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七一献礼】苦娃从军记

楼主:萧然书香 时间:2018-12-19 03:17:41

苦娃从军记


文/瑞玲


我的父亲现在是个可爱的老头,小时候是个多余的“萝卜头”。

自打今年春节陪他回闽南探亲后,见了儿时的伙伴,他便开启了回忆模式。

此刻的他,穿着灰色的羊毛背心,露着矮墩墩的脖子,老花镜架在硕大的鼻子上,鼻子威武的摁在大饼脸上,垂着眼帘,笔在纸上“唰唰”的龙飞蛇行,那气势,连飞虫都不敢靠近。

冷不丁的,他会抬眼“唰”的看下窗外,若有所思。

新做的绿纱窗外,春光明媚,蝶儿蹁跹。

他几次去推开窗,就像遥远的往事正欲从窗外“嗖嗖”飞进来,急于问他:

“嗨!老头,还记得我吗?”

以下是他的童年,少年,以及青年时期的回忆,由他口述,我整理。

全以他的口吻来述说,一切真实有据,让我实在没有“画蛇添足”的缝隙啦。

(一)出生

我出生在一九四四年闰五月初四,一个闽南小山村。

“呱呱坠地”时,老天和我们家并未出现什么异相,比如天上滚雷,山顶冲火光,祥云盘旋屋顶,久久不愿散去之类的迹相,连最次潮湿的木门上,也并未见长出香菇或木耳,来预示我是一个不平凡的人。

第三天,还是有个叫“青明四”的算命瞎子上门,要给我起个命盘。

母亲生我时已经38岁,我是第九个,她疲惫的要命,也没什么营养补身子,哪舍得花这钱。

“老都老了,生了这小孩,还算个什么命。”

可“青明四”不改执著,非要来八字,手指数着,嘴皮喃喃自语:

“这个小孩,命硬,长大了一定出远门的,五行缺水,从事水上事业好,一生贵人相助,必有后福。

儿子中,只他一人可以送到父亲的终。可他送不到母亲的终,可怜。”

母亲生我之后,年龄和身体的关系,奶水不够,而我俨然一副是大胃王的气派,所以是靠喂食地瓜糊养大的。

我的一生也与地瓜结下了缘,到今天,我还是常常吃地瓜,怎么也不厌,就好像母亲一直在身边一刻未离开。

(二)父亲病故

一九四八年,我四岁,一天,父亲在家里突然吐血不止,吐了一脚盆,非常骇人,转眼,他就病故了。

而此时,大哥在外地来不及回来,二哥不知道跑哪去了,只有我和母亲在他身边,所以只得我一个儿子为父亲送终,这真是应了“青明四”的话。

母亲咬紧牙根,一言不发,顾不上哭,沉着的安排后事。

发丧时,我全然不知,披着破麻片,跑来又跑去,手舞足蹈。母亲见此状,一把抓起我,要往父亲棺材里装,我大哭死活不肯。

母亲命我们三兄弟在棺材前跪下发誓:

“从今往后,不吸烟不喝酒,不准因为财产的事吵架。”

我们再三发誓,母亲才罢休,后来实际证明全村唯一就我家兄弟终身不吸烟喝酒,不为财产吵架,兑现了诺言。我和二哥,一切听从大哥的安排,而大哥也尽到了大哥的责任。

(三)父亲去世后

迫于生活的压力,母亲决定趁我还小,把我送给另一座山村里,一户一直生不出男孩的家庭,这样至少我能填饱肚子。

前后一共送了三次,可每次我吃饱后,就会无比想母亲,想家里的几间烂屋。

于是,趁着他们睡着,偷偷连夜跑回去,赁着白天来时的记忆,居然光着脚回到家了。

山路上真的是一团黑,天上也许有着十万八千颗星星在闪烁,可合在一起的光,还是微弱。

我常常会摔的一嘴泥巴,一身痛。

可当看见家里的窗户里,透出幽暗的烛火光芒,像黑房子的眨着两只眼睛,我什么痛都忘了。

但这些还不是最怕的,人小胆子大,不知那时山上有野兽,老虎,豹子,野猪。

我们村里曾有过一个6岁小女孩,被老虎叼走吃掉,一路血迹斑斑,所以我命真大,感谢野兽们的不吃之恩。

因为前三次,次次我都连夜跑回了家,村里人开始叫我:“死不了”。

一直到今年我去探亲,还有知道的人拿这件事取笑我。

在第三次逃回家后,我肯求妈妈再也别把我送掉了:

“我一定会自己养自己的,保证只吃最小最烂番薯,好的都让哥哥们吃,他们要种田,行吗?”

母亲听我这样说,一把把我楼进怀里,我也是第一次见她哭得那么伤心。

这之后,母亲再也没有把我送人的想法了。

(四)牛欺负人

旧社会不光人欺负人,连牛也欺负人。

我父亲在世的时候,牛听我父亲的话,父亲犁地,只要手一抬,它就没二话的开始拉犁。

父亲死后,大哥十六岁,下田耕作,同样是它,却站在田里一动不动,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没人猜得出它想干什么。

母亲没办法,只好亲自下地耕作,哥哥年纪小,扶不住农具,只能让他拉牛,母亲扶犁耕,这样的画面,成了村子里一笑话。

没办法,只能用锄头挖地耕作,我亲眼见家人如此不容易的,才能完成春播,秋收。

我深知,要在这样的家庭生活下去,一定要减轻家庭负担,好像才五岁就思想成熟了,这究竟是老天对我的磨炼?还是眷顾呢?

(五)饿!饿!饿!

