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

亲子鉴定师讲述奇葩事(7):致命婚介所

楼主:短篇言情小说精品 时间:2019-01-15 17:33:19

点击上方篮字“短篇言情小说精品 关注
本文来自天涯论坛,作者天涯ID 小鉴定师大宝
1
事件发生在我们省会下辖某县的一个偏远的小镇D镇上。
  这天,孙大叔和往常一样到镇上赶集。
  “赶集”这个事情,或许住在城市的朋友经历得比较少,一般在县城尤其是小镇上比较多见。
  每个星期的一天,或者是每旬的某一天,比如逢“5”逢“8”之类的日子,众多稍偏远乡村的村民,会带着自己家产的土特产赶到镇上某一个固定的地点,就地摆开,或沉默或吆喝,将自己的东西卖给来赶集凑热闹的其他人。
  而这一天,往往也是镇上最热闹的一天。
  孙大叔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将自己担着的担子就地放下,摘开担子上的遮阳布,露出满满两筐子小土豆
  孙大叔不善言辞,将遮阳布就地一铺,一屁股坐了上去,点上一锅子烟叶,眯着眼睛晃悠悠地吞云吐雾起来。
  孙大叔虽然不会吆喝,但是土豆卖相很好,无污染无农药,典型的绿色食品,价钱也比菜市场的便宜,八毛钱一斤很快便卖出大半筐,剩下来的一筐多点估计两三个小时就能卖完。两筐加起来将近两百斤,能卖一百多块钱,扣除坐中巴的六块钱来回路费,收入能有一百三四十块,孙大叔摸摸衣兜里的一叠人民币,心里美滋滋的。
  孙大叔心里开心,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烟叶子塞到旱烟袋里,正准备继续吞云吐雾,这时候走过来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就要买孙大叔的土豆。
  孙大叔按照她的要求给她称了五斤,接过中年妇女递过来的五块钱,掏出兜里的钱正准备找回一块,却尴尬地发现只有一个五毛凑不够一块钱了。
  孙大叔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大妹子麻烦等下啊,我到隔壁摊子借五毛钱凑一起找给你。
  中年妇女忙道:不用了大哥,你就干脆再给我拿几个,凑五块钱得了。
  孙大叔感激地点了下头,从筐里掏出一把土豆,看样子起码有两三斤,一下全塞袋子里道:也别称了,大妹子这袋子都拿去吧。
  中年妇女格格一乐道:这怎么好意思,大哥你人这么好,为了赚钱还担着这么重的担子跑这么远,嫂子真有福气!
  这么一说孙大叔更尴尬了,脸红耳赤地道:大妹子,我还没结婚呢,哪来的嫂子,嘿嘿。
  中年妇女听罢眼睛一亮道:大哥你这么好的人,又吃得苦能赚钱,咋会没老婆呢?不过今天倒是真是赶巧了,我开了个婚介所,就在前面不远,今天我们有缘,不收你的费用,你过来看看,有中意的我帮你介绍介绍,没有中意的你就当来喝口茶串个门,咋样?
  孙大叔单身四十多年,说实话想老婆都想得有些痴了,但是苦于自己不善言辞,长得又不怎么样,家境也很很一般,一直没有姑娘家愿意嫁过来,这次咋一听有免费介绍对象这好事,连忙答应。
  将土豆卖完之后,孙大叔按照中年妇女给的地址,挑着空挑子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就找到了不远处的一家婚介所。
  说是婚介所实在是太抬举了,其实就是一栋平房开了个侧门,门口竖了个几年没有更换过的破破烂烂的牌子“XX婚介所”。
  孙大叔进门一看原来就是这户人家的侧屋,当中放了几把椅子、一个木制的还有裂缝的茶几,唯一新点的就是一张桌子,还煞有介事地摆着一台破电脑一个名片夹,咋一看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这个典型的无证经营的所谓“婚介所”却正好符合不善交际的孙大叔胃口,再加上中年妇女夫妇的热情招待,孙大叔终于放下心来。
  接过中年妇女丈夫递过来的一根香烟,孙大叔讲出了他的择偶要求。
  虽然单身多年,大叔但是对另一半还是有很高要求的。
  这些要求最终可以归纳为两点:
  一、女的。二、活的。

