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北上广、黑中介、异地恋|这个时代下95后真实故事

楼主:清南师兄 时间:2018-12-25 22:22:30


文 / 黑眼豆豆


“我真后悔四年前填志愿的时候,选择一个三线城市的二本学校。

今年毕业,身边的同学选择都在杭州、上海发展,而我现在还不确定到底哪座城市适合我。

过去大家都觉得学校很重要,但是真正到了毕业找工作的时候,才发现城市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

大城市机会更多,小城市除了事业单位外,很难有对口的工作。

哎,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选择在大城市读书

——李潇 大四应届生

临近毕业,很多人和李潇一样有着同样的焦虑。

城市、待遇、发展,是每个毕业生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去大城市未知的因素太多,去小城市又担心个人的职业发展受限。

焦虑、迷茫、失落、好奇,理想与现实的对立,这种状态在刚毕业的年轻群体中如影随形。



王辉在一所三线城市上大学,人生的前二十年里几乎没有出过省。去年过年和高中同学聚会,听某位同学说北上广多么好,工资又高,机会又多,生活丰富多彩。

他还从那位同学的口中听到了“互联网+”、“自媒体”、“电子商务”、“人工智能”、“产品经理”等很多听都没有听过的词汇,他有点慌了,内心里感受到自己与同学的差距。

他觉得这种差距不是能力上的,而是视野与思想的差距。他担心毕业没几年,和周围人的差距越来越大,这种焦虑一直浮现在脑海。

在经过一番考虑后,王辉做出了一个决定,离开生活二十多年的城市,前往上海。带着憧憬,来到了上海,这座城市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又是充满好奇的。


来到上海的第二天,王辉开始疯狂的投递简历,一星期过去了,投递的简历都石沉大海,没有任何消息。

由于来上海临时找的酒店,长期住下去也不是办法,在工作没有稳定下来后,王辉还是选择便宜一点的青年旅社。

一边的父母又在询问自己有没有找到工作,劝王辉回老家工作,至少离家近。为了不让父母担心,王辉只能和父母说找到两三家了,目前在考虑哪个更适合自己,让他们别担心。

挂完电话,泪水欲滴,但他极力克制住,他觉得既然自己选择这条路,不求走完,但一定要走一段时间,不然铩羽而归太没面子了。

好强的他只能调整状态,重新面对生活。

王辉让同学帮忙修改简历之后,继续投递简历,最终得到一家创业公司的实习offer,主要负责公司公众号的运营、文案撰写的工作。

实习的日子,工作强度比较大,生活节奏也比较快,很多时候为了写文章,想文案,取标题,痛苦不堪,晚上睡觉也会为了取标题而睡不着觉,失眠也是常有的事。

写的文章被领导喷的一无是处,只能默默忍受,他觉得领导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只要跟着他好好干,一定有收获。最开始没经验,王辉经常熬夜加班补知识,有时候一到家躺在床上,就直接睡着了。

最开始每个月领着2000左右的实习薪资,而租房这一项开支就占据了实习工资的一大部分,还要吃饭、交通费,一下就花完了。

王辉还说身边选择来异地实习的同学,全都是自己倒贴的,实习就别想着挣钱了。

每天挤着地铁上下班,周末也不出去玩,实习了3个月,他发现北上广的生活并不是同学说的那样精彩。

最开始来上海的那段日子,吃了快1个月的泡面,后来实在受不了,偶尔开始点外卖。

王辉说马上要转正了,还是待在上海一段时间,至少先稳定下来,虽然工资比之前实习多了一点,但他明白这一点薪水依然不够自己生存。

但若不是为了理想,又何必委屈自己呢?