从逃回家里的那一刻起,就认定了天底下,唯有母亲才是我的保护者。

只是,母亲困难很多,我要力所能及的减轻她的负担。

我只吃地瓜的两头,中间好的,让劳动的人吃。挑最小的地瓜根吃,稀饭只喝汤,有时等大人吃好再吃,待他们去干活,我把盛稀饭的锅拿起来,用舌头舔的干干净净。

实际我是没吃饭,可只能这样,减轻母亲一点点负担,大家都劳碌,也没人注意我吃了没有。

(六)被人错怪

五六岁就会做饭了,大人在田里劳动累,回来时,我故意走掉,让他们先吃,反正我想好了,我吃剩的就可以了。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一早起来做准备工作,去放牛。为了让大人可以多睡一会,天没亮就去割草喂牛,用这样的方法换来大人的少打少骂。

有一次,我和另一个小孩去放牛,他的牛吃了别人家的地瓜藤,那份人家不了解情况,来家里告了我的状,害我被大人打骂一顿。我委屈极了,也没法辩,一气之下,拉了牛,光天化日之下去吃他家的地瓜藤,还用泥巴把他家烟窗堵上,让他尝尝我“死不了”的厉害。

后来他们向我家大人说搞错了,也许是不想我再报复吧。

(七)抓甲鱼

一次,天气很好,我在溪坑边,看着小鱼儿在水里自在的游来游去的样子,羡慕极了。

一边盘算着,要把鱼儿抓到手。把它们蒸熟了也可以当大人的菜。

突然,一只碗口大的甲鱼,咕嘟嘟的浮上水面来透气,又眼睁睁的看它潜回溪底的沙里。

我立刻钻进水里,双手牢牢的抲住它,心里跳的飞快。

一路奔跑回家,献宝似的交给母亲。

母亲把它卖给同村一个有钱人,换到几角钱,我得到了表扬,第一次尝到开心滋味。

那晚的饭我吃了一只稍稍大一点的番薯,好像有些心安理得。

这之后,便经常去溪坑观望,寻找机会,研究甲鱼的活动规律,一旦稍有苗头,我第一件事是先跪下来,朝天祈求天公保佑,让我抓到它,可以卖几个钱,讨好大人少受些打骂。

我喜欢琢磨事物活动的规律,这个习惯,应该就是抓甲鱼的时候养成的,一生都受益。

(八)眼睛还是被打伤了

可其实我还是一个孩子,玩心重。

一次大人已经从田里回来,我中饭却还没烧熟,他们饿坏了,气撒在我身上。

先用弯手指节一记一记的敲我的头,我痛的大哭,后来二哥操起打火棍,劈头盖脸的打来,其中一下打在我眼皮上,血直冒,连眼睛都染上一片红,我吓人的样子,把母亲惹火了,她一把夺去二哥手里的烧火棍,把我紧紧抱住,歇斯底里的骂着:

“死不了”是吃我的,从今往后,再不许打!

母亲用香灰把我伤口堵上,可还是留疤了,这个疤痕到今天依然嵌在我的老脸上,令我平淡无奇的圆脸上,徒然添上一丝“横气”。

不过我不因此恨大人,生活真是苦,人和牛马没有区别。

只是在母亲的声援下,我居然狐假虎威的对哥哥顶嘴:

“我会长大,你们会老,待我大了报复你们!”

这句话后来传开了,又成了全村一句笑话。



(九)三件难事

小时候,很长的时间里,我都要面临三件事:

一,填饱肚子别挨饿。

二,力所能及多做事,讨好大人少受打骂。

三,多抓甲鱼,上山采野果,中草药材去卖,减轻负担,贴补家用。

还有一件事,想起时,还会有些心酸。

由于我出生在特别穷的山区农家,四岁时父亲又病故。

从有记忆开始,每年的五月到十月都是光身,没衣服穿,连裤衩也没有,背上皮灼裂了一层又一层,火辣辣的,脱皮的时候只能趴着睡。

一直到今天,一到五月份,在家我也本能的不穿上装,可能是习惯了,皮厚的关系。

一个野小子主要靠地瓜野果为生。

我知道山上哪一棵果树,果子成熟了,也知道哪个山石缝隙中又长出了可以卖钱的草药。

每年秋天,是我的大好时光,它们都成熟了,我瘪着肚皮跑上山,像只攀援的野猴,爬树摘果子吃,芭乐,香蕉,芒果,什么都有,大自然太慷慨了。

老天可怜饥饿的小孩,一直吃到肚皮溜圆,再“哗哗”的撒一泡冲的高高的尿,岩石上呼呼睡上一觉,采好草药,用绳捆着带回家,卖钱双丰收,大人就比较少打骂我,我日子也过得舒心一些了。

(十)刮风下雨

我最害怕的事是刮风下雨,特别是突然打雷,真是太可怕了。

难道我是狐狸精变的吗?会被打回原形吗?

每次打雷,大人不在家,我躲也没处躲,一下钻到床铺下,可还是觉得不安全。

有一次雷打的特别大,有一只就砸在我家屋顶,我想这次要被雷找到我了。

我从床铺底下跑出去,躲到水缸边,结果手一用力,把水缸搬倒,水流一地。

我害怕大人回来打我,人又被水浇透,大人见我的狼狈样,没骂我打我,我算是逃过了一难。


(十一)抓鱼

我练了一手抓鱼的好本领,村子里的小孩没有一个比的上我。基本每天都有收获,有时一天好几斤,他们都羡慕我,让我带他们抓。

可他们又哪知道,我有多么羡慕他们,有父母,爷爷奶奶疼爱。


(十二)与猪和牛一起抱暖

最可怕的是时光数冬季 ,天冷无法抵挡。

我只好去找家里的猪,牛共同抱暖。

它们真的通人性,也不会挤我,翻身也怕会压到我,我感到暖和不少,和它们一起钻草堆,背靠背。同野人没两样,只是希望冬天能快些过去,美好的五月啊,快点来到。


(十三)拜孔夫子

转眼间,我十一岁了,与我同龄的小孩早几年都上学了,唯独我一个野小子,山中到处游荡,捕鱼捉虾,上山摘野果度日。

当然,主要原因是我家读不起书,有一天,大舅来我家,对母亲说,就是再困难,也得让“死不了”读几年书,不能耽误一辈子。

母亲第二天,把她唯一的一条长裤,剪下一半裤腿来,上面接了一条白布做腰,里面抽一根麻绳,给我做了一条到膝盖的裤子,母亲自己也穿到膝盖的裤子。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穿裤,非常不习惯,觉得连走路都走不快了。