2
简单寒暄之后,中年妇女坐上办公桌,一边熟练地操作起电脑一边唾沫星子飞溅地给孙大叔介绍起对象来。
  电脑里存的女的真多,足足有上百个,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年纪大的年纪小的结过婚的没结过婚一应俱全,看得孙大叔眼睛都花了。
  中年妇女看着孙大叔的傻样直乐,笑嘻嘻的道:大哥,要不这样吧,我给你推荐几个,你从中间挑一个感觉最好的先见个面,不行就再换,咋样?
  孙大叔自然是点头不已。
  于是中年妇女挑出几张照片,结果第一张照片一放出来,孙大叔眼睛就直了。
  照片里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长得并不漂亮,但是不像其他相片一样要么化妆要么PS,看起来非常朴实。
  中年妇女呵呵一笑道:大哥你真有眼光,这个女孩家离你不远,今年才十九岁,她交待说要找个性格忠厚的,我看大哥你就正合适,要不我安排你两见见?
  孙大叔紧张万分道:这个,我比她大二十多岁,人家看不上我吧?
  中年妇女笑道:不会不会,你这样的正好,但是人家有一个要求,需要十二万块钱彩礼,少一分都不行,你要能接受我就安排,这事我打包票八九不离十。而且人家说了,只要彩礼其他都不用,也不用办喜酒,你可以省掉好大一笔开销。
  孙大叔暗自盘算了一下,虽然比当地正常的嫁妆两三万要贵很多,但是如果不办喜酒不要金银首饰之类的话,其实最终花的钱比正常娶老婆多不了多少,自己手头这么多年也存了几万块,再找亲戚朋友借上一部分,也就够了。
  十万块娶上这么一个年青的老婆,值啊!
  于是几天之后,孙大叔和女孩见了面,这一见面孙大叔就彻底沦陷了。
  女孩是个挺正常的农村人,没读过书、不爱说话,也没有打扮,长得甚至有那么一点对不起观众,但是胜在年青质朴,对于单身四十多年的孙大叔来说,不亚于天仙下凡。
  女孩子听中年妇女介绍了情况也就点头同意了。
  于是婚事当场就确定了下来。
  中年妇女的丈夫想找孙大叔收点介绍费,孙大叔掏出两百元,却被中年妇女当场拒绝了。孙大叔当时以为遇到了好人,谁知道自己在同意婚事的一刹那就深陷囚笼了。
  用孙大叔的话来说:当时在别人眼里自己就是一条正被宰割的肥羊。

3
事情的发展,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遇到骗婚之类。
  婚后的生活还算幸福,孙大叔的新婚妻子是典型的农村女孩,虽然长得不漂亮没有文化,但是胜在质朴,做饭洗衣搞卫生下地干农活都是一把好手,孙大叔看在眼里甜在心里,比起之前一个人独居的日子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而且更让孙大叔开心的是,婚后的第二个月媳妇肚子就明显大了,怀胎十月之后,孩子出生,是个带把的,这下把孙大叔给乐疯了,连续几天拎着瓶白酒跑到父母坟头,一边笑一边哭,喝一口酒就大声吼一声道:爹妈,你们不用再遗憾了,你们有孙子了!是个带把的!是个带把的!哈哈!
  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儿子,贫穷但温馨的生活,让孙大叔过了两三年神仙般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孙大叔和一个多年的老朋友在家喝酒唠嗑,老朋友酒后和他说了一句话,把孙大叔推向恐惧的深渊。
  这个朋友说:老孙,咋们这么多年的朋友,心里有话不想瞒着你,你这儿子,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像你了?
  孙大叔骤然一惊,一种平常故意忽略的危机感袭上心头。自己也曾经好奇为什么孩子长得一点都不像自己,但是因为孩子眉眼中还是和妻子相像,长得不像自己像妻子也算正常,而且妻子平常非常本分,除了白天自己出门做事,晚上几乎都是形影不离,所以就从来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但是朋友这样一刻意提出来,巨大的心里阴影马上笼罩心头,再也挥不去了。
  从那天之后,孙大叔整天就浑浑噩噩的,越看孩子越觉得不对劲,别说出去做事了,连饭都吃不下,终于有一天,他觉得再不证明点什么自己的日子也过不下去了。
  当然,老实巴交的孙大叔是想不出什么亲子鉴定的点子,他想到的是我们电视剧里面常见的,据说非常灵验的办法:
  滴血认亲。
于是,孙大叔找了个妻子不在家的机会,抓住两岁多还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儿子,来了个只有电视里面我们才能够看到的剧情:滴血认亲。
  找一碗清水,找个缝衣针,先刺破自己的手指滴一滴血在水里,然后抱过孩子依葫芦画瓢,等放下嚎啕大哭的孩子一看。
  血果然不能相融!
  孙大叔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当场就把在隔壁家唠嗑的孩子妈叫了回来,一顿狠打,追问妻子和谁发生了关系。
  妻子都吓蒙了,再三保证自己是清白的。
  已经用“科学”的手段证明了不是自己的孩子,孙大叔怎么可能会相信妻子的辩解。
  想起自己这几年对妻子和孩子的付出、想起自己每年清明过年都会带上妻子孩子去父母坟上祭拜的场面、想起为了娶妻子付彩礼还欠着亲戚朋友没有还完的几万块钱,孙大叔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可悲的大傻逼。
  既然孩子不是自己的,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退婚,要回自己的那十二万块血汗钱!
  于是,孙大叔抱上小孩,直接跑到镇上大闹婚介所!