韩苏说自己来北京实习,要租房,曾经因为租房被黑中介坑了2次,押一付三,一次性付了5个月的房子,住了不到2个月被要求再支付新一轮房租,不然就赶人,后来实在没办法就给了。

还有一次在租房网站上看的房子,在回龙观一个带阳台的主卧,2000,押一付三没有中介费,考虑到一个人还负担的起,交了2000定金,没有特别在意。

结果看了房子之后,签合同的时候,合同上面写着50元一个月网费,一年就是600,卫生费400一年,钥匙押金100,水电押金200。

之前看的房子,说是个人房源,除了房租费什么费用都没有,结果一看合同,发现和以前遇到的黑中介一模一样,真特么坑。


然后告诉房主不租了,要求把钱退回来,但是房东是个东北大叔,态度非常恶劣,死都不愿意退。

我说你要是不退我钱,我就报警,告你们这些黑中介,但是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房东开始威胁我,说,你别后悔,我干这个,好几年了,从来没怕过谁,你一个小姑娘算什么东西。

我明白了,原来这些黑中介也是有钱有势,人家也说干了好几年,一直还好好的,说明还是有后台嘛。

但是我也不怕他们,之后的几天我每天都打12315,还有北京消费者协会电话,包括和黑中介录音,只要能想的办法都想了。

后来叫了警察,警察哥哥也是给力,来了3个,一来就说你这是违建房啊,我这个月正好差个指标!

黑中介听了怂了。

警察说定金的事情你们自己商量,这个不是我们管的,但是违建房是我们负责的,你这屋子再也别想租了。

黑中介说,这样你把工商局的那个投诉撤了,我退你一半可以吗?

我说,我交多少,你退多少,少一分都不行。

黑中介说:“你还不嫌事大?”

我说这才多大,我还有几百个投诉电话没打呢?微博、微信都没让人转呢?

黑中介怂了,说我把钱全退你吧,这事就算了,你也别再投诉了。

在自己极力争取之下,黑中介终于愿意把钱退给我了,一分不少,不过从那以后,我就决定从此再也不租东北人出租的房子。


韩苏听自己身边实习的同学说,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被黑中介坑过,很多应届生或者在校的学生,考虑的房租的压力,会选择便宜一点的房子。

其中很多房间是被二房东隔断的,这个是违法的,但是大部分人都不了解。大部分人面对黑中介都是忍气吞声,自认倒霉。

韩苏谈到之前被坑的经历,说到不管是不是黑中介一定要多拍照,多保留证据,公司的电话,广告电话全部记下来,还有无论如何都不能给中介合同和押金单据,到时候在他们手上直接撕掉,死无对证了,凡事还是多留个心眼。

她还觉得中国公民的维权意识太低了,害怕麻烦,而且大部分人因为上班,没有时间和他们耗下去,担心折腾,自认倒霉,这也是社会的悲哀。



“很羡慕那些在北京、杭州、广州读书的朋友,他们可以边实习边回校上课,而向我们异地实习的,会遇到各种麻烦,如果离自己学校近还好,要是相隔非常远,学校一有点屁事,就让你回去,根本不为你着想。”

在谈到自己异地实习带来的问题时,李伟心里还是充满愤怒但又感到无奈。

之前去异地实习的时候,根本这么没想到之后会发生多事,学校要补课,可是开学前课表都没出来,等到实习了,辅导员一个电话就让你回去,有什么办法呢?

更何况一门课只上一个星期,都不知学校怎么排的课?

李伟在微信上想和任课老师协调,能不能快期末的时候再去补,老师只说:

“凭什么要因为你一个人的原因给你补课,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这门课不来,挂科只能明年在重修了。”

微信那头是老师斩钉截铁的回答,丝毫不留任何商量的余地。没办法,大学熬了快四年了,难道还在乎这么几个月吗?还是先拿到毕业证再说吧。

想完后,李伟拿起手机订了往返的动车票,一共花了1600元,又差不多是实习一大半工资了。

哎,没办法。

好不容易可以继续安心实习工作了,不到一个月,辅导员又在班级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XXX几号,全班同学必须到场,参加毕业照采集。

李伟还是先和辅导员商量,自己离学校太远,能不能有空回去在补拍,老师告诉他,可以补拍,但是比较麻烦,需要你一个人去省会城市补拍,而且有问题学校不负责。

一听到老师说的问题、责任自己负责,不说了,“艹,真特么麻烦”!