母亲把我拎到双溪口小学,老师让我先去跪拜孔夫子画像。

那天,看热闹的小孩好多,有一个与我同龄的学生,在我跪下去时,把我的搓腰裤夹住,当我站起来时,裤子掉到脚面,大家哄堂大笑!

老师当即打那个学生手心几盖板,后来那个姓李的学生报复我,常给我出难题。

可是老子并不怕他!

随着时间推移,我有了自己的伙伴。

陈姓可是大姓,我结了伙,整那个学生,以后谁也不敢捉弄我了。

我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一种,初次在人生的交锋中因为取胜而扬眉吐气的舒展。

真是有人的地方,处处有斗争,这是不变的真理。


(十四)挂红领巾,抓鱼助学

为了减轻家里经济负担,我利用放学时间钓鱼,再把鱼送到学校食堂,老师因此免了我的学杂费,我就用这种方式完成了学业,确实有效减轻家庭负担。

我是小学里第一批加入中国少年先锋队的。

要到东田中心小学授红领巾。

这对我来说是个难题,因为家里实在太穷,没有一件有领头可挂红领巾的上衣。

母亲很着急,只好向筑嫂借,怕给人家弄脏,授完红领巾后,马上脱下来放好,仍旧穿上无领无袖衣服回家。

授红领巾时,真是激动,一生都难忘,差点都流泪。

和同学有时去街上,条件好的同学在东田镇买这买那,我袋里没一个子,只能看着。

有一个远亲,在东田饼店工作,见到我去看他,很高兴,热情的对我说:

“饼店不是我自己的,饼是没法子送你吃,托盘里掉下的粉尝尝吧!”

我从来没吃过这种饼,用指头沾着口水把饼粉粘起来全部吃完,可真是人间美味啊,现在想起来,真是让人见笑!

后来,学校授旗,母亲又向筑嫂借衣服,次次都借到,筑嫂可真好,我至今感恩。

交不起学杂费,在学校我也总感到不好意思。

所以,我就去找在食堂烧饭的同村人陈影。

“我会抓鱼,把鱼抓来给学校做菜,是否可以抵学杂费?”

陈影很仗义,说:

“我与老师说说去!”

第二天,好消息传来

“可以!”

与是第三天早上我去上学,就先拎一串鱼,去食堂报到,这样,日复一日,小学毕业,考上了镇上中学。

可以说,是无数小鱼儿助我完成学业,感恩大自然,感恩小鱼们。


(十五)上复合班


真是有趣的学习历程。

由于山区生源不足,小学开课是复合班,一年级与三年级合班。

正好,我堂姐儿子蔡师当老师。上课时我叫他老师,下课他喊我舅舅,像坐时光穿梭机,角色如此多变。

也因此,我有机会同时学习二堂课课程,三年就小学毕业考上初中。

命运开始眷顾我了。


(十六)留校助学


上中学了,离家远了,住校。

我是全校的“特困生。”

每年寒暑假,都申请留校值班,挑沙子,填沙坑,种菜,值班。

学校免除了我学杂费。我得以完成初中学业。

我深知钱的重要,爱惜每一分钱,能不用绝不花,减少家里负担。


(十七)第一次碰鼻子

中考时,母亲希望我去报考师范。将来当一名小学教员,能养家糊口就可以。

而我有自己的理想,梦想着当一名乐器表演者。

“我要去考艺校!”我第一次倔强的不肯让步。

母亲尊重了我的意愿。

在她的眼里,我俨然是一个知道自己路的大人了。

我自已做了一把胡琴,音箱外面,用自己抓的一条花蟒蛇,剥了皮,包上,拉起来的声音,自己听听也像不错。

这天,我带着它,兴冲冲的跑去应考。

到早了,还没开始,一群人都围成一圈。

考官在中间,他先给我们表演一段二胡演奏,像是一个下马威。

可真的是“抑扬顿挫,如泣如诉”,我听的入神,像是拉进了心里。同时,深感自己不如人家,差十万八千里那么远,不等开考,就放弃了。

第一次人生受挫,并不后悔。

知难而退,掉转头,看到自己的不足,山外有青山,青山外还有珠穆朗玛峰,我要另劈出路。


(十八)当代课老师

(1962年的本人)

我决定第二年再去报考师范。

在这期间,学校要我去代课,第一个月净得十二元钱,我连夜欢跑回家,交给母亲。

母亲用它买了一对水桶,结实的很。

后来,又去公社粮食加工厂当会计,和学习维修工,晚上又去夜校做扫盲老师。我浑身是劲,要把它们都变成了报酬,日子过得还是可以,不再饿肚子。

家里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大哥入了党,当大队长,后来当上大队书记。

我们从全村最穷的人家,摇身成还体面的家庭,除了肯吃苦中苦,还是勤劳。


(十九)与母亲分别

一九六四年九月,母亲为我报名应征,我以甲级潜水兵的体质,顺利通过。

全公社就我一个。九月二十日就送兵了,我穿着没有徽章的簇新海军服,这居然是出生以来我第一套新衣服,开心极了,连路过溪沟,我都要去照下影。

没人的时候,走路也是连跳带蹦似的轻快。

难忘全村人敲锣打鼓的欢送我,此时就是立马上战场杀敌,我也绝没二话。

母亲在公社组织的送兵大会上,代表新兵家长发言。

我从没想到,母亲口才会那么棒,她慷慨激昂,配合手势:

“我有三个儿子,理应一个为国家服务,没啥想不通的,希望他到部队,好好听党和首长的话,打仗要勇敢,要冲在最前面,不要怕死,早日立功,把大红喜报寄回家乡,让家乡人民光荣光荣!”

