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记者关注:小孩游乐场受伤!商家:三万块,肯么肯,不肯法院告去!

楼主:温州经济报道 时间:2021-01-12 13:43:06

最近,瑞安的冯女士向我们维权记者团投诉,说她的小孩在当地的儿童游乐场泡泡堂游玩时受伤,缝了9针,一开始该场所的负责人答应承担全部医疗费用,可三个多月过去了,医疗费却一直没有到位,这是怎么回事呢?

在瑞安,冯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小孩是在7月20日受伤的。冯女士说:“

她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海洋球,直接磕到了这个大概有40厘米高的台阶上面,台阶当时我们没有打开,因为是包着皮的,后来当着110,店长和我,三方都在,打开来,皮剥开来,里面一个棱角90度的,没有打磨,上面也没有泡沫。”

孩子受伤严重 泡泡堂承诺承担全部医疗费用

冯女士说,小孩受伤后,她第一时间将孩子送到了瑞安市中医院,在病历本上,记者看到医生的初步诊断结果为:下颌皮肤挫裂伤,上唇系带撕裂。冯女士说:“疤痕很深,整个切口穿透了,透到里面了,里面这个肉坑很深,平时说的筋整个断掉了,没有了,是不能修复的,缝了9针,几乎整个下巴都在了,嘴唇也才这么大。

冯女士说,小孩的治疗费用,都是他们自己先行垫付。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当初泡泡堂给他们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在这份情况说明里,记者看到这样的描述:泡泡堂经营者承担全部医疗费用,按照治疗的需要进行后续治疗,泡泡堂也一并承担。落款处盖有泡泡堂儿童游乐园的公章和管理者黄丽丽的签字以及家长的签字。冯女士说,当小孩治疗暂告一段落后,商家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反过来说要家长承担对半的责任。

泡堂为什么突然提出只负一半的费用呢?冯女士说,这和后续治疗有关,她的小孩今年才2周4,又是个女孩子,现在下巴部位缝了9针,考虑到以后的容貌,孩子长大后需要整容修复,现在双方争议的就是这笔费用。

冯女士告诉记者,在孩子病情稳定后,他们就带着她来到了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整容科咨询。冯女士说:“这个没有说是一次性完美处理到无痕迹,但是一次性的手术费就要3万多块钱,然后我们前期在人民医院,中医院因为急诊缝疤,这个过程已经花了将近七八千块钱。”冯女士说,这笔费用再加上护理费、误工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以及到上海的住宿费、交通费,冯女士列出的赔偿金额是70300元。冯女士认为,她提出的赔偿金额非常合理,那么商家要求对半开又是什么理由呢?记者随后陪同冯女士一起来到了孩子出事的游乐场所泡泡堂。

泡泡堂儿童游乐园管理者黄丽丽说:“他小孩在这里玩,我们一直是处于负责的状态,这个你先清楚一下,并不是说不负责,其实他们也经过工商,派出所,公安,很多官方的我们都已经协商了,他就是最后的一个金额协商不下来。”这个出面协调的黄丽丽,就是当初在情况说明书上签字确认的泡泡堂管理者。黄丽丽说:“这个我承认,医疗费用包括后续的治疗费用我们也承担,那他现在后期的治疗费用大概有多少,他有一个预算了吗?”家长:“老板娘也去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去了解过了,费用是不是三万左右,他承认的,但是他提出我们家长对半开,他叫我们对半开的理由在哪里?”

泡泡堂:家长存在监护不力 需承担对半责任

采访中,黄丽丽认为,小孩受伤,除了他们设备的原因,家长监护不力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所以他们认为家长需要共同承担责任。 黄丽丽说:“因为我们本身小朋友进去玩,家长都是要陪同的,包括我们刷卡的时候,会跟家长沟通说,宝宝进去玩,家长一定要看护好。”

家长:不存在监护不力 商家推卸责任

不过,对这个说法,冯女士显然接受不了。她说小孩受伤时,她就在身边。冯女士说:“他那个几平方米的空间里面,我家长就在身边,宝宝倒下来才几秒的时间,怎么会是没有看护呢?宝宝在玩时,我就在旁边,我是看着她倒下来的,我第一时间抱起来就直接去医院了,我就是跑到门口,跟店员说了一声,我先抱宝宝到医院,就没有跟他处理后期的一些事情,因为宝宝的救治是放在第一的。”

商家和家长是各执一词,现场的协调陷入了僵局,由于记者到的当天,泡泡堂的总负责人并不在现场,于是记者就给泡泡堂的总负责人郑女士打了电话。电话中,郑女士强调,不是他们出尔反尔,而是在数次协调中,家长提出的索赔金额太高。郑女士说:“你这样无理取闹,你说能受的了吗,什么事情都有个限度的, 我出到三万,这里都包括进去了,他肯嘛肯,不肯我叫他到法院里,没办法了就这样。”

那么到底是家长漫天要价还是商家推脱责任,同行的瑞安安阳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表示,根据《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18条规定,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瑞安市安阳市场监管所调解员张瑞刚说:“我们从现场的这个方面来讲,游乐场确实存在着这种不安全的因素在里面,所以我感觉这个商家要承担大部分的责任。”对于商家认为家长存在监护不力的说法,张瑞刚也不认同。张瑞刚说:“这个跟家长监护没有直接的责任在里面,因为大人在里面也不会感觉你这个东西存在着安全隐患,他不能用眼光来直接判断有存在着安全的危险在里面。”另外,根据新消法第49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人身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张瑞刚说:“他提出的医疗费和交通费是完全合理的,至于他的精神损害费和其他的营养费,我们跟消费者协商谈一下。”

现在,这个事情还没有达成一个和解的意向,双方的赔偿金额存在较大的悬殊,接下来我们来连线温广经济生活频率《科林维权热线》制片人兼主持人科林,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科林观点】

科林:实际上这个事情责任的界定已经非常明确了,包括我们记者在采访过程当中,市监局也明确表态,这个责任在经营企业,在商家,现在的难点在于怎么在赔偿的金额上达成一致,如果从司法层面上来讲,我们的消费者受到了损伤,那你要做一个伤残等级的鉴定,你要做一个合理性的评估,这样子你提出来的赔偿要求是有理有据的,如果走这个程序的话,这个金额有可能还会往上提,所以从道理上来讲,我觉得消费者提出来的这个要求是有一定的合理性的,双方在具备一定协调的基础上,上下再浮动一下,能争取达成一致是最好的。

还有呢,从这个问题上,我们不难看出,目前在儿童游乐产业当中,存在的一个欠缺,就是行业规范性标准的一个欠缺,不完善,导致了我们儿童游乐产业在投入运营之前,没有经过一些安全方面的验收,没有一个固定的安全标准,比如说她周边的防护栏,他要做软包,软包的厚度应该要达到多少,怎样设立一些安全消费的警示牌,提醒哪些孩子,多大的孩子,不适宜去游玩或者需要家长陪同,这些工作谁来做,这个问题我希望从我们今天的报道播出之后,能够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