发泄抱怨之后,李伟还是订起了回校的车票。


想到这次回校之后,接下来避免不了的又要回校参加毕业答辩、拍毕业照,拿毕业证。

李伟坐在动车上,这时候他没有抱怨,已经淡然了,他说当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只求快点毕业,我好早点滚了,老子真的受不了了”。

因为异地实习,加上学校种种事情,李伟三翻四次回学校,去年看了自己的支付宝的账单,突然发现因为学校的事情,花了7000/8000元车票费用。

哎,还是没办法。

听到李伟关于异地实习的经历,我问他有后悔过吗?如果知道这么麻烦,你还去北上广实习吗?李伟面带微笑的说道:

“异地实习真特么麻烦,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



张晨和女友在大学认识,相处了九个多月,如今女友已经毕业工作了,张晨还要一年才能毕业。

为了女友,张晨放弃了原本的人生计划,背着父母把所有人生规划都改到上海,去往她所在的城市。他们在校园里约定好每天视频,每天电话,有什么就沟通出来,让彼此好受一点,就等他毕业去上海。 

“后来事情渐渐不如双方所愿,她把朋友圈里所有与我有关的一切都隐藏了,我搭凌晨的火车去在她休息日见她,她说她有安排了让我回学校。”

她说公司的人天天调侃她有个在上学的男朋友,嘲笑她,还有人跟她表白虽然她拒绝了。

仅仅因为女友工作了十四天,昨晚和她分手了。

她说我去自己想去的城市吧,不想让我为她赌上人生后半生。

她说不如分手合约吧,分手一年如果我毕业真去上海了就在一起。她说以前我总是很现实但她不相信,但现在她信了。

她还说我们可能连学区房都买不起,我说我过去陪她,她说我怎么还是这么冲动加幼稚永远都不能懂她。

其实我知道,她的家境条件也比我好很多,她变得却如此快,快到让我无法承受,我处处都在忍让她理解她却被她说我自私,我真的很难过。

 张晨最近打击特别大,一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女友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已经很尽力了,这段感情难道真的没有结果吗?

难道大学里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终究抵不过异地带来的问题吗?


其实在生活里,有很多转瞬即逝,像在车站的告别,刚刚还相互拥抱,转眼已各自天涯。很多时候,你不懂,我也不懂,就这样。

到了毕业季,说着说着就变了,听着听着就倦了,看着看着就厌了,跟着跟着就慢了,走着走着就散了,爱着爱着就淡了,想着想着就算了。

最后人也没了。



王艳是今年应届生,之前秋招拿到一家快销的校招offer,但是她觉得现在快销整体前景不是很明朗,做的事情也不是很感兴趣,而互联网的发展却比较好,她决定放弃之前拿到的offer,一股脑儿的奔向互联网。

今年2月份过完年之后就一人跑到北京实习,找到一份比较满意的互联网工作。

面试的时候,领导和她说这个岗位有很大的机会转正,只要自己好好表现,到时候一定会向领导争取的。

王艳觉得当时现在找工作挺困难的,身边的同学该签offer的都已经签完了,自己还没着落,眼看就要毕业了,还是找个转正几率大的公司,索性这家公司在国内还很有名,既然领导说机会好大,那我就好好工作吧,争取能转正。

实习四个月期间,王艳一直不好意思向领导问转正的事情,而且她觉得领导面试的时候和她说过,机会很大,就一直没放在心上。

眼看即将毕业了,老师催着签三方了,这时候王艳才重视起来,一天在微信上为了领导什么时候可以转正,学校那边要求签三方了。

到了晚上,领导微信发来一条信息:

