比我大,我就得叫你哥哥的吗?”白倩倩道。


“呃,好像……”张睿道:“你不愿意啊,那就算了,现在,该你说是去干什么的了!”


“我啊——”白倩倩拖着长音道:“去郑州呢——就——是——不——告——诉——你!”


由于这辆火车是普通的慢车,传说中的四位数字车次,开头没有“D,T,K,Z”等字母,也就是见车就让、见站就停的“乌龟”级车次,从西安到郑州,需要八个小时的时间,而“T”字开头的车,只需要五个来小时就能到,这既是所为的天壤之别,一分价钱一分货。


有了白倩倩这个小美女的加入,无聊的旅途变得多姿多彩起来,张睿甚至觉得天都没有刚才那么热了,其实,车厢里的温度计一直是在上升。


原来,白倩倩是个富家女,老爹很早就找马克思他老人家探讨共产主义去了,她们家的生意做得很大,老妈整天忙的不得了,怕她一个人被人欺负,所以从小管教的很严,除了上学的时间之外,白倩倩没有离开过家半步。


这样年龄的人是需要有朋友,才不会感到寂寞的,可是白倩倩没有朋友,她从小到大所有的事,都是她的妈妈安排好的。


高考完了之后,白倩倩的成绩很好,恰逢过她过十八岁生日,妈妈问她想想要什么礼物,她第一次大胆的说,想自己出去走一走,玩一玩。


结果可想而知,不同意,就连白倩倩报考哪一所学校,都是她的老妈说了算,志愿表到底长什么样子,她都没见过,一切的一切,都要听从安排。


这就是代沟,作为女强人的母亲,自然很清楚社会的黑暗与邪恶,生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一点委屈,但是,久居牢笼的小鸟,又有哪一个不希望获得自由,自由的飞翔。


白倩倩趁忙碌的母亲不注意,偷偷的跑了出来,一心想要远远飞出去的小鸟,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张睿。


在“出逃”之前,白倩倩用手机短信联系了自己的同桌,问了一些出门的常识,匆匆赶到火车站的她,迫不及待的卖了一张最早开车的车票。


白倩倩向往的是大海,她原先的打算是到了郑州之后,再转车到青岛或者大连,毕竟,郑州是个大站,再说了,从西安直接过去的车,是要等很长时间的。


这一切,她还没有告诉张睿,人,总是有自我保护意识的。


“我考的是靖南美术学院,录取通知书已经下来了,你呢?”张睿问道。


“我不知道!”


“哦,我知道了,你报考的不是艺术类,属于第二批录取,现在是没有消息的,大概还得一个星期吧!”张睿点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倩倩道:“我是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报考的是那所学校,更不知道会被哪里录取!”


“不是吧,大姐!”张睿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白倩倩,张大嘴巴,道:“我现在十分怀疑你是不是参加了今年的高考,怎么自己要上什么学校都不知道!”


“我的一切都是我妈说了算!”白倩倩的表情变得有些忧郁,道:“不过,我想她一定不愿意我走的太远,也就是说很可能就是西安的某一所大学!”


“西安也不错啊,像交大、西北大学、医科大学、陕西师大、工大,这些都是不错的大学!”张睿道:“最起码都比我的靖南美术学院要强,名气也响亮很多!”


白倩倩说:“可是我妈整天把我管的死死的,西安我都待了十八年了,早就烦了,很想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呵呵,你是大城市的人啊,还出来见世面,真是好笑,我才是出来见世面的呢!”张睿转念一想,不对啊,急忙问道:“那你妈妈怎么会同意你一个人跑那么远,去郑州?”


“她当然不同意了!”白倩倩理了理额头上的几丝乱发,道:“我是自己跑出来的!”


“哇塞,我太吃惊了!”张睿道:“我真是佩服你啊,你太勇敢了!”


后面有一句话张睿没有说出来,就是:小丫头,你连离家出走的事儿都敢干,小生实在是佩服的紧啊!


“嘻嘻,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好勇敢!”刚才的一丝忧郁马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白倩倩双手合十,开心的道:“你不知道啊,我刚才上车的那一刻,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的可厉害了,但现在都还没有平复呢!”


