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北科大辅导员:用旅程点亮学生心中的明灯

楼主:北科大青年 时间:2019-01-04 23:33:33

编者按:师者,亦友,能将自己的勇气带给学生,亦为良师。“我理解你想要挑战自己,暑假跟我骑行完青藏线再做决定吧。”不是邀请,如同兄弟间的呼唤,我要和你同行。也许是北科辅导员的一片爱生之心,亦或是北科学子的一份热情,就这样并肩,开始了西藏之行。一路上,留下了汗水,带走了回忆,坚持的念头永远比放弃多一次,他们一路前行。忘记了肌肉的酸痛,为我们带回的,是一幅幅美景与感人至深的画面。归来,他们已获新生。


2014825,北京烈日横空,秋老虎肆虐袭人。

朋友在微信里发来色拉寺晒佛的照片,那天是藏族第二大传统节日雪顿节,拉萨已经早晚沁凉。刚从青藏高原下来沉睡了整天适应醉氧环境,开始趁热乎劲儿决定动笔写点东西纪念在世界屋脊上日晒雨淋的骑行经历。

两年前,我毕业选择留校做了一名高校辅导员,和学生一起青春破茧。工作中的我是快乐的,一直将此工作当做一份与青春相伴,与成长相关的事业,有幸分享着185名学生饱含青涩的成长。

略显凌乱的工作之余,我慢慢把骑行开发成了业余爱好。今年暑假,和学生用半个月时间从格尔木沿青藏公路109国道骑行到拉萨。因地处青藏高原,全程都在海拔3500米以上,人们习惯将青藏公路称为“天路”。每年都有很多骑行者奔驰在世界屋脊各条进藏路上,他们带着各自的人生故事前往那里,因为不同的理由出发,追求惊险刺激、抚平内心创伤、改变乏味生活、点燃奋斗激情,原因种种,方向一致,都是奔向心中的香格里拉。

我们走过的这条路,只是无数渴望经历的年轻人所走过道路的一部分。经历了行前准备的兴奋与期待,忍受了骑行过程的倦怠与煎熬,克服了体力意志的疲惫与踌躇,收获了沿路风光和所遇故事的启迪,这恰是人生成长道路上都会或多或少经历的一些类似体验。

【缘起】:他的转变和他的困惑

时间回拨至2012年夏天,当时我刚毕业,正准备迎接学生们开学的到来,无意中在网络上看到了我校一名学生骑行318国道去西藏的沿途照片,这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目光。

“现在的孩子怎么了,为什么会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去折磨自己?”,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开始默默关注这名学生,包括从他辅导员处了解他的一些点滴。两年后,他毕业跨专业去了日本早稻田大学攻读商科学位。他说他人生轨迹的转折点,是那个暑假在自行车上不断翻越大山的20天。我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被这股好奇一直牵引着,想着有空时去一探究竟。为此,平时很少运动的我开始了体能积蓄,并决定在2014年暑假付诸实践。

进藏筹备的两年时间,也是我正式走上工作岗位的头两年。眼见着大部分学生们从懵懂少年逐渐蜕变成翩翩青年,跟随者他们取得的成绩而欢喜,也终于体会了一把小时候自己为集体争光后老师喜笑颜开的心情,这是为人师者最大的快感。

与此同时,在这两年里也直接或间接目睹了一些学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出现掉队退学甚至轻生的案例。这让我回想起当年那个学生骑行完后发生的巨大改变。我想,如果那些“困惑学生”也这么来一遭,会不会让他的成长轨迹发生改变?从育人环节来说,这应该也算是一种深度的社会实践体验。这种体验在高校大规模的推广实施不具可能,但我是不是可以在有潜在需求的学生中选择一个作为案例尝试着走一遍,一为解自己当年的好奇,也为见证一个学生转变提供直接的感官体验。

在今年上半年的一天,大二学生小C来办公室找我。“导员,我要去当兵。”我有些诧异,一个平时表现极为优秀的学生突然找到我表达这个想法。前不久我刚把一个在校学习迷茫出现了大面积挂科的学生送进军营追寻价值方向。