台下是雷鸣的掌声,接兵的干部使劲握着母亲的手,激动的摇晃。

母亲从台下下来,坐到我身边,对我说:

“我没能力给你成家了,就这样把你交给国家军队了,你不要想家,别想我,记住了,走的越远越好,自己滚自己圆。别忘了,你是陈家15代第四房的孙子,你的两个哥哥会送你去英都的,我和你就告别了。”

母亲和我挥手告别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一定要活出人样,记住你叫死不了!”

其实那时我的学名,老师给我起叫:陈振华。

大家都叫我振华,“死不了”的绰号只有村子里的人叫了。

这也是我今生最后一次见母亲。

我永远怀念母亲!


(二十)新兵训练

到部队后,经过三个月的严格训练,这对我来说可不算什么,也许城市兵可能会娇气些。

但都很快适应了。

新兵集训很快结束。

十二月的上海,天气可比老家福建冷太多了,像有人拿脸盆往你腿上泼冷水。

一次,舰队清理围城河,首长进行动员,要求五十人一组轮番作业。

我第一个举手报名下河作业。也第一个带头跳下河沟。仿佛儿时下溪沟抓鱼般敏捷。

战友们,撸起袖子,一连作好几天才把围城河整好。

晚上,首长点名表扬我带头劳动积极。心里受了莫大鼓励,这是我到部队后第一次得到表扬,当晚我就写下日记作纪念。

特种兵连最后一次劳动,是在舰队清理下水道暗沟,还有厕所,首长还是先动员十个人自己的报名,我依然第一个举手,第一个跳下去。两人为一组,一个在上一个在下,轮番作业,半小时一换。

我是农村出来的,这点脏累难不了我,我一个人连干两班。

说实在是臭的不得了,差点熏死我。可我多干点,别人不是就可以少干些了。

训练结束后,我因为提前保质量的完成,再一次得到首长表扬,我心里特别开心,但也提醒自己切不能可骄傲。


(二十二)第二次碰鼻子

很快,新兵分配了,要与老兵一起进行联欢。

先是老兵表演,最后新兵。

我入伍时带了自己心爱的笛子和二胡,都是自己做的。也表演一个节目,深深感到差距的巨大。这次打击,使我明白了自己应当放弃音乐家的梦想。

认真在部队里学习技术,有一技之长是根本,报效祖国才是最该去实现的。

也就是从这天切起,我立志重新开始,创造人生路。

这也就是我想对正在迷茫的年青人想说的话,现在有些人喜欢说上刀山,下火海,不忘初心,最后成功了。事实上这些人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能力有大也有小,用对了,就是好事,莫要蹉跎了青春。



(二十二)新兵分配

(照片右侧为:叶卸兵)

我有幸被分配到最新的舰船器材管理组,一组二十几个人,连排技术干部三四个。组织上为了让我尽快掌握各项技能,让老兵:叶卸兵帮带我,用军队的叫法是:“一帮一,一对红。”

叶卸兵是兰溪人,个子有一米八,人很白净,国字脸,有一双尾部微翘的眼睛,有点像道馆里供奉的玉皇大帝的眼睛,这让他看起来,技术上很有两把刷子的神通模样。

正好,部队开展郭兴福教学法,为了尽快掌握各项技术,叶卸兵同志认真的指导我,从思想上关心我,可以说是亲如兄弟,我一直叫他大哥。

因为我管理的器材,是国家最新的,为了适应工作需要,我先是攻读了所有器材说明书。用一年时间攻读了五金手册,了解实用五金,工具名称,什么叫英制,什么叫公制,以及它们的之间换算。

懂得了舰船器材管理程序要求。各项工具的操作规范。

初步了解了车床,钻床,铣床使用知识,后来我又自学木工,油漆等土木工程知识,这些新知识真是有趣极了。

学知识就像是交朋友,从陌生到熟识,我如饥似渴的吸收着。

真所谓“技多不压身”,在之后工作中一一发挥了作用。

年轻人要把时间多花在学习上,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才有挑战。

生活中,也曾闹过些笑话,比如,第一次,上抽水马桶。

我们一群农村兵,简直无所适从。纷纷感叹,马桶比我们家脚盆干净太多,不敢解手。

最后一个个跳上马桶座,踩在马桶垫圈上,高高的蹲在那解手,一下子把马桶圈踩烂不少个,这件事被领导知道后臭骂了一顿。

也被城市兵整整笑话了好几天。

三年后,部队把我列为提干人选,入了党,我在党旗下宣誓,永远忠于共产党。

到今天我还历历在目,我和战友齐刷刷的列队于党旗下。我会永远信守我在党旗下的誓言,如果党需要我,今天,我依然愿意奉献我的所有!这是一个党员,也是一个男人的承诺。

组织上派人去我家乡政审,通过后,我和叶卸兵双双走上了领导岗位,能为共和国的海军事业做出贡献,此生最大的骄傲!