4
按照道理来讲,要退彩礼应该去丈母娘家啊,怎么去婚介所?
  原来孙大叔这几年来自己虽然知道妻子家在不远的地方,却从来没有去过丈母娘的家里,甚至连村名都不知道,不是自己不愿意去探视,而是每次一提起这事妻子就搪塞过去,孙大叔本就是个不爱交际的人,既然妻子不愿意自己也乐得清闲。
  而妻子家人也从来没有来家里探视过,就只是结婚的时候帮他介绍的中年妇女的丈夫来过一趟,说是妻子父母委托来的,当时妻子也默认了,该男拿了十二万块彩礼就走了,连口水都没喝。
  以后不管是妻子怀孕,还是生小孩,丈母娘家里都是音讯全无。
  孙大叔几次逼问妻子,问妻子家在哪里,妻子宁死不说,说如果孙大叔再逼她就只有一死,孙大叔没办法,只能带上孩子,去镇上找当时代替妻子父母收彩礼的婚介所。
  当然婚介所的中年妇女自然百般抵赖,说自己只是一个中介,当时收的彩礼全部给孙大叔的妻子家人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不知道具体的信息,还说孙大叔不识好歹,没收费就给他介绍了老婆,现在出了事情还来找她,真是好心没好报。
  孙大叔不知道如何反驳,当然当时的他目的不是为了去闹事,而是因为当时钱交给了中年妇女的丈夫,又不知道妻子家住哪里,所以想让中年妇女告诉他妻子家住处,他好去讨回彩礼。
  结果中年妇女抵死不认,其丈夫更是从厨房里拿出一把菜刀,扬言如果孙大叔再闹的话就要动手云云。
  孙大叔是憨厚的性子,以前几乎没有和人红过脸,自然不知道如何应对这些恶人,再加上后来小孩嗷嗷大哭要找母子,毕竟带了两年多有了很深的感情,孙大叔心一软,只能抱着孩子回家了。
  孙大叔回家越想越不甘心,之后又几次去到婚介所,也不吵也不闹,就坐在门口,抽几锅袋烟,等孩子哭得厉害了就回家,成了当时小镇一景。
  孙大叔说自己当时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是个憨厚的性子,不善与人争执,心里明白这个钱可能是要不回来了,只是因为心里太郁闷,又狠不下心和当时受了刺激已经半疯癫的妻子离婚,所以才会去婚介所静坐,心里多少能发泄下。
  就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坚持,让真相慢慢浮出了水面。