“为什么,有志于投身国防实现人生价值?”“不是,我越学越迷茫,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上课听不进开始翘课了。前几天听了大学生征兵的宣讲会,觉得军营才是自己的归属地,想去部队锻炼一下,兴许又能一改现在消沉低迷的状态,回来以后心无旁骛好好学习。”……了解情况后,我让他先别着急做决定。临近期末放暑假,我看他平时身体锻炼得不错,跟他说了下我暑假的计划,问他有没有兴趣一起参与,“我理解你想要挑战自己,暑假跟我骑行完青藏线再做决定吧。”

“也行。”他眼睛里在放光。

【临行】:骑行前的准备和家访

定好出发行程后,我们开始集中时间研究攻略,购买装备,锻炼身体。把80公斤体重降到73公斤左右,把耐力练到一口气跑10圈没有问题,日渐生锈的身体机能在逐渐调整。一切准备工作都是有条不紊,两年来坚持在健身房和操场汗流浃背的体能训练准备,摒弃了久坐不动陋习,养成了运动上瘾的习惯,现在看来这在工作之后显得尤为可贵,“生命在于运动”确是真谛,对缓解工作疲劳,提升身体素质确实有很大的益处。

在我的感召下,办公室另一名辅导员也加入到挑战者的行列。

82,学校夏季学期结束,聆听牢记领导和家长的叮嘱,我们一行三人踏上西去格尔木的列车。旅途中遇见了赴西藏旅行的许多年轻人,热情豪爽的天津小伙儿,独立活泼的东北老妹儿,让这一路疲惫变得不怎么难熬,经过28个小时的硬座跋涉,于4日凌晨2点抵达青海重镇格尔木,入住青年旅社,来自广东的义工MM等候我们至凌晨(某人感激不已,有以身相许的冲动)。

4日下午,旅社休整后,我抽空去了一趟一个家在格尔木市郊的贫困学生家里做家访,学生在京兼职实习未归。和家长见面的那一刻,感受到憨厚父母对孩子母校的亲近与感激,本就不宽裕的家里备好了过节才会舍得享用的丰盛果品,临别后夜晚还特地赶到我们住地表达感激。

那一刻,更加感受到学校使命的神圣,培育学子成家庭的希望,也成故乡的未来,广大教育工作者们可以做的需要做的还有很多呐。奋斗!奋斗!

【开拔】:青旅里感受那股牛犊子劲儿

格尔木是一座驴友之城,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从这里用各种方式奔向旅行的目的地,可可西里、西藏拉萨、甘肃张掖、新疆塔里木等等。青旅是文艺小青年们穷游的聚集地,之前从来没有踏足过。现在随着学生们接触的增多,要走进他们的世界,必须要贴近这类群体的活动习惯。感受了一下确实便宜,三四十块一晚的住宿费,一二十块就可以搭伙吃顿饱饱的美餐。

从这里开始,我们一路滚轱辘,一路看风景,一路遇到人,一路听故事。

小吴,从广州来到格尔木青旅当义工(青旅义工以20岁左右的喜欢旅游的女大学生居多,主要是到某个旅游胜地,免费为青年旅社义务工作,不收劳务,旅社为其提供食宿,义工在不忙时可以在当地旅游)。早我们三天到格尔木,看她的架势在家里估计也是不知油盐生活的小姑娘,手忙脚乱的张罗我们的餐饮,实在瞧不下去的我在旅店里头一回正儿八经的做了一顿饭,半生不熟的食物尽然被驴友们一扫而空(请大家略过我切成非丝非块模样的土豆)。

河南小伙儿小A和他的跟班狗,总是腻歪在一起的的组合搭配。狗狗本来在西宁四处流浪,被小A收养后,便跟着他在各地四处流浪,人在哪儿狗便在哪儿。以前看《忠犬八公》、《导盲犬小Q》等影片很有感触,没想到在这里,亲眼见证了这奇特的人狗情缘。

W17岁的成都高中生,爱好独自开展荒野生存的探险活动,13岁便开始了独自的旅行,尤其着迷在野外的感觉。在青旅给我们展示了各种在野外跨越的山山水水,见过的川西美景,一张在唐古拉山口光着膀子挂在山石上的照片张扬着这年少的不羁。