(同一批入党战友,在烈士纪念碑下宣誓,留影)


(二十三)领导慧眼

当时我的单位首长是孙国胜主任,政委是曹跃先。

直接领导是程治伦技师和唐德会计。

在叶卸兵技师的带领下,一九六五年,我们很好的完成了上级交代的各项任务。很好的创造“五五”化舰船器材物质管理工作。

一九六六年,全海军在我单位召开了现场会议,我们单位荣立三等功。

另一个好消息,组织在正式要我提干了!

我真的太感谢单位领导。

领导的关心和抬举。

我也继承领导的优秀品质,带领全班组完成上级首长交给各项军事任务,我养成了力求完美的工作习惯。

在之后的岁月里,在唐德和叶卸兵的指导下,我任班组长,这以后的几年内工作开展的很顺利。


二十三:母亲病故

一九六六年三月八日,文书叫我到李扬发政委办公室。

李政委给我一份电报,告诉我母亲已经病故。

并告诉我此事组织上在65年12月,来自福建的周国胜探亲回来已经汇报过,组织上已经掌握了解了情况,是我母亲一定要求保密,不能告诉我,怕影响我工作学习。

李政委告诉我,批准回家十五天探望两位兄长。

当时战备很紧张,我第二天动身从上海回家,一回家,哥哥把我带到母亲灵前,我跪下放声大哭。

乡亲围过来很多,大家都说,我当兵不久,母亲就感到不适,怕影响我工作学习,叫我们谁也不能告诉小儿子身体不好,

病重时,母亲曾也有想过见我最后一面,但最后还是决定不允许哥哥写信告诉我。

母亲说:“今生无力帮助小儿子成家,但不影响小儿子工作学习总能做到。”

临终时,母亲被食道癌折磨的死去活来。

哥哥问母亲是不是想要见小儿子最后一面,她咬紧牙关说:“我死后也不能告诉小儿子,再过三年,振华一定有出息。绝不能影响他的前程,只要儿子有出息,为国家多做贡献就够了!”

母亲到死时双眼都不闭。

我听了这些,几近晕厥。

是婶婶把我从地上拉起来说:“可怜的孩子,你爷爷陈降,当年也是从南洋回来在这里哭父母,你也是从外地回来在这里哭父母,真可怜,不要哭啦!你母亲在天之灵一定会不高兴,好好在部队干,自己滚自己圆吧!这才是你母亲的愿望!”

历史总是会惊人的重复,大到国家,小到芸芸众生。

从此我竟是个孤儿了!

李政委批准我十五天假期,我来回只用七天时间就回到上海部队,首长在军人大会上表扬我。

而我知道,从此以后,再也没有退路,只有往前走,不能往后退。

当我空余时,为母亲流泪,想起母亲的经历,念她的生活艰辛。

在关键时刻,我不能为她尽孝,再也没有机会啦!想到这事,我暗自下决心一定要争气,所以这一生,不管遇到多大困难,都能迎难而上,全身用不完的劲。

我曾经写下血书,要求上越南战场为国而战。

去杀敌!去搏斗!去枪林弹雨中建功!

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报答母亲的期望,证明母亲为我的付出是值得的,不辜负母亲的期望!报效祖国,为家乡人民争光而战!


(二十五 )受过的一次批评



(照片为:帅气的李维星)

  一九六五年夏天,有一次下连队锻炼。

李维星(抗美援朝时,彭*德怀的作战参谋),提前到六号仓库给厦门水井区王有龙发器材。

李维星同志用吊机把器材从上往下吊,我正好要下去,就站在架子上,一手抓住吊绳也往下吊。

不知是什么人汇报,正好是赵处长下连队代职点名清点人数,赵处长问:今天中午是谁用吊机往下吊人,我马上举手报告是我,随后李维星报告,我是老同志,要付主要责任。赵处长说:从今以后不允许,改了就好,注意安全!

点名过后,我在班组会上作自我批评,希望其他同志吸取我的教训,不要重犯。从那以后我处事事事小心,考虑后果,这一生只有这一次受过首长批评,印象深刻!


二十六:周副司令(周仁杰)视察:

        也是一九六五年夏天,我和李维星也是提前到六号仓库工作,很多人在外面乘凉休息,突然有人敲门,由于天气炎热,工作服都被浸湿,没有办法穿,只有穿短裤。

听到孙主任叫门,只好开门,门一开,看见主任陪好几位首长,正报告中将战士陈振华和李维星在整理物质,因为天气太热工作服都被浸湿没有办法穿,中将对身边的鄂部长说,你回去打一个报告,以后每个战士一人发两套工作服,后来我们才知道首长的名字叫周仁杰,是舰队副司令,主管装备部,所以首长鄂里克才陪同视察工作,这件事我们不仅没有收到批评,还发了两套工作服。

坏事变好事了!


(二十七  ) 参加上海市国庆十六周年检阅

国庆十六周年,李政委交给我一张参加上海市主席台检阅三军,工人群众入场卷。

作为东海舰队装备部的先进军代表,和市领导一起检阅。

第二天,我穿上整洁又神气的海军军装,一早就到人民广场。

在主席台上,第一次见到上海市的陈市长,曹书记,舰队首长以及空军、陆军首长。他们都和我握手,被亲切的称呼为“小鬼。”

当时我热血沸腾,无比光荣。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好好干,报答党首长的关怀。回部队后,我向部队汇报观感。

那晚,我激动万分的写下日记来纪念此事。


二十八 李维星指导

李维星这位高人,是在上重庆大学四年级时,报名参加抗美援朝。

在朝鲜时担任作战参谋,回国后又到哈军工读了五年书,真是高材生。

为人正直友善,他正好下连队锻炼在我班组,和我同吃同住,一起工作,值助,十分融洽。

教我如何学习,如何处理问题,我利用一切时间与他交谈,矛盾论,实践论,运用毛泽东思想观点处理问题,他还教我一些部队生活工作经验,如何处理问题的实践经验。

我在他身上学到不少东西,我一直很尊重他,把他当大哥看,他也把我当小弟,后来承蒙他一直引进抬举我,我很感谢他!