5
有一次,孙大叔又带着孩子坐在了婚介所门口,婚介所的夫妇倒也是习惯了,知道这个人像倔驴一样,打不怕骂不怕,干脆听之任之,反正抽几袋烟孩子一哭就会走了。
  果然几袋烟之后,孙大叔又抱着孩子,准备搭上中巴回村里去,正当孙大叔走出婚介所夫妇视线范围之后,一个陌生的青年男人凑上前来,道:大哥,你的事情我知道一些内情,方便的话跟我去见一个人吧。
  孙大叔一开始还不信,直到这个男的说出自己妻子的名字才相信真是知情人,于是便跟着年青男子,坐着对方的摩托车去到邻村一户人家。
  一进门,孙大叔就傻眼了,原来这户人家也有一个自己的“妻子”!
  当然了,自己的妻子还在家里,这个只是一个和妻子长得很像的女孩,看起来和妻子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只是稍微年青一些。
  女孩很是怕生,看到孙大叔进来,忙闪进了里屋。
  年青男子带着孙大叔进到另外一间屋子,屋子里一个年纪和孙大叔相仿的中年男人正在等着他们。
  年青男子安排孙大叔在中年男子对面坐下,道:大哥,这是我哥,是他让我喊你来的,具体的你们聊。说罢,闪身出了屋子,掩上破旧的房门,留下了面对面大眼瞪小眼的两个中年男人。
  孙大叔和怀里的孩子都瞪着眼睛看着对面的男人,一阵尴尬之后,男人开口了,声音和长相一样的沧桑。
  这沧桑的身音说的第一句话就让孙大叔惊讶异常:
  老哥,我的老婆和你的老婆是亲姐妹,我们应该算正宗的连襟吧!
自己的老婆还有一个妹妹,从来没有听说过,当然了,因为自己的老婆从来不和自己说关于家里的情况,有个妹妹也是很正常的,所以孙大叔只是当时有点意外,马上也就恢复过来,等着男人的下文。
  中年男人给孙大叔递上一根烟,孙大叔刚含上,就被怀里的儿子扯了下来当做玩具玩了个不亦乐乎。
  中年男人抚摸了下孩子的头笑了笑道:老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的孩子在今年也出生了,虽然很可能和你这孩子一样,不是自己的种。

6
 孙大叔听到这句当面揭疮疤的话,气得脸色发青,但是为了知道内情强忍了下去,中年男人看到孙大叔的神色,也就不再迟疑,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道出。
  原来中年男今年也将近四十岁了,是在前年找到了孙大叔去过的婚介所,想让那对中年夫妇给他介绍一个媳妇,于是中年夫妇给他介绍了现在的妻子,当时提的要求也是彩礼十二万,其他费用一分钱不要,连中介费都不收。见到妻子后,中年男很满意,几天之后就定下来,给了婚介所夫妇十二万,将妻子带回了家里。
  两人同居一个月后就举行了婚礼,和孙大叔不同的是中年男家境虽然不好,但是弟弟(也就是刚出去的青年男子)情况尚可,准备花小钱帮哥哥简单操办一下,这种情况下双方的父母亲戚必须到场才热闹,于是中年男提出请岳父母到堂,但是妻子也是死不同意,没有办法只能放弃。
  原本就因为结婚妻子父母不到场的这点小事闹得有点不开心,结果婚后更让中年男郁闷的事情发生了。
  婚后不到一个月,妻子肚子就明显大了!
  这让之前在外面奔波多年见多识广的中年男脸色铁青,因为他知道,只有在怀孕三个月以上,肚子才会明显的大起来。
  听到这里,孙大叔也面色铁青,因为当时妻子肚子明显长大的时候,也才只是过去两个月!但是自己当时并不懂这些,以为两个月肚子大是很正常的,再加上自己问过亲戚说怀孕时间9个月多点生小孩算是正常范围之内的,所以当时就完全忽略了。
  (可能是当时孙大叔妻子生小孩比预产期晚,而孙大叔又以为早产,这一来一去有个把月的错误估计时间,当然这点是楼主我的猜想,楼主是个中二未婚男,不懂这些,所以不一定对啊)
  中年男子发现不对劲之后,又不好意思伸张,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偷偷跑到县城找了个医院把孩子打掉了。
  花了十二万块“买”来的媳妇居然是个怀了野种的孕妇,中年男子这心里万分憋屈,看向原本长得一般的妻子就越来越火大,也想过去婚介所“退货”,但是始终拉不下这张脸。
  等到发现孙大叔去婚介所闹腾,而且情况和自己很像,于是就安排了唯一知情的弟弟去打听情况,这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原来自己的妻子居然和孙大叔的妻子是亲姐妹!