……在这里四处都洋溢着青春年少对未知路途的向往。我算是这里穷游的“年老”之人。在高强度的征途开始前,青旅里的这群人带给了我们身心上的愉悦放松。

【翻越】:昆仑山偶遇阿甘

5日一早,我们在格尔木置备了干粮、氧气,冒着零星小雨出发了,兴奋地直奔万山之祖昆仑山的擎天门。当日的目的地是纳赤台,行程100公里,一路感受着戈壁的荒芜与生命的不屈。


从这里开始,我们开始了无休止的爬坡与逆风,与热闹的川藏线不一样,青藏线上除了荒凉就是寂寞,让人绝望的起伏路上沿途人们的帮助给了骑行者前行的希望。

前些年有部美国电影《阿甘正传》的励志故事感动了无数人,剧中阿甘用双腿沿着美国50号公路横穿北美海岸。我们在翻越昆仑山时,遇见了阿甘!没错,他叫阿甘!23岁,从深圳辞职后北上骑行已经4个多月了,头带草帽已然从一个白净小伙儿蜕变成了犀利哥。从华南骑到华北,从华东骑到华西,他在路上经109国道进藏,目前正在318国道骑行出滇。如果有人在路上看见一个小伙儿骑个破自行车,驮包上还插着一根打狗棒,请走过去鼓励下他。他是中国的阿甘!

人生没有翻越不了的高山,“无论何时,无论何处,无论和谁在一起,都依然如故,纯朴而善良。”回来之后突然非常后悔,在拉萨的那个午后不该偷懒贪睡,应该去见阿甘一面。

祝阿甘一路向西的征程平安顺利,希望这个小伙儿在这一路风尘过后的终点能找到不再漂泊的目标。

【磨难】:60岁出发也不晚

“西大滩生病,五道梁要命”,海拔开始急剧升高,同行小C和阿J的高原反应开始出现。三天后,我继他俩也开始剧烈的头疼和发热,万蚁噬脑、头疼欲裂的感觉让人痛不欲生。经过西大滩,巧遇兰州军区正在筹备军事演习,同伴阿J的人品爆棚连续两日爆胎,他却还浑然不觉,以为是上坡和高原反应导致这一路骑行异常吃力,硬是在没气儿的情况下骑了几十公里上坡路,直到演习部队营地道边休整时才发现。

强烈的高原反应,加上缺水少粮和爆胎,仿佛世界都阴暗了。我们跑到营地找解放军求助,要来了水和高反药物,换完轮胎浑身却已然没有了继续前进的勇气,想着今日行程可能会要误点。

坐在铁路桥下,望着来时的道路发呆,慢慢的,天际线边,三个黑点离我们越来越近。一个老头带着俩小伙儿慢悠悠地骑行而来,那一刻,我们放佛看见了亲人。

老舒,小坏,还有一个熟人,阿甘!一番寒暄,结伴而行。

他们仨在路上相逢,都是在路上走了俩月以上的半职业骑行者。阿甘是再次相逢,小坏是受他感召从学校放假后赶过来跟他汇合一起同行。老舒像个老顽童,今年60岁了,退休后的第一时间骑上车子,从东海大城宁波骑了50多天到达青藏高原。

老舒有着严重的痛风和高血压,腿脚关节处肿胀的非常厉害,老伴儿其实不太同意他这么一把年纪还像个毛头小子似的这么风风火火上高原。但我判断老头子不甘心他那追求自由的奔放内心被约束一辈子,好不容易退休解脱了还不出来释放一把,所以义无反顾地选择出发。远在加拿大的闺女心疼老父亲,从国外买了专业的装备带回来送给父亲骑行,其中的骑行内裤老头子拿到之后从未穿过,结果送给我的小伙伴,正被高原反应和骑行摩擦折磨得欲仙欲死的时候,年轻人的股间得救了!