二十九 上海市东吴看立体电影

生活中也会有许多有趣的事。

一九六五年八月一日,我的战友叶卸兵同志请我到上海东吴看立体电影,一路上给我讲从军经历,是他买的电影票。

光怪陆离的立体电影,让我惊叹,电影技术的与时共进。

我能够农村来上海,真是见世面,增进战友感情,我也主动买午饭,买车票,不会贪小,这钱可不能省。

我们两人无话不谈,亲如兄弟,我称呼战友为哥,他像兄长一样关心我。开始我一路上为老人,小孩主动让座,表扬我做事很对,特别是教我如何做一个好战士 如何学好技术,讲述我们从事的工作如何重要,争取做一名五好战士,争取早日加入共产党组织,从政治上关心我,既然出来一定要干一番事业回去,不要辜负家人的期望,年底我战友提升为技师,我被评为五好战士,照片和证书至今保留。

(三十 )出黑板报



(照片为:参加上海市直机关活动,第二排左起坐椅上第三个为本人)

我的战友中叶卸兵在我当兵时,任革命军士兵委员会主任,主持革命军人事务工作。

我又岂能落后呢?

积极工作,后来当上革命会委员,负责出墙报工作,当时我写字是仿宋体,很正规(方块字)深受首长喜欢。

有一次我们部长到部队视察,参观部队的墙报,我正在出,孙主任和曹政委亲自陪同,政治部主任徐新也来,鄂部长对身边孙主任说:这个小鬼字写的很好看,看得很清楚,年底让他帮忙来整理一下资料。曹主任和孙政委立即答应,部长你什么时候要,就叫他来。

(三十一 )领导又抬举

同年秋天,汤有为处长到我们单位蹲点,看到我们在墙报,也表扬我字写得清楚。

年终汇总器材年汇报表时,指名道姓要我到器材处帮助做汇总报表,一年复一年,我有机会接触上级更多首长。

见到了尊敬的陶司令,刘浩天政委,和其他各部首长,经常为海军装备部送绝密报表到北京,至今珍藏天*安门前我和战友的留影。



( 三十二 )错过看三通

由于我每年经常要被借到部里帮忙工作,天长日久认识部里多位首长,增进与部队首长友谊感情。

杨建海助理是毕业于英国皇家海军学院,各方面的见识都很广。

我经常听他讲一些处事哲学,他爱读书,我也爱读书,他经常和我谈心。

我们两个都在汤处长身边工作,他把他正在看的书《三通》给我看,因为工作忙,我只是翻了一下,表示以后看,其实一直就没再看。

还有林函助理也是毕业于英国皇家海军学院(民国时期的保送生)。

他“重庆号”起义时的军士长,高知识,高学历,有着非凡的人生经历,像一本越读越有趣的书。

他是福建人,我们语言相同。

平易近人,由于是老乡,我们特别亲近。日子接触多了,无话不说,虽然我与林助理年龄相差较大,但是他像哥哥一样教导我,我认真学习,从他的教导中学到做人的道理。我真心的佩服强者、同情弱者。

与人好相处,真心待人,认真做事,严己宽人,宁肯自己吃亏,也不伤害别人。

与人相处的好中,林助理对我帮助甚大。


(三十三 )发挥特长

由于经常到装备部机关帮忙工作,有机会接触到部首长和舰队首长,眼界大开,感觉自己文化水准低,必须花大力气学习。

首当其冲是精通业务,在学习上下狠功夫,笨鸟先飞,高文化水准的人有优势 ,我出生工农家庭更要发挥自己的强项,吃苦耐劳精神,这样才能与高水准的人群并进,不然会被淘汰,必须要有危机感,一切能成功的人,从来都是提前有准备的人。

能力与机会绝对是人生中两艘齐头并进的舰艇。


(三十四 )领导传帮带

        有远见的高人发现能人,抬举后人,让事业不断发展,后继有人,我的前面首长就是这样的人,唐照德政委,程治伧技师,叶卸兵技师就是这样的人,我们后人继承前人,也是跟他们学。

部长鄂力克,是满族人,工作繁忙。

每年春节还带着老婆孩子到基层去慰问部下。

我们首长以身作则,我们看在眼里,服在心里,孙国胜主任 ,曹跃先政委吃饭排队都在战士最后,以身作则都是后人的榜样。

( 三十五  )抬举战友

在我当班长时,我也是尽心尽力帮助新来的战友,传导老一辈领导首长的宝贵经验,以身教重于言教的革命老传统带兵,身先士卒。

不忘自己是从农村来的,深知农村的情况。从思想上开导正确引道,从政治上关心战友,务必像灯火一样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共同奋进,我带领的那个班组,在首长的领导下,先后五六位提干,后来晋升为营团职。都是业务骨干,革命精神代代相传。(张春荣,林金富,王为添,王宗庆,余洪全)

  (三十六 )第一次驻上海市内燃机研究所(1968年)

  (三十七 )第二次驻海军4805工厂(1968年)

  ( 三十八 )第三次驻上海市政府(1969年)

  (三十九) 接待李同恒母亲

我们单位有一批68年的兵是从江苏北部(江苏兴化)来的,由于交通不便,那里的人很少出门。

自己的小孩在上海当兵,一是来看小孩,二是来看大上海,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是部队接待工作实在为难,尽管我们班组苏北兵事先把地方上的常事方言教给我们,但是还是出洋相。

李同仁的母亲也来,从北站下火车,我们安排解手,我生怕语言不通,特地叫她们儿子给说明,车子开了一半,他妈妈尿急,天哪,上海厕所可不到处都有,怎么办?又不好随便停车,只好让她坚持,再坚持一下,改道拐进舰队大院,再回珠江码头。

晚上我们与他母亲拉家常,战友的母亲,如自己的母亲一样,谈笑风生。

战友的母亲也很高兴,后来我问她为什么在火车站不解手,战友的母亲说

“上海的厕所比家里的房子还好,小便哪里会小的出来噢!”

