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会演斩获大奖,专家助力再创辉煌

贵州省花灯剧院2018-07-25 14:54:41

128日晚,我院大型原创花灯戏《云上红梅》作为第六届贵州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压轴戏在贵州饭店国际会议中心上演。

“月亮船,清风桨,星星照我去远方……”一曲清甜的童谣把观众带到了八十年代。卫校毕业、手捧大学录取通知书,即将成为天之骄女的苗家姑娘李红梅正沉浸在光明前途和美好爱情中,命运却给了她当头一棒——母亲突发重病。为了尽孝,她忍痛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带着母亲来到山村当了卫生员。行医路上困难重重,她依然全心全意地付出,渐渐赢得了村民的认可和爱戴。当上大学的机会再次向她招手,她却早已无法割舍下村民们,这次,她选择把大学梦埋藏,继续守护这方乡民的健康。

我院青年演员蔡妙禧成功地塑造了“李红梅”这样一个几十年间由被动到主动,扎根大山、奉献了全部青春岁月的乡村女医生形象,讴歌了以李红梅为代表的乡村医生“牢记使命、不忘初心、砥砺奋进、逐梦前行”的精神和医者仁心。蔡妙禧是我院院长邵志庆的徒弟,多年来,在她的不懈努力和邵院长的悉心教导下,她的表演技艺越来越成熟,首次担纲大型剧目领衔主演便初露锋芒,获得了第六届贵州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最佳表演奖的殊荣。

除了李红梅行医之路这条主线,戏中还巧妙地安排了一条“爱情线”,两条线互相交织,推动着剧情的发展。当她母亲身患重病时,初中同学耿大明拿出学费救治;她到山村行医,他陪同前往;她欲重考大学圆梦,他为她解决后顾之忧;她遇到挫折,他在旁安慰鼓励……没有他的关心与照顾,她的行医之路能否走下去也未可知。憨厚淳朴的他爱在心口难开,却用行动如春风化雨般无声地润入她的心田。我院副院长曹礼杰为我们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曾经在《七妹与蛇郎》中饰演老生“蜂翁”,在《月照枫林渡》中饰演男一号“林玉儒”,在《盐道》中扮演反派一号丑角“吴弯弯”,曹礼杰驾驭各种角色的技艺越来越娴熟,是位可塑性极强的优秀演员。

另外,导演此次大胆起用了青年演员陈俊声饰演“方文俊”、王笑饰演“玉卡孃”,两位演员首次在大型剧目中担任重要角色就取得了很好的演出成绩,这是我院提供大型剧目平台培养新人的一次成功尝试,也是花灯非遗传承迈出的有益一步。其他角色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范莉饰演的“嘎娃妈”、张灼饰演的“普嘎老爹”、胡慧华饰演的“阿华孃”等人物都很鲜明生动。人物塑造的成功,就是一部戏的成功。

一台戏的成功离不开各部门的通力合作。演员们加紧排练的同时,其他部门也在加班加点地干。舞美工程部为了赶制出道具、布景,牺牲了不知多少个周末和夜晚;为了剧目的音乐效果达到最佳,乐队经常在冰冷的排练厅一坐就是一整天,很多人感冒了,涕泪交流也不愿请假;为了整个团队工作顺利展开,后勤部门竭力提供周到的服务……在时间紧、资金缺、任务重的条件下,我院为观众呈现了一台民族风情浓郁且感人至深的好戏,荣获了第六届贵州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剧目金奖、最佳导演奖、最佳表演奖三项大奖。

129日上午,中国艺术研究院著名戏剧评论家马也,《中国戏剧》杂志原主编姜志涛、赓续华,副主编高扬、李小青,著名戏剧家潘伟行等专家在齐聚一堂,为《云上红梅》今后的打磨提升出谋划策。

专家们认为,贵州文化演艺集团和贵州省花灯剧院能给年轻人提供这样的创作机会和平台,是具有战略发展眼光的充分体现,主创的本土化和年轻化是一种固本的做法,值得鼓励;乡村医生的题材在中国戏曲舞台上很鲜见,选材角度很好,能填补这个题材的空白;剧本很流畅、干净、清新,编剧学成归来后报效家乡的精神值得赞扬;导演的功底比较扎实,整部剧完整流畅、人物众多却个性鲜明、民族舞蹈恰到好处地展示地域特色;音乐优美动听,很有苗味、花灯味。

专家们还为该戏的提升提出了宝贵意见:要更加真实地反映时代特征,使剧目更有年代感;剧本可以写得更加凝重,不要回避苦难与风险;人物关系要处理得更合理;宗教文化与乡村的真实状态要写准;治病救人的情结可以更加动人。专家们还为剧情的细节、舞台呈现、唱词等方面提出了具体的建议。

省文化厅副厅长姜刚杰,省文化演艺集团总经理罗舒、副总经理邵志庆,《云上红梅》导演苏捷对专家们的指导表示感谢,并表示要认真梳理研究吸纳,不断修改打磨作品,坚定文化自信,不辜负时代要求和人民的期盼。十年磨一戏,相信《云上红梅》在今后不断的打磨和演出中,会成为一部精品剧目一直演下去。我们要做一个奋斗者,在汗水汇集的江河里,把事业之舟驶到理想的彼岸;把信仰和追求刻入骨髓,一生都匍匐在艺术朝圣的路上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