我们一路同行了两天,咬牙蹬脚逆风翻越昆仑山口后,因为赶时间,我们在中途分别,但在微信上一直相互关注着彼此的行程。

8月底,我们回京后不久,小坏回学校准备迎接新学年,老舒829从拉萨飞回成都。老舒的经历告诉我们,其实只要有想法,任何时候出发都不算晚!当然,路上要量力而行,关键部位时刻都要做好防护。这是前提,年轻人不要太冲动。

【挣扎】:唐古拉山的高原反应

爬坡,向前,一路向上。

海拔越来越高,空气越来越薄,人烟越来越少。

可可西里无人区,这里是藏羚羊和藏野驴的天堂,这里也是高原反应症发者的地狱。

一路风雨,寒意入骨,莽莽昆仑已经被我们远远甩在了背后,终于临近长江源——海拔5000米的唐古拉山。记得小时候在家乡洞庭湖边,时常向西遥望这涛涛江湖水的最初源头,想着某一天能亲临此处,看万里长江怎样从点滴羸弱到奔腾不息。

越走越兴奋,越兴奋越头疼,我还算壮硕的身躯终于在不冻泉抛锚了。一行三人,我高原反应的症状来得最晚,却也最为严重。高反引起的头疼让太阳穴高高鼓起,似乎随时有爆炸的可能,身体发烫感觉可以将火点着。同病相怜的骑行者,夜宿在藏民扎吉经营的旅店,28岁的扎吉从14岁来到不冻泉这个小小的居民聚集点,在青藏铁路尚未联通之时就用朴实、热情接待着过往路人。

我们在旅店茶馆里遇见两位藏族婆婆,她们好奇地问我们,你们高原反应这么严重,不选择搭车骑着单车那么远跑过来,脑袋瓜里怎么想的?

我苦笑,正如2012年我对那个学生的好奇。

躺在环境极为简陋的旅馆里,我们眼冒金星地看着天花板从未有过的绝望。

…放弃吧?

…再坚持下!

…放弃吧?

…再坚持下!

…放弃吧?

…再坚持下!

坚持了两天,高原反应越来越强,发烧的冷热交替导致喉咙肿痛,喷嚏连连,已经隐约有感冒的迹象。在青藏高原,感冒加剧意味着肺水肿,肺水肿对高原的外来者意味着——死亡。这种后果可能是付出生命向索南达杰烈士致敬。

我们商量后决定包车下那曲!在大自然面前,我们挣扎过,抗争过,发现是那么的无力,最终被迫屈服。我们选择了听从内心,认“怂”!

原来,“怂”字是这么写的,本意就是“从心”。

【幸福】:“我捡到一个可以吃的水蜜桃”

原本我们计划是用牛逼哄哄骑行的姿态抵达母亲河的源头,但人生中总是有许多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们和座驾坐着皮卡呼啸着抵达沱沱河。

走上观景台,那里竟然还矗立着一座与我家乡有关的丰碑!短暂遐思后,继续奔驰向前,当天我们要下到那曲,才能缓解高原反应带给身体的折磨。

天路上的旅行一路以来总是相遇。在住地,我们遇到了来自广东韶关的大二学生大个黄,年轻人精力旺盛,翻山不惧远征难,日行百里只等闲。这小伙儿由一个决心和一辆单车而出发,搭车北上西宁,沿青海湖上109国道骑到拉萨,然后背包到尼泊尔加德满都。

在灯光昏暗的旅馆里,我们在交谈中聊到了对幸福的理解。

家境优越的小伙儿跟我们讲起他这一路风餐露宿,食不果腹的旅途。有一天,他骑行路上捡到了来往在青藏线上的自驾游客(或货车司机)丢在路边的“一个可以吃的桃子”,他捡起来用饮用水冲洗完美美的吃掉了。他说,那一刻他觉得无比的幸福。