这也让我想起第一次用抽水马桶的事,真是好笑。

更让我想起母亲,如果她还活着,一定也会来上海看我,我有好多知心的话儿想和她讲讲。

带好兵是一件群众性政治工作,从细微处入手。处理得当,兵就好带,他就服你,服从组织,工作也得以顺利开展。


(四十 )1972年四川出差



(照片:战友彭原)

有一次我与彭原出差到四川,先到4382工厂,77公里崎岖山路,车子开了8个小时。

一边是陡峻的山,一边是大江,风景是好,可是安全也时时让人捏一把汗。

工厂依山建在大山里,厂区很大,那里的工厂大多是上海内迁,工人们得知我们从上海来,特别热情问长问短上海的事情,我们叫工人安心内地工作,为祖国的海军事业做贡献。

我们离厂时,帮工人带信回上海给他们亲人,顺便到工人家里看望家属,做一些思想工作。

上海住房很小,动员退休的父母,到四川去与儿子团聚互相照顾,上海那么小的房子让年轻人住真是一举两得,我们不管走到哪里,不忘做政治思想工作,体现我党,我军队的作风。

(四十一 )经验

还是1972年,我又到四川轴承厂,德阳电机厂,江津机械厂,最后到万县(今万川市)。

长江边,滚滚长江东流水,非常壮观。

那里正是夏天,一大群人正要下江戏水,与江水抗衡,水性很好。

充分体现四川人的性格,水性不好的人绝对不敢这样弄江戏水。彭马上要走,他年龄比我大几岁,又是西安交大毕业 ,是个高材生。

我问他为什么要走,他说:我们穿着海军服在这里,大家认为海军水性一定很好,如万一有人出问题,我们不了解长江水流,下去救人自身都难保,别忘了此趟我们重任在身。

可不下去救人,社会影响不好,这是很难办,是非之地。我说:是的,既然我们有感觉,走之前还是提示一下为好,于是我们向老百姓喊话,叮嘱要做好防护,他们后来陆续上岸。

回来后,我仔细考虑,彭毕竟比我大几岁,见多识广,读书没白读,遇事要三思而后行,处处主动为好,防止出大问题,这就是过人之处。

(四十二 )丢鞋

一次,我和战友张守发出差到温州政审,那时交通十分不便,我们从金华到温溪换船到温州,已是下半夜,为了节约部队住宿费,索性决定不住宿了。

到华侨饭店门前的石头上躺一下,张守发会计把鞋子脱下来睡着了。

当他美美醒来后,天呐!鞋子不见啦,我带的鞋子他也穿不上,无法行走,穿军装没穿鞋实在出洋相,有损军容。

于是,早上九点,等百货商店开门,我到处给他买鞋,因为他的脚很大,一时买不到合适的,幸亏温州到处都是制鞋店,只好专为他制作一双,教训是出门处处要小心,防止出意外。

(四十三 )战友们文化水准高

我们部队机关,是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部长鄂力克是北京军调的翻译出身。

百分之八九十是从北大、清华、哈军工、上海西安、浙江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其他人员是毕业于各军事专业院校,还有好几个是民国时期保送英国皇家海军学院,重庆号起义的人员,像我这样出身一般的工农分子人员,要到这里工作谈何容易,如果没有特长是根本不可能。

这让我一刻不松懈的去学习。

(四十四 )发挥自己长处

我是极少数从基层借调到部队机关工作的人员,自己深知肚明,是原单位领导抬举。不能给原单位首长丢脸,给首长争光,不记名利,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自己埋头实干,从来都是早一点上班,把卫生搞好,水烧好,各项工作准备好,不单纯是自己办公室,其他的办公室,由于自己是单身,帮其他助理员值班,让上海有家的人回家,工作认真负责,总之是知识分子不愿意干的事情,我去干,天长地久得到大家的好评,真心待人,大家也是真心待我,我才不会计较个人得失。

 (四十五) 首长重才更重德

汤有为处长是一位原则性很强的首长,言必行,行必果,非常有威信,是个能带兵的好首长。

对部下要求严格,十分重才能,发现有才能的人想方设法弄到自己手下工作,有一次我向他推荐了一个战士,叫申同爱,原来是我班组的人。

当时刚有计算器,他算盘打的飞快,除了除法稍微慢些,其他都比计算器还快,准确率相当高。

年终做统计报表很用得着,会提高效率。

汤处长很高兴,调他到处里帮忙汇总计算,果然汤处长很满意。

因为机关没有提干名额,最后,还是放回基层,调整一个名额,就准备办理提干,只待指标下来,办手续。

这时候,小申也认为自己有提干的可能,不禁有些飘飘然了。准备要放弃家乡原有未婚妻,未婚妻突然来队探亲,小申不肯接受,两人闹得很僵。

我知道后,很是担心。

找他谈心,告诉他不能这样做,要小申好好考虑一下,不要对不起人家。

他口头服从心里不服从。

找了一个借口,部队事忙要未婚妻先回去。

可当未婚妻在十六浦上船后,小申就一个电报要与未婚妻断绝关系,未婚妻到家见到电报,一气之下再回到上海部队里,向首长报告 。

汤处长马上要我给小申办理移交手续,小申回原单位后,当年就被复原回山东老家,证明汤处长不仅重才,更加重德,出事如此果断,小申后悔不已。

所以做人时时提醒自己不能忘本。


(四十六) 重调机关(约1974年)