“王艳,真的不好意思,我觉得你很优秀,在我们这实习表现的都很不错,但是最近公司业务有调整,名额越来越紧了,暂时没有HC了。不过我会向公司其他部门帮你申请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岗位。”

这突如其来的信息,让王艳整个人呆若木鸡。

眼看他谈理想,眼看他许承诺,如今眼看他HC飞走了。

一想到这四个月,自己每天都认真工作,经常熬夜加班,却还是抵不过公司的拥抱变化。她觉得自己算是看透了:

“转正靠自己,不是靠企业,企业绝不会给你承诺让你转正,想清楚,不是部门能给你带来什么,而是你去工作做贡献,换报酬,职场之谈利益,不谈感情。”

由于没有转正机会,王艳很快就辞职了,但是这个阶段应届生找工作最困难了,但是还是要找,有什么办法呢?

继续投简历,一个一个面试。王艳谈到自己被领导告诉没有HC后,那段日子是自己过得最无助,都快崩溃了,如果找不到工作,已经有回老家的念头了。


谈到自己下雨天出去面试的场景,王艳历历在目。

有一天我正好来例假肚子疼,手机还没电了。因为晚高峰,我就打着伞在路上等了将近半个小时都没有打到车,过去一辆车有人过去一辆车有人,我都快疼晕了还是没有车。

终于,有一辆空车过来了,我终于打到车了。

上车之后,师傅告诉我,他路过的时候看到我打着伞蹲在路边打车觉得我可能不舒服,就把乘客送到目的地之后转回来接我的。我当时感动得差点哭了。

在无助的时候,能得到陌生人的关怀和体贴,让自己感受到仅有的安慰,她觉得人生才刚开始,该经历的,该走的坑一个都少不了。



01

我现在在努力,在努力,想在不远的未来在那一个人的上海闯出一片天。我想先考研去一个人的长沙,一个人的湖大。许多人都说我异想天开,可我不想放弃。再去一个人的上海。

——李红(18届大三)

02

魔都给我的魅力太大了。是的,我来自中南一个小小的县城。任其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敬一口梦想。

——夏雨(17届应届生)

03

明知道自己在北京一个人过得不好,却还是要骗父母,告诉他们,还行,还不错。明明住在5平方米的隔断间,吃着泡面,却还要告诉父母点了一荤两素的外卖,味道很不错。

——张超(17届应届生)

04

现在在上海浦东,每天上班下班都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买东西一个人,真的感觉好孤独好没意思。 工作也做的没劲想换,但是想想上海那么大去哪里都好远人好多,就莫名的烦躁。 

可能马上我也会去杭州了,唯一一个除北上广深外互联网发展不错还不算太大的城市,准备去看看了。

——钱浩(17届应届生)

05

来北京一年了,一年里没吃红烧肉了,想念妈妈的味道,我在北京挺好的,爸妈你们别为我担心,钱够花,没生病,就是想你们,放心我很快回家,等你烧的红烧肉。

——李晨(16届应届生)


北上广,对于年轻人有着极大的诱惑,是「渴望」,是「逃避」,更是对未知的世界充满着「好奇」。

贫穷即是自由,孤独即是潇洒,傻帽即是个性,失败即是体验。年轻有的是机会,年轻有的是资本。

对于刚毕业选择北上广的人都明白,既然选了就没有退路,面对陌生城市的冷漠、包容,高额的房价,巨大的生活成本……

一盏灯,一座城,找一人,一路的颠沛流离,唯有继续向前,不必回头。

北上广、黑中介、异地恋、这个时代下,发生在95后身上真实故事。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大圣,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归...”

 “便一去不归!”

心存热血,心之无畏。


本文系公众账号“黑眼豆豆写字的地方heiyandoudou2016 授权发布

作者简介:黑眼豆豆,主要作品:《网易跟贴、云音乐评论|被互联网培植的愤怒与孤独 》《当大家选择逃离北上广的时候,我选择逆流而上》。

回复日期:如 20170724,可查阅最近200天文章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