什么是幸福,饥肠辘辘的行者在荒无人烟的戈壁上捡到一个可以吃的桃子,这是我这一路上听到的关于幸福理解的最好诠释。

不在拥有多贵、多美、多好,在合适的时间拥有你正需要的东西,是幸福。

【虔诚】:天路的朝圣者

临上高原前,对藏传佛教磕长头的拜佛仪式心存敬仰。

在通往拉萨的大道上,我们不时地见到信徒们从遥远的故乡开始,手戴护具,膝着护膝,前身挂一毛皮衣物,尘灰覆面,沿着道路,不惧千难万苦,三步一磕,直至拉萨朝佛。“磕长头”为等身长头,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前直伸。每伏身一次,以手划地为号,起身后前行到记号处再匍匐,如此周而复始。遇河流,须涉水、渡船,则先于岸边磕足河宽,再行过河。晚间休息后,需从昨日磕止之处启程。虔诚之至,千里不遥,坚石为穿,令人感叹。

磕长头的信徒绝不会用偷懒的办法来减轻劳累,他们行不远数千里,历数月经年,风餐露宿,朝行夕止,匍匐于沙石冰雪之上,执著地向目的地进发,遇有交错车辆或因故暂停磕头,则划线或积石为志,就这样不折不扣,矢志不渝,靠坚强的信念,步步趋向圣城拉萨。

西藏的牧民许多以一生能朝拜一次布达拉宫为终生愿望,他们辛苦劳作,积累财物,到了朝拜之时,却不惜散尽全部家财。在朝拜途中,当你看他们的表情时,丝毫不见痛楚,也没有特别的喜悦,只有平和,平和得就象是西藏的天空,平和得一尘不染。

他们的喜悦、激情全部释放在布达拉宫、大昭寺前面。

虔诚与信仰,在牧区藏民身上得到原始的传承。

【天葬】:让灵魂随风

高原览胜,千难万险,万千感慨;无时无刻不产生此种情怀。

至深感受的是藏民战胜恶劣的生存环境,坚守精神信仰、忍受灵魂苦难的孤寂,以自己震惊。进藏路上,有友人提示我若有机缘,当走近藏民的天葬台心怀敬畏去体验一次生命的终结。那令世人感觉无比神秘的葬礼,庄严肃穆的天葬台,盘旋飞翔的鹰鹫,举世无双的天葬场面,形成一个圣神的世界。这种西藏独特的民族文化,深深吸引着无数有缘或无缘走上西藏高原的人。


天葬是藏族人民最能接受、也是藏区很普遍的一种葬俗。关于天葬,藏传佛教认为,点燃桑烟是铺上五彩路,恭请空行母到天葬台,尸体作为供品,敬献诸神,祈祷赎去逝者在世时的罪孽,请诸神把其灵魂带到天界。桑烟引来的鹰鹫,除吃人尸体外,不伤害任何动物,藏人称之为“神鸟”。据说,如此葬法是效仿释迦牟尼“舍身饲虎”的行为,所以西藏至今仍流行天葬。

我们这一路离天葬台最近的一次,是在那曲下当雄的路边50米开外的山坡。短暂驻足,匆匆一瞥,藏民神鸟空行母——鹰鹫低空徘徊,俯瞰这芸芸众生,等候接引超度亡灵。

经幡舞动,肉身破碎,神鸟接引,灵魂随风。

【洗尘】:纳木措的湖光人影

青藏高原上的109国道沿线景致以唐古拉山口为界分两种景色,以北至格尔木是荒漠戈壁寸草难生,以南至念青唐古拉山的西藏则是郁郁葱葱的高山草场。西藏三大神湖之一纳木措就分布这片碧绿的草场中间,该湖地处109国道当雄镇西北角约40公里处。

照片里的那地儿确实美,我们眼下被乌云笼罩的神湖也另有一番意境,有让人放空一切净化心灵的功效。

耳机里适时传来——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只愿天长地久/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爱恋伊/爱恋伊/愿今生常相随

当时韩寒影片《后会无期》热映,插曲万晓利《女儿情》余音萦耳,女儿情,男儿泪,唯有珍惜最珍贵。

圣湖边,洗去尘埃,感悟“珍惜”,这画面简直让人不忍直视的美!