7

 于是,仿佛终于找到了有共同战线的兄弟,中年男安排自己弟弟叫孙大叔过来见个面,目的是一起去派出所报案,想告这个婚介所骗婚,讨回自己的十二万血汗钱。
两个有共同遭遇的男人惺惺相惜,几杯酒下肚就亲得如兄弟一样,商量好了第二天去派出所报案。
  第二天,孙大叔背着老婆孩子,和中年男一起,跑到镇上派出所报案。按照双方的说法之前结婚送彩礼都是自愿的,原本只能算民事纠纷,只能调解没法立案,但是派出所有人敏锐地感觉到这里面的不寻常,暗地里进行了调查。
  这一调查,就发现了极其不寻常的地方。
  这间镇上的小婚介所,居然涉嫌某桩警方正在调查的刑事案件!
为了帮助警方做出判断,张警官接到委托,打电话给杨姐,让我们前往D镇给几个嫌疑人做鉴定,想找出孙大叔孩子的真正父亲。
  我和杨姐便在小谢的陪同下驱车赶往D镇,给当时警方怀疑的几个嫌疑人取样检测。因为姐妹两个都是在结婚之前就怀孕的,所以不可能是孙大叔和中年男子的邻居熟人,只可能是在结婚之前接触她们的人。
  于是我们在派出所见到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是被警察蹲点抓住的某桩刑事案件的嫌疑人。
  两个人是亲兄弟,二十多岁年纪,长得有七分相似,都染着黄头发,鼻子上钉着鼻钉,典型的非主流。
  我和杨姐在当地负责接待的于警官和小谢的陪同下,给两兄弟取完检材,就万分疑惑地回来了。
  于警官是个闷葫芦,看到我们之后只是敬了个礼,和杨姐握握手就没再说什么,到底是什么刑事案件,我们当时并不知道,又不好主动询问。
  等回来的路上,小谢才微笑着眨着大眼睛,偷偷告诉我们那两个嫌疑人的身份,原来警方怀疑他们涉嫌拐卖妇女!
  之前一直在调查,掌握了一些证据,如果这次能证明这两姐妹是坏了这两人之一的孩子,证明两男子在买卖之前性侵了孙大叔的妻子,那么就又有新的证据了。
  第二天,结果出来了,我和杨姐都希望是匹配,好帮助警方破案,但是结果是残酷的,这两兄弟都不是孩子的父亲!
  于是又回到了我们帖子里经常问到的一个问题:孩子到底是谁的?
将结果告诉张警官后,张警官思索了片刻道:我和老于都猜到了,那么只有可能是他了,老杨辛苦你和小W再来一趟吧。
  于是,小谢又接上我们来到D镇,这次我们看到的,是最开始搭讪孙大叔的中年妇女丈夫——婚介所的男老板。
  取样的时候中年妇女也在场协助调查,我们一来准备取样中年妇女就大哭大闹,说自己的丈夫是禽兽,背着她做这种毫无廉耻的事情,丈夫无比狼狈,再三强调自己没有。
  虽然我们当时都不相信,以为夫妻两个是在演戏,但是后来结果也证明确实如此,婚介所的男主人和孩子排除了父子关系。
  这下调查小孩父亲是谁的事项陷入了困境,虽然对案件进展影响不是很大,但是这么大一个谜团在,让性格迥异但八卦之魂相同的我和杨姐内心很是煎熬,都希望能知道最后的真相。
  还是那句老话,八卦之神不会抛弃她的信徒的。
8
几天之后,峰回路转。
  事情的最后真相,也终于出现了,而这个真相,将我们对某些极少数人邪恶人性的最后一丝幻想,彻底敲得粉碎。
我和杨姐第三次赶往了D镇,在D镇派出所,我们见到了我们要采样的对象,这个事件中最神秘的人物:姐妹俩的父亲!
  难道性侵姐妹俩的居然是自己的父亲?!
  我和杨姐目瞪口呆,虽然经历了之前叔叔利用智障侄女卖淫事件已经对人性的丑恶有相当的免疫力了,但是性侵自己女儿的事件还是让我们无法承受,虽然我们当时都希望这不是真的,至少让我们保留一点点对人性的幻想。
  但是第二天结果出来了,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姐姐小孩的真正父亲,正是她小时候天天喊父亲的这个衣冠禽兽。
  难道整件事件的真相就是父亲强奸了两姐妹,然后为了怕东窗事发早早得把她们嫁出去吗?
  结果,远没有我们当时想的那么简单。
等案件水落石出之后,小谢给了我们讲述了事情的真相,也让我们今天能完整了解到整件事件的结局。