我调入器材处工作,先在配件组(科)处里正常配件供应工作,后到处长办公室,每年器材汇总报告表,组织配件生产会议,安排组织全军生产会议,会议在上海大华饭店、浦江饭店开。

全军的装备会议时常在上海召开,因此工作特别忙,机关各项工作非常忙,这也锻炼了我,提高工作,处理事务的能力。

(四十七 )考察无处不在



(照片为本人)

部队首长,利用一切机遇考察干部。

有一次,第二天我要到北京前门饭店(北京饭店)参加海军组织订货会议,杨建海助理事先与财务助理两人准备大量现金,放在另一件文件柜里,汤处长与杨助理等人在办公室内。

我从北站军代表处取票回,刚到办公室,叫我到文件室取一份资料,我打开一看是一大堆现金。我关好资料门回到办公室对汤处长说:资料室柜里都是现金,没关系,只有我一人进去过,请处长叫杨助理和财务人员当面清点,数量是否符合。

汤又说:如果有差错?

我又说:钱只有我一人见,我没有动怎么会有错!汤处长再问:如果有差错怎么办?

我再说:有差错,我刚从外面回来,没有离开资料室半步,你们都看到,报告保卫处,叫保卫员当场验身!

汤处长此刻笑了,立即说:不要想开去,过后我才理会是组织考察我,一个人身正不怕组织考验,做人一定不能贪,九贪十吃亏,第二天我们到北京参加海军组织订货生产全国会议,杨助理没有去,我负责临时财务支出管理工作。

工作圆满完成。

(四十八 ) 海装订货会

  这次全海军舰船订货会议是由海军装备部组织 会址安排在前门饭店,我是会议组成员,负责筹备会议文具全部采购事项,这是一件比较凌乱的工作,账目容易搞错,北京交通复杂,幸亏会务组有专用车,行动才方便不少,顺利完成这次全军订货会,回到上海后我把各小票按顺序张贴后,有秩序经过汤处长批准,财务核销,我的做法符合汤处长的思路。

其实是在考验培养下属,以后桂林阳塑会议等,我都负责会务组的筹备工作。我都是尽职尽力让首长和参会人员满意,其实是首长在考察下属办事效果和质量。

(  四十九 )79年进入舰队指挥室

  在中越反击战中我与毕可珍部长进入舰队地下室备战。

主要负责舰船物资供应工作。

毕部长是驻外武官出身,有很好经历,我们进入指挥室,经过紧张一天的工作之余,毕部长给我讲了一些做人的原则,讲了国外的风情事件,如何完成国家交给任务,责任重大,在国内是小事,在国际就是大事,所处的位置不同,我们现在正在战备值班,关系到战士性命问题,一点都不能马虎,一旦出了问题,不但要追究我的责任,还要追究舰队首长的责任,毕部长虽是短短的几句话,说明战备值班的重要性,我们时刻保持高度警觉,希望前方尽快取得胜利。

(五十)会务组(秘书处)



(照片为:参加桂林海军订货会议)

组织会议,大型会议叫秘书处,小型叫会务组,准备工作有三项任务,组织准备会议程序,达到领导要求,代表满意总之是为大小会服务,接待,迎送,安全,是考验组织者的智慧和领导水平,体现组织者临时处理突发事情水平,体现组织者事先分析预见能力。

( 五十一 )1976年领导考察


组织领导考察无处不在,组织上要我到基层任职之前,汤有为处长要我一同到北京出差,住在西苑宾馆,会议开了几天,参观军事博物馆,历史博物馆,还给我一天机动时间,让我自由安排。

要离开之前,汤处长让我到三楼服务台与服务员协商一下,是否可以弄几株兰花带回上海,我坚决回答:“回处长这方面没有能力,不要为难我,你到上海我请四所那个花工去给我搞几株。”

实际上汤处长也是考验我,我们从北京回上海第三天,徐部长找我谈话,要我到萧山基层负责。

徐部长和汤处长经常听取我的工作报告。


(五十二)  产生办再生纤维厂想法

当兵以后,有幸在1969年进入上层建筑:

上海市直机关。

有机会接触到上海市纺织局系统领导工作,到大型毛绵厂去了解工作情况。

我参观车间仓库,特别看到各大工厂都有很多毛棉肥料,用于擦机器,然后生火,没有再利用,感到很可惜。

这可能是我小时候到11岁才有一条裤子的原因,联想到让全天下的人都不再挨冻。

如果废料可以利用 ,可以解决很多人穿衣盖被问题,有很多人不受冷受冻了。

因此我暗暗下了决心,在部队为国尽忠,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好。

利国利民,功在当今,利在子孙!

于是在1978年的春节后,我受军令来到了美丽的萧山,妻子和孩子也在这里和我团聚。

到今天,四十年过去了,虽然说我已经离开了海军岗位,只是一名古稀的老共产党员。我常对孩子开玩笑,说我是:“三省省长”,即“穿衣省,吃饭省,走路也很省”。

却也一刻不忘我的初心。

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尊敬的部队首长,亲爱的战友,在梦中,我们相谈甚欢。,一如青春年华。

我又看见,一艘艘航空母舰载着现代化武器,年轻的战士正在集结出发,红日辉映着波澜壮阔的蓝海,海鸥在自由的飞翔。

这不再是梦!

是我们伟大的共和国海军在向前进!向前进!向前进!







---------------------------------

官方微信:shu2016816   


萧山网络文学第一平台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

用于纸质刊物,需经作者授权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