【望果】:藏民丰收的季节

往南翻过念情唐古拉山就进入了西藏的农耕区,沿拉萨河谷开始出现大片的青稞和油菜田,是藏区少有的土地肥沃富庶之地。

达卡西噶村的青稞熟了,这是收获的季节,作物变得金黄,藏族大叔普布一家在油菜地里收割劳作。

在拉萨市郊堆龙德庆县,我遇见藏族少年扎次和他的小伙伴们,受邀参加了他们村的望果节和赛马会。

扎次邀请我去他家里,妈妈正在准备晚餐。

在西藏农村,除了藏历年外,就属望果节热闹了。望果节的藏语意思为“转地头”,预祝农业丰收,颗粒归仓。望果节没有固定的日子,一般在谷物成熟之际举行。节日期间,男女老少身着盛装,男的手持“拉桑达觉”,女的背负经书,手持“打达”(用五彩布条缠在木条上),排队转庄稼地,之后进行赛马、藏戏等表演,或走亲戚、逛林卡,热闹非凡。

这是一群藏族少年的放学路上,看着他们结伴自由玩耍,不由想起了自己的成长时光。

【客栈】:蜗牛,让生活慢下来

骑过羊八井,109国道的剩下最后56km的征程,一路顺风下坡。

当爱车抵达布达拉宫门的那一刻,恰似完成了一个令人动容的仪式。

住进蜗牛客栈,是在抵达拉萨的雨夜,老板骑着电动穿梭在拉萨的街巷,把我们引进哈达社区的一座两层独栋民居。一路跌跌撞撞的死命奔波后,下到海拔3800的拉萨,洗完热水澡,祛掉一身疲惫,吃了蜗牛亲自操刀做的汉餐,顿时生龙活虎满血复活。

老板蜗牛是江西老表,也曾是个独行侠,用几年工作的积蓄游历了大半个中国,骑行完318后选择在拉萨落脚,经营着这座客栈。没有和老板交流过客栈为什么起名“蜗牛”,我大胆揣测是否想表达“让生活慢下来的”的本意?!

蜗牛性情温和中透露着豪爽的真性情,是个肯拼命懂生活的汉子。

祝蜗牛创业有成,生意兴隆,下次去一定还住你那儿,请兄弟务必留床。

站在哲蚌寺正殿,能将拉萨全城尽收眼底。

【礼佛】:转经的老人和慈悲的菩萨


在中国,如果有什么地方可以真正被信徒奉为圣地,想来拉萨应该算是一座。

布达拉宫、大昭寺、哲蚌寺、色拉寺、小昭寺等等藏传佛教古寺名刹众多,这里是藏传佛教信徒们“磕长头”朝拜的终点,是藏民安放信仰的圣地。

在拉萨停留的日子,宁静而舒心,高原骑行的劳累一扫而空。

饭后茶余游荡在拉萨街头,转经的奶奶比好看的姑娘更加吸引游人的眼球。

大昭寺墙下,历尽沧桑却面带微笑的老人,坦然幸福的笑容让人过目难忘。

回京的列车上听过一个藏民礼佛的真事,那曲有牧民每年都会去拉萨寺庙礼佛朝拜,同时将本年度所收入的全部家资捐给寺庙,在商业化社会再次印证了依旧有虔诚的藏民坚守着至诚的信仰。

【归来】:出发,是为了更好的归来

安逸使人慵懒得不知归期。

返程。我把一路相随的公爵坐驾留给了藏族少年扎次。

它为这趟旅程而生,应该留在终点继续新生。少年扎次,有一天会骑着它走出群山。

C回到学校给我交了一份作业,里面这样写到——

“也许,你会嘲笑,我们差点被高原反应弄死在了世界屋脊。

这一路,我翻越‘万山之祖’,走过可可西里;

在即将跨入20岁的门槛时,走在了很多人的前面。

在迷茫过,懈怠过,坚持过后,

我开始理解那种临死般的痛苦,死而复生般的释然;

从今以后,过去的让它过去,我会好好活着。”

江山太美,青春万岁。

任何人这么走这么一遭,都会有所收获。

新学期开始,要敬业工作,也要认真生活。


—关注更多—

微信公众账号:beikedaqingnian

人人网:e-北科大青年

新浪&腾讯微博:e-北科大青年

联系方式:010-62332767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