  原来,姐妹俩并不是这个她们所谓父亲的恶魔的亲生女儿,这个男人是她们的继父,从小两姐妹随着母亲嫁给了这个恶魔,一开始还好,继父对两个姐妹不错,但是自从继父自己的孩子出世以后,两个姐妹日子就不好过了,缺衣少食是常事,更别说和别人家的小孩一样去上学受教育了。
  等到继父第二个小孩出生,经济拮据,两姐妹的生活更是生不如死,饱一餐饿一餐不说,继父对她们更是非打即骂,说他们是赔钱货,让她们寒心的是,自己的母亲这时候便会视而不见,只会去照顾和继父生的小孩。
  两姐妹在这样的坏境下长大,别说什么快乐了,伴随着她们的只有噩梦,所以才会导致成家以后丈夫问起她们家的事情三缄其口,因为她们只有一个想法,和这样恶魔的家庭趁早脱离一切关系!
  父母对两姐妹不好村里人尽皆知,别人的一些指指点点恶人自然不在乎,等到姐姐长大后,就想着给她找个婆家,换点彩礼回来。但是这样的恶人家庭谁愿意将他们的女儿娶回家啊?
  于是彩礼一降再降,从三万降到两万,又从两万降到一万,却始终无人问津,甚至有人偷偷在背后议论说,这样的父母,就是倒贴钱也不敢娶她们的女儿。
  恶毒父母这下急了,眼看姐姐已经过了十八岁,想方设法要甩掉姐姐这个赔钱货,而且还想换点钱回来,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绝对不做亏本的买卖。因为当时妹妹年纪太小,恶毒父母不敢太过分,不然连妹妹都一起甩出去。
  直到有一天,一个年青的男子偷偷地对恶毒父母说,可以出面帮他们的女儿找婆家,要回的彩礼具体多少他们不管,最后给他们四万块钱!
  这对焦头烂额的恶毒夫妻两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于是双方一拍即合,马上定了口头协议。
  这个男子,就是之前采样的两个非主流之中的一个,也就是后来被警方盯上的涉嫌买卖妇女的嫌疑人!
然后,男子找到了合作很久的中年夫妻开的婚介所,和婚介所老板商量好,收取八万块彩礼,采用名义上介绍婚姻实际是卖的方式,将姐姐卖给了孙大叔,而婚介所的夫妻俩,更是在八万块的基础上直接加了四万,赚了四万块的黑心钱!
  就这样一环套一环,可怜的姐姐就被卖给了孙大叔,如果这样的话,至少对姐姐来说算是解脱了,还算不上极端丧心病狂,但是她可恶的继父,在送姐姐走之前,觉得自己养了其十几年只收了四万块亏大了,于是找个机会,居然强奸了她,而且不止一次!
  之后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孙大叔将姐姐娶回家,之后姐姐怀孕生子,几年后才发现不是自己的孩子。
  再后来妹妹也以同样的办法被卖到另一户人家,在卖掉之前,胆大包天的继父同样也把她强奸了,只是这次吃相太难看,多留了妹妹在家一个多月,导致婚后就肚子大了,被买妹妹的中年男发现将小孩打掉了。
  事件的真相,到此彻底水落石出。
  而这件事情的侦破,小谢在其中出了很大的力气,是她对两姐妹的安抚,才让两姐妹站出来指认自己的继父。
  让这个害了两姐妹一辈子的恶魔,最终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喜欢此号的朋友可以点击下文末的广告(有时是关注一个公众号),你的每次点击大约相当于赞赏3毛钱,可以用来做推广,要授权也会容易点,我会努力做到更好。

你可能还想看

亲子鉴定师讲述奇葩事(6):最扑朔迷离的一次鉴定

亲子鉴定师讲述奇葩事(5):一个女人可以放荡到什么地步

亲子鉴定师讲述奇葩事(4):智障少女被奸杀之谜

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亲子鉴定师碰到的奇葩事(3)——一个女人可以作到什么程度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