“哎呀,我的妈呀,邪门的人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张睿用右手捂着自己的心脏部位,道:“今天又见了一个,为什么像我这样老老实实过日子的人,是越来越少啊!”


“哼,你不也是一个人出去玩儿的吗,还好意思说我!”白倩倩娇嗔道。


“我这是父母同意了之后的行为,要是他们不同意的话,我才不会出来呢!”张睿道:“就算有着贼心,也没有贼胆啊,身无分文,出来两天就得饿死!”


“有那么恐怖吗?”白倩倩一脸不信的样子,道:“现在这社会,一个大活人还能被饿死吗?”


“怎么不会!”张睿危言耸听道:“每年饿死的人多了,一看就知道你是第一次出门,外边和家里区别大了,坐车要车钱,吃饭要饭前,住旅馆要店钱,就连喝水,一瓶还要一块钱呢,没钱,能行吗?”


“不是说可以自己打零工赚钱养活自己的吗?”白倩倩歪着脑袋问:“我在好多报纸和杂志上都看过这样的报到的,还有好多是国外的青少年,边打工边旅游,环游世界,不是很好吗?”


“我说大小姐,你想的也太天真了吧!”张睿道:“在欧美国家也许可行,但是中国,我看百分之百是实现不了,中国大众普遍收入偏低,正经的上班族都不敢说他可以一边打工一边享受,更不要提打零工了,我问你,你可以干什么?”


“技术性高的当然干不了了,但是比如洗盘子啊,打扫卫生啊之类的,我想我总是能干的吧!”白倩倩回答道。


“天真!”张睿问道:“我看你的样子,以前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吧?”


白倩倩点点头,道:“我家里有保姆的,这些都不用我来做,但是这不代表我不会做啊!”


“好好好,你会做!”张睿道:“但是你知道这样的工作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吗?我告诉你,绝对不超过500大块,就算你去饭店里洗盘子,包吃包住,其他的开销总得是自己的吧,500块,你能留下多少?”


“我不知道!”白倩倩摇头道:“我对钱还有数字不是很敏感的!”


“就算你一分钱都不乱花,500块够你花几天的!”张睿道:“且不说国内的旅游景点门票那么的贵,就是车费和住宿费,加上你每天的饭钱,十天你都坚持不了!”


“这样啊!”白倩倩的表情不自然起来。


“不是吧,大小姐!”张睿做昏倒状,道:“你不会没带什么钱,就从家里跑出来了吧!”


“我有的!”白倩倩抱起自己的小包包,道:“上次妈妈给了我三千块钱买衣服,正好碰上专卖店打九折,便宜了三百多块,我都带来了!”


“呃——”张睿瘫倒在座位上。


“人家就是想靠自己的能力,在外边玩的嘛!”白倩倩不好意思的说:“谁知道,原来这么复杂啊!”


张睿挣扎着坐起来,道:“你的胆子还真是大啊,小美女,你长得这么的漂亮,这么的可爱,也不怕有人会对你意图不轨,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出来闯江湖!”


“不会吧,现在坏人还这么多吗?”白倩倩天真的问道。


“不是现在还这么多,是一直都不少!”张睿有气无力道:“真是被你打败了!”


“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呢!”白倩倩眨着大眼睛,道:“从我出门打车开始,一直到坐上火车,周围的人对我都很好啊,我不知道的时候问他们,他们也都是开开心心的告诉我,还都说的很详细!”


“那是因为你漂亮的原因!”张睿道:“你要是长的像恐龙的话,看还会不会有人理你!”


“那你也是这样的吗?”


“呃——”


“那个……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实话了!”


“那好,我就实话告诉你!”张睿坐正身体,道:“其实你在站台上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了,当你走到这里的时候,我让你坐到我的对面,一是天热,咱们坐在一起会更热的,二是,为了更加方便的看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美丽!我想,不止我一个人在注意你!”


白倩倩羞红了脸,小声问道:“拿要是我是个丑八怪呢,你会怎么样?”


“不知道!”张睿死皮赖脸道:“因为这个假设不存在,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就把自己变得丑一些,咱们从新来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